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五卷 第十四节 制造业

    沙正阳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这就是一座城市的魅力,当这座城市的包容性和吸纳能力都变得丰富多彩起来时,那么它对各类高端人才的吸引能力也会变得更强,这恰恰是宛州所急需提升的。”

    “正阳,你是言必称宛州的吸引力啊。”段庸铭笑了起来,“说实话,宛州的各方面条件比起沿海地区来,比如苏州、佛山、珠海、宁波、温州这些地方来还有较大差距,但是宛州的进步速度很快,我们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就能感受得到,这种变化是实实在在的,按照这样的形势下去,宛州要不了几年,就能赶上沿海地区这些城市,嗯,这同样会吸引更多的资本和企业进来,会形成一个良性互动循环。”

    “内陆地区在观念转变上本身就慢了一拍,要赶上沿海地区难度就更大,沿海地区也在发展,所以内陆地区要想追赶沿海,首先就要在观念、作风和服务上向沿海看齐,只有在这些方面和沿海地区平起平坐了,你才能说得上用自身在薪资、原料和市场环境上的优势来赢得竞争,否则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沙正阳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用更高的角度来看待问题了,嗯,很有点儿宛州市长而非真阳县长的角度,大概是因为自己下意识的都把真阳纳入了宛州市的一个区了,所以就站在了宛州市的角度考虑问题。

    “宛州的确有一些优势,薪资水平低,地理区位优势也很明显,但弱项更多。”宗文峰接上话,“以华众电子为例,先不提技术人员,就算是技术工人,要招募都很困难,这还是在宛州还有汉东理工学院的前提下,这类大学生,毕业之后当技术工人觉得掉份儿了,但如果要让他们直接搞设计研发,又根本过不了关,或许锻炼几年还能勉强上手,眼高手低的情况很突出。”

    “那你们华众电子的工人怎么解决的?”沙正阳很关心这个问题。

    “也幸亏原来宛州还是有一些产业基础的,我们从高升电子那边招募了一些过来,另外在蓝光厂、红星厂等几家企业挖了有几十个人过来,才算是撑起了场面,否则你以为华众电子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就能一下子就把产能提起来?”

    宗文峰对此还是很有感触。

    “现在我们公司也在自办培训班和夜校,又在七大厂里挖人,弄得七大厂很有意见,现在我们只好去返聘那些已经退休的老技术工人回来带徒弟,搞培训,难啊。”

    “你还好意思说?”段庸铭也有些不满意的道:“你们把工资开得可够高,弄得我们这边的技术人员都有意见了,大家都瞪着眼睛相互看着,谁工资高了,奖金多了,立即就能反映上来,这都得要一碗水端平,弄得我们这边也只能跟着涨,都是你们开了坏头。”

    沙正阳却对这类现象心里很高兴。

    对于企业来说,只要能赚到大头,他们当然也乐意给技术骨干们和熟练工人们涨薪,这也是一种稳定军心士气的最佳方式。

    现在市场一片大火,你如果不把工资涨起来,很容易被人挖角。

    就像正在搬迁的七厂二所一样,或许以前大家还会觉得一个国企干部职工的身份很尊崇,但现在眼珠子是黑,银子是白的,经济社会,跳槽辞职出来,到高升电子或者华众电子这类企业里去干,收入翻两三番甚至更多,凭什么不干?

    再说了,只要有一门技术,哪里不能求生活?哪里不比在国企里边挣得多?

    现在这种风潮正在不断的席卷着刚从山沟里搬迁出来的七厂二所的干部职工们。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还不敢冒这种风险,但是只要有一小部分人有这种想法,对于高升电子、华众电子、三洋若斯和华峰电器以及华泰空调来说都是一个机会。

    这七厂二所好几万职工,就算是技术人员也是数以千计,能挖出一小部分来,对于这些企业来说,都是不无小补了。

    “阿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华众从上海带过来的那几个骨干,就算是给人家开高薪,人家也不乐意,勉强同意在这里干两年就是极限了,帮你培养一批人出来就算是对得起你了,要想把人留住,就得要说股份的问题了。”宗文峰耸耸肩,“我都是一个打工的,怎么可能去表这种态?”

    这话说出来也是一个尴尬的现实,华众电子是汉海高科、东方红、华峰和高升四家出资组建的,宗文峰是手汉海高科委派来的,虽然在薪资水平上不会低,但是股份却没有,这一点要说怎么来看。

    华众电子只是一个制造型的企业,对于制造型企业要说给予总经理股份,要看情况,沙正阳倾向于采取期权方式,但现在他只是一个政府官员,对于东方红和华峰有一定影响力,但是高升和汉海高科那边怎么想,他就不好揣测了。

    “文峰,你这是将我的军啊。”段庸铭笑得很爽朗,“本来是打算年后来说这事儿的,但正阳也在这里,都不是外人,上个月东方红宁总过来,和我谈起过,的确有这个考虑,你和几个管理层以及核心技术人员,董事会有考虑,但具体怎么来定,还要等年后董事会开会时候来研究,不过你放心,华众去年干得很好,今年开年势头也不错,董事会不会亏待有功之臣的。”

    华众电子也有董事会,汉海高科占两个董事会席位,东方红、华峰、高升各一个。

    汉海高科、高升、华众、三洋若斯、华峰,这几大企业都有东方红的投资,除了三洋若斯控股外,其他企业东方红都没有绝对控股,但是东方红基本上都是大股东,宁月婵既然有这个态度,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事情是铁板钉钉了。

    宗文峰也有些兴奋,不过他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矜持的道:“那就感谢阿段的美言了,上次宁总来华众考察,也对华众的期望很高,我也和她谈过了华众下一步的目标,她觉得华众要想在未来保持自己的竞争力,必须要有一大批管理人员、技术骨干和熟练技术工人,并为此拿出一个日臻完善的管理体系来,要把这个群体培养壮大并牢牢抓在手中,这样无论未来如何变化,华众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就算是要转型生产企业产品,也一样可以应付裕如。”

    沙正阳忍不住扬起眉毛,宁月婵厉害啊,居然已经看到了华众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现在华众还可以说是因为VCD影碟机和程控交换机这两个产品具有竞争力,但是只要能够不断壮大,锻炼出一大批熟练管理人员和技术人才,哪怕是日后不干影碟机和程控交换机了,一样可以干其他的。

    这就是劳动密集型制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沙正阳认为,这其实华众其实就可以对标未来的富士康。

    段庸铭同样对宗文峰的话大为惊讶,之前他和宁月婵也接触过几次,给他的感觉是宁月婵不苟言笑,做事细致认真,但其他还感受不出来。

    他甚至觉得沙正阳甚至还是东方红集团的主心骨,沙正阳在东方红集团内部的一言九鼎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华众没有自己的技术,它的技术来源于汉海高科的授权,但是华众能够很快组织起生产,并形成生产规模,这得益于一个较为完整而高效的组织体系,同时也得益于较为强悍的技术人力资源,这是华众能在短短一年时间就能实现产能迅速提升的主要因素。

    高升电子在一定程度上也有这方面的趋势,但是高升电子还不一样。

    高升电子正在着力打造高升品牌,未来高升这块品牌将会成为一块金字招牌。

    高升影碟机已经打出了名气,凭借着不输于日韩产品的高质量,但在价格上有略低于日韩产品,高升影碟机已经站稳了影碟机霸主的地位,从今年开始,高升电子已经准备出口市场,北美市场将是高升影碟机的头号征服对象,段庸铭有这个信心在这个市场上与索尼、先锋、松下以及三星一较高低。

    几个人谈兴甚浓,一杯金酒下肚,很快酒保又送来了第二杯。

    悠扬的蓝调布鲁斯让酒吧的氛围变得更为宜人,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沙正阳也很喜欢这种氛围,和能够谈得拢来的朋友们在一起,谈天说地,纵论人生,何等快哉?

    他注意到这家酒吧里的女性客人所占比例还真不小。

    没想到在宛州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形成了酒吧一条街,沙正阳不知道这里边有没有自己的功劳。

    但毫无疑问几大企业的成功改制并迅猛发展起来,乃至于七厂二所的搬迁,这里边都有着自己的影子,这些企业中不可避免会有一部分消费群体成为泡吧的爱好者,这或许加速了这条酒吧街的形成。

    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影进入了沙正阳的眼帘,这让他很是惊讶。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