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0749章 破天荒的第一次

    第0749章破天荒的第一次

    有些事情不是谷雨装不知道就能够蒙混过去的,在谷雨不继续往他在交易平台的账户中打入资金之后,包括毛子国在内的那些对外出售股权的国家就派出了代表,他们倒是没有直接和谷雨联系,而是把电话打到了谷超太空,谷雨在月球研究中心的那部分资产是放在谷超太空名下的,无论是收益还是支出都是走谷超太空的账户。

    毛子国他们很直接就问谷超太空那边,为什么不继续往交易平台的账户上充值了?当初谷雨不是承诺说会无限制地收购月球研究中心的股权吗?这才收了几个亿,怎么就不收了?谷雨的承诺是不是不算数了?

    谷超太空的赵东浩不敢擅专,只能向谷雨打电话汇报此事。谷雨让他给徐天打电话汇报,问问徐天有什么主意没有?

    这事本来是谷雨的事情,谷雨说怎么做,谁还敢反对不成?不过既然谷雨都这样指示了,赵东浩还是按照谷雨的意思,给徐天打了一个电话,向徐天做出了详细的汇报,然后徐天做出批示。

    徐天做为谷超科技的总经理,确实有权利对谷超太空的一些工作做出批示和要求,不过他还是先问了一下赵东浩一些情报,其中问的重点就是赵东浩为什么不向谷雨汇报这事?

    赵东浩把谷雨的批示转告给了徐天,后者得知谷雨的批示后,不由得陷入沉思之中。谷雨这样做肯定是有深意的。做为华夏科学院的前院长,又是在体制内成长起来的优秀的科研工作者以及管理者,他看问题的角度和一般人可是不一样的。

    稍微琢磨了一下后,赵东浩就明白了谷雨的深意,他交代了赵东浩一件事,就是为了维护谷雨以及谷超科技、谷超太空的声誉,谷超太空在月球研究中心股权交易平台上的收购行为不能够中止,但是无限制收购下去,也是不可行的。如此,就只能继续小额度地收购股权了。徐天让谷超太空每个小时往账户中充值一百万华夏币,用于收购他人抛售的股权。

    赵东浩把徐天的交代汇报给了谷雨,谷雨让赵东浩照章执行,同时对外发布一则声明,对外说明一下这样做的原因,谷雨这是为了兑现承诺,减缓收购股权的速度,防止收购股权过多而达到进入董事会的程度,谷雨说过不会干涉月球研究中心的内部事务,既然说到就要做到。

    徐天在交代完赵东浩之后,又拿出了手机,开始拨打电话,他如今虽然不是华夏科学院的院长了,但是影响力还在,国家有关部门召开会议的时候,还是会邀请他出席,他还是有着上达天听的权力的。

    徐天拨通电话后,就把他的一些想法汇报了上去,归根结底就一个意思,这次毛子国他们不知道犯了什么脾气,要把持有的股权全都出售掉,这对华夏来讲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有可能的话,理应全都吃进。这种事情,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错过就不再。

    毛子国等多国抛售股权的事情,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谁也不知道毛子国他们是怎么想的,但毫无疑问毛子国现在抛售股权,对很多有志于月球研究中心的国家或者机构来讲,都是一个莫大的机会。

    以前,月球研究中心对全世界招商引资,那时候,不管是谁入股,主要都是冲着谷雨的面子,对月球研究中心的前途并不是说特别看好,尤其是后来第一人米国籍董事长走马上任之后那段时间的表现,更是让不少股东感觉到了悲哀,觉得月球研究中心前途渺茫,那时候曾经有一个退股的小高||潮出现。不过现在月球研究中心更换了一个懂行的董事长,又和谷超科技签订了购置十架空天飞机的合同,还得到了谷雨的首肯,允许月球研究中心进入空天飞机的租赁市场,可以说是原本黯淡的前景一下子变得光辉灿烂起来了。这个时候退股可以说是最不适合的时候,尤其是还是多少钱进的,现在就多少钱卖掉,那就更不合适了。

    当然,对于那些退股的人来讲不合适,但是对于那些有志于在月球研究中心有一番做为的国家来讲,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这绝对是一个逢低吸纳的绝佳良机,特别是毛子国他们还是平价出售的时候,只怕是这样的机会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上面的人在听了徐天的建议后,答应会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他们也是有所顾忌,倒不是顾忌大规模收购股权,其他的股东会怎么想,他们顾忌的是这样做,国家财政是否支撑得住?收购股权是要用真金白银的,没有赊欠一说,毛子国他们出售的股权累计起来有好几千亿华夏币,这些钱可不是大风刮来的,也不是说开动印钞机印出来就行了,那样的钱都是无根浮萍,投入市场,只会引起市场的恐慌,进而导致通货膨胀的发生,对国家和民生一点好处都没有。

    要收购股权就得用现有的钱才成,但是现在国库之中实在是拿不出更多的钱了。国库的钱都已经有了明确的去除,就这还多少有点亏空。

    有人提议抽调央企的利润,或者是将多家央企整合在一起,由他们共同出资,组建一个新的公司,然后让这家新公司收购毛子国的股权。这种方法看似不错,但是耗时太长,而且牵涉到了多家央企,涉及到的利益攸关者太多,想整合起来,难度实在是太大了。如果能够在一年的时间里把所有的流程走下来,都是烧高香了,拖上个两三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假若真的等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借钱举债。从国有银行借钱,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讲,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处在他们这个位置,他们不得不考虑这样做,会对银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万一将来形成了呆账,那么对于银行来讲,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而且银行的钱也是有限的,国有股份制银行不可能说拿就拿出来,国有的政策性银行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家划拨资产,这跟印钞票去购买毛子国的股权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既然无法从银行借钱,那么还剩下一个途径,就是从他处借钱。这个时候,放眼国内,能够拿出来这么大笔资金,还真有一个,那就是谷雨了。谷雨刚刚做成了两笔生意,一个是售卖十架空天飞机给月球研究中心,成交的资金可是以万亿华夏币为单位计算的,还有一笔虽然没有夸张到这种程度,但是米国人和谷超太空签订的空天飞机的租赁合同也是以千亿华夏币为单位计算的,第一笔订单更是高达八千多亿华夏币。

    不说第一单生意回笼的资金,单单第二单生意的第一笔订单的资金如果借出来,完全足够回收毛子国出售的股权了。

    这里面有个难题,就是怎么借。直接伸手去要吗?如果这样做,谷雨十有八||九会给,但是一转头,谷雨十有八||九就会再次离开华夏,再也不回来了,双方的信任好不容易才再次重建起来,要摧毁它,真的是太容易太容易了,回头再想第二次重建,基本上就没有可能了。所以钱不是不能借,但是得按照市场的规律去借,按照正常做生意的方式去借。

    换言之,借这笔钱,得跟谷雨有商有量,得征得谷雨的允许,不能强借,还得保证回头会连本带利的归还,得有担保物,不能回头不认账,得让谷雨在这笔借贷中看到好处。

    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向银行借贷一样,也都是这个样子,要确保银行的利益不受损失。只是现在出借方换成了谷雨。

    再派人去和谷雨进行接洽之前,有些事情就得商量好。怎么样才能够让谷雨把钱借出来,用什么做担保或者置换物?

    有人想到了前几天刚刚和谷雨签订的合同,提议照葫芦画瓢,以延长谷超科技的免税期为代价,换取谷雨提供足额的资金。

    不过这个法子遭到了其他人的一致反对。前两天签的合同,事实已经证明这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当时他们以为谷雨很难再做出大生意了,不可能再超过谷雨把月球土壤运回地球后,拍卖所得了。但是转眼间,谷雨刚刚做成的两笔生意,一笔比一笔惊人,卖空天飞机给月球研究中心,那么大的一个单子,是从谷超飞行走账,这个羡慕不来,但是谷超太空和米国人达成的租赁空天飞机的协议,其成交额也是让人瞠目结舌的,这要是收税得收多少?要是每年谷超太空都保持这个势头,要是还给谷超科技延长免税期,那么国家损失的税收就太多了。以前签订的协议不好违约,但是以后再谈什么给谷超太空免税,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以后,在国家统一的优惠政策之外,不再额外单独给谷超科技任何优惠,这已经是国家有关部门的共识了。甚至已经有人提议将对谷超科技的行政管理权从地方收归国家层面,享受和特大央企一样的待遇。

    既然大部分不同意延长免税期,那么就只能另想他法。随后就有人想出其他的办法来,比方说再从谷超太空周边的荒漠戈壁滩中划出来一块长租给谷超科技,用租金冲抵这笔款项,还有的提议可以用部分正在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央企的部分股权置换资金,还有人提议在帝都或者魔都划拨几块土地给谷超科技,可以让谷超科技进行房地产开发或者自用等等,方法真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

    有人把这些方法全都统计了起来,然后列成一份清单,随后这份清单连带着从谷雨那里借钱的任务交给了专司负责和谷雨进行联络沟通的王利民手中,此事十万火急,耽误不得,让王利民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这项任务。

    王利民知道事情紧急,不敢耽误时间,他怕电话中说不清楚,亲自带着清单,直奔华夏科学院,见到了正在华夏科学院开会的谷雨。

    谷雨正在部署报名参选华夏科学院的候选人初步筛选的工作,得知王利民过来后,连忙中断了会议,把王利民请到了他的办公室中。

    王利民没有耽误时间,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之后,就把清单递交给了谷雨,请谷雨从清单上选择,看看能以什么样的方式借出资金。

    谷雨看了一眼清单,说实话,对清单上陈列出来的这些借钱的方式,他还是很惊讶的。他跟上面做生意,这还是头一次有人不用其他的手段,直接就是按照正常的商业手段来和他谈的,换言之,就是真正的平等相待,而不是以势压人,居高临下,不容置疑。

    这还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真是不容易呀。

    王利民看谷雨的心思完全不在清单上,不由的有些着急,再三的催促。毕竟时间不等人,万一让人捷足先登,凑足了资金,抢先一步把毛子国他们出售的股权给买走,那他们这边忙活的这么起劲,到头来就是一场空。到时候,就算是把钱借到了手,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谷雨能够体谅王利民的焦虑来自何处,他虽然装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但是他已经得到了消息,盯上了毛子国他们出售股权的国家可不是一个两个,还有一些手里面有闲钱的人在零星的收购毛子国出售的股权,至少毛子国出售的太多,被这些人收购走的都是小比例,难以扭转大局。如今就是只等着有人能够把毛子国他们出售的股权一下子全都买走,从而一锤定音,彻底改变月球研究中心中股权的分布比例,到时候,说不定米国的第一大股东的地位都可能保不住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