正文卷 第1555章 消息不外传

    赵金华,那个外号“朱三”的朱兴金抢劫团伙真正的首脑,很有头脑的一个女人,据说善于笼络人心的同时还手段狠辣。

    前些天阴差阳错逃过了公司在莫斯科对华人黑帮的扫荡,消息是暂时回了华夏,其实跑到了蒙古,甚至连留守莫斯科的一帮小弟都瞒着。

    这事有可能只有朱金华知道其中的内情,不过那家伙够彪悍,在遭遇突袭时居然拿着支截短枪管的双管猎枪试图反抗,结果当然被打成了筛子。

    这会在乌兰巴托在出现正好,公司在蒙古国首都有足够的力量,还能让蒙古国的警察部门配合,那些人渣这下绝对逃不掉!

    不过马炜脑子转到个小问题:“约瑟夫,我想到点事。

    这次我们两头跑了一万多公里,整条线上的都大动干戈,乌兰巴托那边就给处理干净,这么多倒爷不容易知道还有一帮人要抢火车。

    要是这样,我们的力气都白费了一大半。”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付出了就要有回报,听个响都好,至少名声好听、威望提高。

    一听马炜这话,在对面铺位上坐下的约瑟夫笑着道:“8个人都会交给蒙古的警察部门,要不了几天就会引渡俄罗斯。

    蒙古和华夏方面应该还没什么警方合作关系,这样办事速度最快。

    一到俄罗斯,倒爷们都会知道这事,老板花的心思不会白费。

    至于华夏警方到时候会不会介入咱不知道,我们也不需要关心不是。

    不过想介入就要快,那些劫匪在俄罗斯的铁笼子里活不过一个月,都打好招呼提前准备好的。”

    约瑟夫年纪大、经验足,早就从眼神确定铐着的大胡子劫匪头子根本听不懂英语,所以这会说话完全不需要不避讳。

    其实听懂了也无所谓,能如何呢?

    除非这些人被华夏警方接走,不然横竖都是个死,这趟不需要按照俄罗斯法律的规定,玩什么受害者当面对质这个戏码,‘阿蒙’直接管这事,走对付恐怖分子的通道。”

    说着约瑟夫踢了一脚铐着的大胡子,“还有两个多小时会到塞音山达,有我们的人等在那,停车的时候交给他们就成,他们会处理掉。

    这两个就不用不带到莫斯科了,押人太累,按现在的情况看,估计过了蒙古边境后还会有人上来凑热闹。

    人弄走就不会打草惊蛇,你们华夏古人说的。

    现在我得问问这小子,有兴趣就留下来看。”

    说着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

    马炜笑笑,他很有兴趣看看克格勃是怎么审问俘虏的,顺口说道:“那一堆死肉怎么弄?”

    约瑟夫关上包厢门,车厢内有通风,关门隔音。

    不用锁,这会没人会来,“抵达赛音山达15分钟前要路过一处我们之前丢给蒙古的空军后勤基地,现在都废了。

    到时候费点力气,列车过那的时候把所有尸体扔出去就行,会有人处理。”

    一切安排的井然有序,公司力量强大!

    这边约瑟夫要动手,不过还没用刑,这个看着还算外形霸气的大胡子就是问什么就招什么。

    撕掉胶布就求饶,他也不想死,早崩了。

    至于隔壁包间那边,屠海波拿了之前从华夏带上的榔头,想好好问问年轻的劫匪。

    海波同志在劫匪的嘴还被堵着时说了两句:“过会我问什么就说什么,明白?

    不说,或者说得慢了就砸一根手指头!”

    那家伙说得比兔子还快。

    就一个从倒爷变成劫匪的混子,边上一堆同伙的尸体,还指望能来个抗拒从严?

    无趣,屠海波悻悻然收了榔头,之前有了那个工兵铲,这榔头都还没开荤。

    两个多小时之后,在外界接应人员的对讲机指挥下,一帮人费了不小力气,赶着时间将11具尸体从两个包厢窗口塞出去。

    赶时间,两个窗口一起扔,忙完了都能出身细汗:尸体非常沉重滴,死沉死沉就这意思,类似情况就像是搬那些个彻底喝醉酒的家伙。

    无处借力,150斤的尸体得花搬300斤活胖子的力气才搞得定!

    扔完尸体尸体没多久,列车抵达赛音山达站,这会已经是午夜,列车将会在这里停留35分钟。

    不少人说蒙古只有乌兰巴托这一座城市,其实按照一般的城市概念而言,它还是有个三四座城市的。

    比如蒙古国的东戈壁省省会、第四大城市赛音山达,这城区面积也能有个三、四平方公里,人口三四万。

    人口密度不小,大大小小的商店也有20来家,白天的时候据说还很热闹。

    不过现在是午夜,从列车上望出去灯光不多,车站站台也简陋,更加没上前买货的蒙古人。

    K3列车上的倒爷们基本上都已入眠,近三小时前的抢劫与快速平息事件也只有劫匪所在的这节软卧车的人知道,其他人更不会知道有11具尸体被扔下了车。

    停车35分钟,超长。

    这条国际线路上中途36站,除极个别小站的停车时间只有几分钟、过境时的四个站1个多至5小时不等外,一般车站停车时间几乎都在20至45分钟之间,远长于华夏国内的列车平均靠站时间。

    两个劫匪都被套上装衣服的麻布袋充当头套,在停车后就被押下车,交给等在站台上的几名俄罗斯大汉。

    两边的铁路人员,还有站台上的蒙古国警察对此当作没看见。

    屠海波和马炜,还有瓦连京、尤里一道下的车,至于其他人,都拿着略微隐藏了一下位置的枪械,看着外边这一幕。

    很好,附近车厢的窗帘都拉着,没人好奇这情况,有些人大概是不敢看。

    要是张楠在,大概会感慨上一句:“手机技术不成熟、没普及的时候真是有好有坏。

    要是在二十几年后,你丫抢个火车试试?

    乘客都能给你玩直播,抢个毛!抢了也跑不掉!”

    现在通讯状态就这样,劫匪一被送走,能去车站通讯室打电话的人又因为各种顾虑不能去打,消息就不会泄漏,这对屠海波等人而言就是好的现状。

    要是他们没上这趟车,这对劫匪们也是个利好局面:那个大胡子外号小军,照例他该带着手下一路抢到乌兰巴托的,顺风顺水,一直抢了十多个小时!

    真他妈-的不可思议!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