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不会那么巧吧!

    在张萌带领下,白小升三人进了中京市府。

    故地重游,这边陈设都基本没变,但三人回忆过往,依旧感慨万千。

    回想当初来的时候,白小升还只是一家企业的总经理。

    而眼下,他已经执掌振北集团在大中华区内的所有产业,辖下企业多如牛毛,强如中京传媒那般的,都以成百上千计!

    不过,白小升并没有因此产生什么,自己已经今非昔比、高高在上的心理。

    哪怕再面对张萌这位市长大秘之际,他已经有足够自傲的资本,却还保持着曾经的那份尊敬,态度更是谦虚有礼。

    但张萌是什么人,他常年跟在季明阳身边,出入机.关,见过的大商人不胜枚数。

    从接到白小升,到带白小升进来这一路,张萌就发现,白小升的身上带着一股无形气场,那举手投足、一言一笑,旁人可能只会觉得这年轻人谈吐有范儿,但他却敏锐地觉察到了——

    白小升身上那种隐隐的威压与气场。

    张萌深知。只有高高在上,执掌许多人前程和命运之人,才能积蓄下那种气势。

    有这种气势的人,要么,是机.关里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要么,是商界赫赫有名的大佬!

    张萌暗暗比较,他所见过的九成以上的大商人、大企业家,给他的感觉,都无法与白小升比较。

    如果要找同一层次的气势,那唯有那些真正的商界大鳄才有!

    张萌跟季明阳参加过几次国内国际大型高端的商务论坛,有幸近距离见过陆云之流,白小升给他的感觉,跟那些人竟然出奇的相似!

    张萌这心里,真是隐隐被震撼到了。

    古语有云,时隔三日当刮目相看。原以为这是种略显夸张的说辞,但是在白小升身上,张萌完美体会到这句话,并非夸大!

    只不过两年没见,白小升怎么就自带这种惊人气势。他这两年,都经历了什么?

    张萌只知道,白小升就职的企业,是隶属于国际大财团——振北集团,他当年也是因升职而离开的中京的。

    那今日今日,白小升究竟走到了哪一级岗位?!

    张萌既满心好奇,又猜不透。

    白小升从国外归来,被任命为振北集团大中华区总裁的消息,也还没有在公众媒体上披露过。

    眼下,白小升个人的一切行事、一切信息,都采取一种极其低调的原则,甚至跟主要媒体都打过招呼,请他们暂缓报道,予以保密。

    这自然是为了接下来,在改革期间少些应酬与麻烦。

    而有资格获悉内幕的媒体,也自然给振北集团大中华区这个面子。

    毕竟,这又不是什么八卦热闻,晚报道两天没关系,跟这种大企业搞好关系,以后拉个赞助什么都是很方便的。

    正所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此刻留一线,以后好相见嘛。

    媒体上没有公开,远在中京的张萌自然也就无从得知这消息。

    至于振北集团大中华区,那位赫赫有名的执行总裁夏侯启,张萌倒是有所耳闻,毕竟那是一方巨擘。

    张萌也只知道夏侯启卸任的新闻,却不知道,也不会相信,继任者会是白小升!

    那也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了!

    试问,一个才离开中京两三年的年轻人,怎么就一跃龙门,成了真龙!

    换谁,都不会相信!

    “张秘,怎么这么看着我。”白小升见张萌眼神隐隐好奇地盯着自己,顿时一笑。

    两年多以前,白小升还看不出张萌的心思。

    但是今时今日,白小升的眼力磨砺到一定水准,已经能准确猜透张萌所想。

    只不过,白小升不点破罢了。

    张萌笑了笑,眼看都快到季明阳的办公室外了,也来不及细细聊什么,反正一会儿总会说到的,于是一笑,“也没什么,只是很好奇你这两年的际遇,不过我相信,你一会儿会跟季市说,我旁听一下你的事迹就是了。”

    说话间,张萌已经敲响了季明阳办公室的门。

    “请进。”

    门内,传来一声浑厚且熟悉的声音,正是季明阳。

    白小升顿时微笑,要自己亲自开门。

    张萌明白他意思后,也笑着退到一旁。

    白小升推门而入。

    恰好,那间熟悉的办公室里,那张办公桌后的人放下手里的文件,抬起头来,与白小升一个对视。

    还是印象里熟悉的温和面容,只不过头发多了一分霜白,鼻梁上多了一副老花镜。

    季明阳市.长!

    “小升!”

    老花镜后,那双无比睿智且似乎永不知疲倦的双眸,见到白小升后,顿时迸发一道温和的光辉。

    季明阳欣喜站起身,摘下了老花镜。

    “季市!”

    白小升唤了一声,面带笑容,紧走几步。

    这一老一少,再度重逢,都无比欣喜。

    季明阳绕出办公桌后,亲自拉着白小升去了沙发区。

    落座后,季明阳打量白小升一番,微微颔首,目露赞许。

    张萌能看出来,季明阳自然更能察觉。

    白小升变了。更稳重,更睿智,更有大企业家的风范,虽然还只是隐约雏形,但是气势已成。

    假以时日,必然更上层楼。

    “混得不错啊,小子!”季明阳笑着当胸给白小升一拳。

    那么大市.长,平时无比注意言行,此刻却以如此亲昵的方式,来跟白小升打招呼。

    便是张萌都意外且感慨,看来,白小升在季市心中的地位确实非常。

    张萌也能理解。毕竟,季市的老师宋楷大师,同样对这个年轻人青睐有加,视如晚辈,外加上白小升当年为中京发展劳心劳力。于公于私,季市如此重视他,都不为过。

    “嗯,还有你们两个小家伙,跟着小升也越发的有气度了。”季明阳看看林薇薇、雷迎赞道。

    “季市过奖了。”林薇薇从旁甜甜一笑。

    连一贯不苟言笑的雷迎,也是咧嘴一笑。

    “您这边的改革也不错啊,我回来都不敢认了,这是我的家乡吗,简直就是准一线城市啊!”白小升也半开玩笑道。

    这话倒真不是白小升吹捧夸张,中京要是始终按着这个增速发展,五年内达到准一线,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里面也有你的功劳!”

    白小升不提还好,这一提中京发展这个话题,季明阳顿时眼眸放亮,精神了,要跟白小升讲述一番。

    这位季市长,真是实干派,只要一提中京发展的相关话题,那简直是废寝忘食。

    其实年前,省里就已经任命他为常.委,并且要调他升迁,但是季明阳拒绝了,他要亲手把中京打造成大都市,才放心离开。

    以至于,最终领导都同意了,让他来继续当中京这个市.长。

    “季市,要不我们先去食堂那边,已经做好了饭菜,等咱们呢。”张萌赶紧打断季明阳。

    他真怕市长一聊起来,忘了吃饭,那身体怎么受得了。

    “先不忙,吃饭,急什么。”季明阳就要拒绝。

    白小升看出张萌关切的是什么,急忙笑道,“可是,我饿了,季市。要不然,咱们边吃边聊?”

    白小升这么一说,季明阳才算点头,“那,也好,边吃边聊!”

    张萌忍不住长出一口气,感谢地看了白小升一眼,还笑道,“今天这顿饭啊,季市可是亲自掏腰包置备的食材,可丰盛的很呢。”

    “那一会儿我可得多吃点。”白小升也打趣道。

    众人哈哈大笑,气氛融洽温馨。

    五分钟后。

    在市府机关食堂的一个小房间里,白小升、季明阳、张萌、林薇薇、雷迎,围桌而坐。

    按着季明阳的话说,这屋里现在没有身份职务,有的是不分年龄的一帮忘年交。

    作为一任市.长,如此豁达,也是白小升尤为欣赏的地方。

    上菜的厨师,眼看这些年轻人居然就是季市邀请的宾客,也吃惊不小,更看到其中一个,还跟季市像朋友一般亲昵交谈,更是大吃一惊,难免多看了白小升好多眼。

    菜肴早就准备好了,很快就摆上了餐桌,可谓丰盛。

    另外,还有一瓶口感绵柔的低度白酒。

    季明阳高兴,嚷着要喝,张萌就亲自给大家倒,由他把控,还能让季市掌握个度,否则真怕季市一开心就喝多。

    眼下,也确实是饭点,甚至稍稍过了一些。

    季明阳张罗大家吃饭,众人便大块朵颐,小酌白酒,倒是吃得开心、舒服。

    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打下了底儿,在白小升随口问了问,当年市政规划的“特色城市”中一个小问题后,季明阳也终于按捺不住,开始笑着滔滔不绝,讲述起来。

    这两年,得益于最初规划清晰,战略明确,中京发展简直可以用“腾飞”二字来形容,甚至成了安江示范型城市!

    这个名头拿下后,那就不光是中京本土为自身发展努力,而是安江顷一省资源来重点扶持。

    以往,需要五年八年能落实到位的,在中京只需要一年半载,甚至更短。

    眼下的中京,真正成为“一天一变样,一年换新颜”的地步。

    连外省都频频来考察,甚至,临省都打算取经效仿。

    白小升也听得高兴,毕竟这是他的家乡,毕竟他当初也是献言献策。

    林薇薇、雷迎眼看着这俩人都聊得开心,也跟着高兴,同样对中京能有今天感到振奋。

    不过张萌在微笑之际,却似乎想起什么心事,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随即却又悄然散去,不着痕迹。

    白小升三人都在认真听季明阳讲话,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

    季明阳市长一口气说了三十分钟,有些口渴,见白小升微笑倾听,也像想到什么一般,顿时笑道,“你看我,一提这些话题就止不住嘴。倒是忘了问问,小升,你这两年怎么样。我可从你身上瞧见了卓尔不群的气质,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咱们中京,怕是牟家的牟玉天都达不到你这般程度!”

    曾几何时中京最大的商界传奇牟玉天,在今时今日的白小升眼前,真的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白小升笑了笑,借着微微酒意也不自谦,“我不瞒您,我这两年要说成绩,也还是有一些的。”

    白小升这话乍听起来,似乎不谦虚,但是林薇薇、雷迎却知道,这个“有一些”,这三个字要让大中华区总部那些人听到,必定晕死一片。

    白小升这两年来,那可谓一路火花带闪电,走到今时今日的地位,每一步都可说是伴随着无数目光、无数震撼。

    只不过,白小升那些光辉战绩,都隐藏在媒体大新闻之下,外人不知道罢了。

    “快说说,我听听!”季明阳饶有兴趣道。

    白小升刚张嘴欲言,一阵手机铃音便响了起来,众人忍不住看过去。

    张萌掏出手机,看了眼,顿时跟众人抱歉一声。

    “我出去接,你们接着聊。”张萌抬头跟季明阳、白小升一笑,起身往外走。

    张萌出去之后,在季明阳催促下,白小升谦虚地讲述自己的升迁历程。

    单是一个“新型事务官”的称呼,季明阳好奇,白小升就自然要解释几句,更别提升大事务官、大中华区总裁的事。

    白小升尽可能把辉煌平淡化,但没说几分钟,这房间门一响,张萌又回来了。

    再回来的张萌,脸上多了一分凝重,似乎是有事发生了。

    白小升恰好看过去,顿时一怔,他自然看得出张萌那份不加掩饰的心情。

    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白小升停下了讲述。

    季明阳也从觉察到了不对劲,扭头看过去。

    “季市!”白小升他们在,张萌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季明阳凝神问道。

    张萌思虑片刻,可能觉得白小升他们并不算外人,这事情也没那么机密,方才继续道,“刚得到的消息,情况有点变化,咱们原定月底的招商引资大会,六家重点企业都宣称无法到场,我们一共才邀请了十家,这一口气大半都来不了了!”

    张萌说着,眉头就止不住凝成了疙瘩。

    方才,季市跟白小升聊的时候,涉及到这点,他就皱了皱眉。此前,几家企业就表示临时可能有问题,但也都表示愿意尽可能参加,却没想到,一下子全都不来了了!

    还是集体发来的消息!

    这突发状况,让他也是大吃一惊。

    白小升听着这消息,脸上也是有些惊讶。

    按说,中京发展的这么好,招商引资大会又是政.府促成,那些企业应该很乐意来才是!

    这么多不来的,原因是哪般?

    “六家主要企业,都来不了?!”连季明阳都有点难以置信,倒吸一口气,“要是一两家,却也没问题,怎么这么多!这一次,我们可是广邀八方,此前答应的好好的,为什么会集体反悔!”

    张萌面上微微苦涩,“我让人跟他们沟通呢,询问原因。这回,连邀请的低一些的企业,也有三家不能出席,无法补全十大企业之数!”

    马上要开大会,这可是天大的麻烦。

    季明阳沉吟不语,眼神凝重。

    白小升三人也止不住肃然。

    “您别急,我让外派人员抓紧询问,马上会知晓原因!”张萌说话一顿,又道,“其实,还有一件事。”

    还有什么事?

    白小升、季明阳等人看向张萌。

    张萌的脸上毫无喜色,便是有事,也绝对不是好事。

    古语说,屋漏偏逢连夜雨。难道麻烦扎堆来的,还是在白小升他们登门拜访这好日子?

    张萌已经开口,继续道,“重点企业外迁,原本考虑一处最合适的一处烂尾楼的地皮,想着跟开发商协商。但是方才,有消息称,那个烂尾楼项目已经被人给收购了。市府原本跟对方合作,怕是要再遇波折。新的买家似乎很看重那块地皮,据说,急的三日内全款成交!”

    季明阳听得讶然。

    林薇薇、雷迎听到这里,却忍不住相互看了眼,满眼不可思议了。

    不会,那么巧吧……

    张萌说完,他的手机连番震动,有消息传来,还不止一条。

    张萌赶紧查看信息,看完,他却抬头跟季明阳错愕地道,“此前没注意,我们邀请的企业,居然大半不是振北集团旗下的,就是他们投资的,眼下各方都回复了,说那些企业这段时间居然都在兼并、整改,所以,都不能出席了。”

    张萌的话毕,季明阳也是甚为吃惊。

    那些企业,可不是一省的,涉及天南海北。

    季明阳吃惊,他身边的白小升也吃惊。

    林薇薇、雷迎更是惊异,再度对视。

    不会那么巧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