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人渣与暴君的艹翻世界之旅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众叛亲离

    夏坷垃与死侍复合的要求,被断然拒绝后,她整个人的氛围也变得更为冰冷,听到死侍的话,她嘲讽的嗤笑了一声,“哼哼。。。死侍!你可能是我遇到过的,最不像男人的一个男人了,到现在你还在说这些,难道你以为我是那种为了野心,什么都不在乎的女人吗?这么看来,我们分开才是正确的,因为你根本不懂我!”

    李康见死侍看着夏坷垃的可怜小眼神,知道他还没有放下眼前的这个女人,感情这东西必须要快刀斩乱麻,原本他打算利用美男计套出夏坷垃的情报,但是这一打算被死侍亲手打碎了。

    必要时刻,就用雷霆手段,让夏坷垃把关键情报吐出来,李康推开死侍,站在夏坷垃的面前,“不用再废话了,你无非就是想要给魅魔一族谋个未来,到了人类世界生存时间久了之后,就越发的感觉到魅魔一族太封闭落后,已经被人类甩开了,所以你想要统合所有魅魔,不再让他们继续内斗,希望魅魔能团结在你的统治之下,不再狂妄自大,说不定还能争夺一下世界的统治权,我说的对不对?”

    夏坷垃眼睛瞪的滴流圆,她有些吃惊的看着李康,“你既然都知道,就应该支持我才对,你应该说服死侍留下来帮我!”

    李康揉了揉下巴,嗓子干的厉害,点上一根蚊香吸了一口之后,“帮你,怎么帮?我先问你,你认为魅魔王在魅魔当中属于什么地位?”

    这个问题很关键,夏坷垃虽然出身魅魔王族,但似乎对魅魔的权力体系毫无了解。

    “。。。这个,当然是我们王室作为统帅,统领其余的贵族了,”夏坷垃理所当然的说,“这不是常识吗?这种蠢问题不像你能问出来的。”

    夏坷垃说着说着,见三人脸上的表情非常诡异,死侍的面罩紧贴着脸,一样可以做出各种表情,有时比不戴面罩表情还鲜活,连他的表情都很古怪,她有些恼怒,“你们有话直说!在这里憋着算什么?”

    “哇哦,原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死侍有些无奈的拍拍巴掌,“你难道从来没有到底层去走动过吗?”

    “底层?我为什么要去底层?那里不过是奴隶生存的地方,根本不重要。”夏坷垃一脸鄙夷的说。

    “不重要?那里才有关于魅魔的全部真相,你不过是生活在一个谎言里面,这座圣贝城的真正统治者是凯瑞主母,你们王室只是个傀儡。”李康怕死侍再把夏坷垃刺激过头了,果断的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你虽然出身王室,我估计你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王室至高无上,是天赋王权,你们的统治是天经地义的,贵族和平民都会无条件的服从戴着王冠的人,但你错了,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王权,魅魔的王,除了第一代是英雄之外,其余的都不过是凯瑞主母手中的棋子,如果这个棋子不好用了,她就果断的换一个,所以魅魔王意外死亡的频率非常高,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

    “我。。。。我。。。”夏坷垃有些懵逼了,的确,她从小到大耳朵里塞满了王权至高无上的说法,哪怕到人类世界历练了一番,也从没有怀疑过,而且她到人间才区区几年时间,对于魅魔来说,这跟休了几天假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想让她的思想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不可能的。

    哪怕是在人间百年的索伦主父,也没有成功的脱离魅魔根深蒂固的思想。

    “你肯定也怀疑过,不然你不会犹豫,”李康继续说,“哪怕在现在这个时候,外面的贵族们已经商议好了,他们要以叛国罪除掉你!”

    “叛国?!”夏坷垃一步冲过来,想要抓住李康,但被防御光环弹开了,“我!魅魔的王!他们竟然说我叛国?太可笑了,一定是一小股反叛势力,我这就派人去剿灭他们!”

    “几乎所有魅魔的贵族都参与了,有极少数还忠于你的,也被他们找借口清除掉了,”李康有些悲哀的看着夏坷垃,果然太天真的人不适合玩政治,“因为你与吸血鬼联盟,吸血鬼背着你在城中横行无忌,把自己当成是魅魔的主人,凯瑞主母召集贵族议会,已经决定要在今天除掉你了,只要我发个信号,他们就会立刻发动强攻!”

    夏坷垃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但又不能不信,李康是不可能知道贵族议会这种隐秘的事情的。。。。李康能说出贵族议会这个名词,她就已经信了三分,再看到带有金雀家族徽记的戒指,她又信了五分,现在基本上信了八分。

    “没想到,连一向支持我的凯瑞主母也。。。没关系,我还有力量,”夏坷垃不安的在地上走了几圈,“我现在就去找卡密拉,我们联手!现在就偷袭金雀家族,我们没必要全面开战,只要斩首掉凯瑞主母,我依然是魅魔一族的统治者!”

    这次不止是李康和死侍,连靶眼都怜悯的看着她,他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在这里算是个多余的人,你们之间的事情,跟我没多大关系,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吸血鬼也想杀你,他们觉得你没有什么用,魅魔一族桀骜不驯,难以统治,你又没有什么统治力,而且你对卡密拉的态度,让她非常不满,所以她想要先干掉你,再用核弹把圣贝城炸上天,要我说,你还真是惨,自己人想杀你,连外人也想杀你,你是怎么混的?怎么比我混的还要惨?”

    夏坷垃至此完全僵住了!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想杀我!我做错了什么?

    这恐怕是夏坷垃此时脑中唯一的想法,她还是太天真了,以为帮助吸血鬼将人类的统治地位挑落,吸血鬼就会真心实意的跟她结成铁杆盟友,殊不知这种高层的政治交易,本来就是互相利用,德古拉也算是兑现了诺言,帮她成功的登上了魅魔女王的位置,但接下来她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反而因为魅魔一族一直表现出不服的状态,所以卡密拉私自决定除掉整个魅魔一族。

    但夏坷垃没想到过这些,她最后能打的一张王牌,已经变成了鬼牌,现在陷入了必死的绝境!

    还能依靠谁?现在还能依靠谁?夏坷垃完全慌了!难怪最近卡密拉跟自己的对话都阴阳怪气的,难怪寝宫外面随时有天命卫士在看守。。。。这种种不正常的迹象,都在表明了,卡密拉的确想要对自己下手!

    可怎么才能自救?!现在夏坷垃的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么一个问题!

    跟死侍已经恩断义绝,当面在求他帮忙,她也要面子的,剩下的还有谁?本族人想她死,同盟的人也要她死,仿佛在转瞬间,她成了某种千古罪人,所有人都要她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