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水县小试牛刀 第1109章 马上过来

    当刘飞阳的话音落下,店铺内很静,静到令人发指,哪怕刚才撕心裂肺嚎叫的黄颖都很知趣的停止,抬起头,谨慎观望四周。

    “唰!”

    刘飞阳双手扶着靠椅,缓缓站起来。

    万鹏见状吓得向后一退,紧张兮兮道“刘飞阳,你可千万不要乱来,我知道你来找我干什么,周振!是不是周振,我可以现在打电话让他过来…”

    这句话说到点子上。

    刘飞阳的目的就是要通过万鹏找到周振,再通过周振找到他背后的人,届时一切谜底都会真相大白,包括在陈晓峰省会的命案、包括在大年夜的刺杀等等,如果直接跟万鹏要人,一定没办法达成,只能用其他办法。

    但他并不着急,长夜漫漫,都是夜归人,谁能睡得那么早?

    他转过头,找到趴在地上,被一拳放到,直到现在还在甩着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的老疤,这家伙在省会确实有些能量,但在绝对实力面前,他那些手段就如小儿科一般幼稚可笑,位置高了,看的自然就淡了。

    刘飞阳想到万鹏被惹怒之后,一定会找人报复,而作为能帮万鹏绑架洪灿辉的老疤,自然是首当其冲,让他来找自己,总比自己去找他省里的多。

    到老疤身边,低头看着“老疤?”

    后者听到有人叫他,恍惚的抬起头,看到刘飞阳,板着脸很有骨气的叫道“我老疤今天是栽了,要杀要剐随你便,但他妈想让我在你面前低头,不可能!”

    他说着,就要奋力的爬起来。

    “洪灿辉是我兄弟,知道么?”

    老疤还是那般江湖言论,咬牙道“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他落到我手里那是他活该,我落到你手里,也不会吭一声,谁要是叫唤谁是孙子!”

    “哈哈…”

    刘飞阳突然爽朗的笑出来,如果是以前,他会很欣赏这样的汉子,可是现在,他认为所有的骨气都太过幼稚可笑。

    没有爹、没有背景。

    没权没势。

    所以个性这种东西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奢侈品,玩不起。

    至少现在的刘飞阳已经不再想玩什么泰山压顶不弯腰的把戏了。

    他在笑声过后,脸色突然变得凝固,冰冷到冰点,迅速出脚踹到老疤小腿上,就看这具刚刚站稳的身体,嘭的一声重新砸到地上。

    万鹏见他没针对自己,生出想跑的意图,可看到他身后那两名不是人的保镖,只能硬着头皮挺着。

    “记住你说的话,谁叫谁是孙子!”

    刘飞阳低头盯着,门外有经理,门内有导购,地上是一片狼藉,身前是一大纨绔,他没有估计任何人,抬脚踩在老疤侧面上,极其用力,就看老疤的嘴不受控制的张开,他确实有几分骨气,即使感觉骨头快被踩碎,也没有坑出一声。

    刘飞阳适时松开脚。

    但他接下来的动作更为骇人,就看他那双被擦得铮亮的黑色皮鞋,像是要踢球一般,直奔老疤暂时比不上的嘴里踢去。

    耳边依稀能听到咔的一声,究竟是什么发出来的,没人清楚。

    但都能看到,刘飞阳的小半个皮鞋,已经插到老疤嘴里。

    老疤全身已经痉挛,瞳孔在无限制的放大,这双大脚,几乎填满了他的整个嘴巴。

    老疤终于开始抵抗,抬手要抓住刘飞阳的小腿,要把他的脚从嘴里拔出来,然而胳膊拧不过大腿,怎么做都是徒劳无功,脸色已经成酱紫色,小腿无助的开始抽搐。

    刘飞阳低头看向他,那眼神根本不像是在看人,就像是看一只待宰的牲口,脚在老疤的嘴里,不安的扭了扭。

    冷冰冰问道“嘴还犟么?”

    这一刻,导购已经捂上眼睛,不敢再看。

    地上还清醒的汉子们,从见到老疤从未露出过得惊恐眼神。

    万鹏后背贴着柜台缓缓蹲下,最后坐到地上。

    黄颖突然之间觉得,刚才万鹏对自己简直太仁慈了…

    “看来还是不服啊…”

    刘飞阳悠悠的感慨一句,随后插在嘴里的脚向下一踩,就看老疤的整个身体都跟着翻转,进而变成跪在地上。

    不过这样也有了另一个好处,就是他歪打正着的把脚从嘴里拿出来,进而演变成干呕,嗑血,把今天所以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撅在地上,那摊令人作呕的杂物里还有几颗槽牙,咳着咳着,人开始颤抖,像是被打哭了一样。

    “知道错了么?”

    刘飞阳再次居高临下的悠悠问道。

    老疤没没等回答,迎来的就是一双大脚踩在他脑袋上,脸已经侵入那摊杂物里,他是跪着的姿势,瞬间挣扎出来,躲到一旁摊坐到地上,赶紧抬手,满脸污渍,嘴唇外翻,抬起手连连摇晃,惊恐的看着。

    含糊不清道“服了…真服了…我赔,什么都赔!”

    刘飞阳并没在动,这样的小大哥,与惠北的齐老三都比不了,那老家伙直到现在每天还坐着轮椅去相关机构告状,说刘飞阳残害他,一副打死不吐口的架势。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皮鞋,被弄的有些脏了。

    转头看一眼黄颖,她先是后退,随后就很识趣的过来,用衣服把鞋给擦干净,一边擦,一边不敢出声的调着眼泪。

    刘飞阳把早就承诺好的银行卡扔到地上,他还没邪恶道要玩弄一个女孩子,说给,那就一定是给了。

    “打电话!”

    万鹏听到声,吓得一哆嗦,他已经被彻底吓傻了,可以说他“久居高位”也可以说他“不谙世事”暴露在眼前的荒唐行径,他以前只需要发号施令即可。

    俗话说:打人者,未必有被打的勇气!

    忙不迭的点头,慌里慌张的把电话拿出来,找到周振的电话拨过去。

    他还算知道该怎么做,并没把慌张的情绪通过电话传递过去,相对平静的问道“你现在有时间么?”

    对面说了什么,从电话里无法听见。

    他接下来又道“我在商场,遇到个二百五跟我比富,兜里不足了,你给我送点钱过来,最好是现金,要有震撼力!”

    电话那边说什么,仍旧听不见。

    万鹏只是说了一句快点吧,然后挂断电话。

    邀功似的抬起头,战战兢兢道“他说他马上过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