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五三章 想骗美国佬一些钱花

    听了唐浩泽的分析后,卢梦安心了不少。梦想基金在欧洲的投资都是中长线。只要欧洲的难民潮能平息下来,那些投资终究还是有价值的。

    唐浩泽要让卢梦放轻松,而他自己却要忙碌起来。

    一个原因是因为在年初各家公司都相对比较忙,而他那些公司的工作多少都需要他的参与。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正值多事之秋,让他的一些公司也属于事情也比较多。

    圈子网需要调整全球布局,这个问题有甄德率等人处理,他也不用太担心。而他手上另外一家巨头型企业麒麟电子也因为世界形势转变进行产业调整,一些国家对中国的态度突然恶劣起来,麒麟电子成为针对的目标之一。在那些国家销售的产品被征收高额惩罚性关税。

    那就需要他投入比往常更多的精力去参与处理。

    针对这个问题,一方面肯定是要积极应诉,而另外一方面是要在国内开拓新的边沿产业。加强国内市场对麒麟电子支撑。

    他想到的其中一个办法的是,麒麟芯片在中国算是比较尖端的PC端芯片。而同时也生产家电用低端芯片。而麒麟芯片完全可以介入无人驾驶汽车的芯片市场。

    宁翔鹄一直在研究电动力汽车,而汽车的无人驾驶似乎已经成为下一代汽车一个主攻方向。宁翔鹄当然也不会忽略这项技术。

    这次他特地从京城来到沪市,就是想与圈子网集团达成共同开发一套汽车无人驾驶操作系统。

    而芯片是硬件,无人汽车的人工智能是软件。在这方面圈子网集团才是专业的。

    唐浩泽对他这合作意向当然非常欢迎。他亲自带着宁翔鹄参观圈子网的研发部。

    圈子网的研发部就位于圈子网大厦内部。而其中保密等级最高的正是由安迪·鲁宾领衔的人工智能开发中心。

    安迪·鲁宾在之前就接到了他们要来参观的通知。等见到唐浩泽带着人来了,他用已经相对流利的中文说:“唐,欢迎你。我记得我们应该有好久没见面了!”

    唐浩泽笑着和他握手,说:“是的,至少有半年了!”然后介绍宁翔鹄说。“这位是天宇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宁翔鹄先生。他这次来是想了解我们圈子网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能力。”

    说着他又转头对宁翔鹄说:“这位是安迪·鲁宾。是圈子网研发部副总监,人工智能开发中心主任。是圈子网人工智能开发的领头人,也是世界人工智能开发领域的权威之一。”

    安迪·鲁宾在中国生活十二年,而且在圈子网专门从事人工智能开发已经将近八年时间。因为圈子网一直提供充足的资源和充分的自主权让他做研究。他的研究统帅潜力被充分开发了出来。加上长时间管理一个多达两百人研究团队,他对中国的人情世故也比以前了解得更多。

    他伸手跟宁翔鹄握手,笑着说:“欢迎你来我们人工智能开发中心参观,宁先生。”

    “很荣幸见到你。”宁翔鹄笑着说。“我听唐浩泽多次提起你。他说如果没有你的努力,圈子网集团在技术层面的提升要缓慢地多。”

    安迪·鲁宾哈哈笑着说:“虽然我为公司的发展做出了努力,但唐的话肯定有夸张的成分。我们圈子网的技术研发成果,都是整个研发部共同努力所取得的。而且沈和向也是关键的核心人物。我们在分工合作,为圈子网的技术提升都做出了贡献。”

    宁翔鹄听了这话心想,看来圈子网是真正将这个外国人收拢住了。他笑眯眯地说:“安迪先生作为人工智能研究方面权威,对圈子网的作用肯定是巨大。今天还要劳烦你,我想了解一下人工智能在汽车上的应用。”

    这是安排好的工作,安迪·鲁宾笑着说:“那我们到研发中心看看,我顺便给你解释一下人工智能在汽车方面的应用。”

    唐浩泽这时说:“宁哥,安迪是这方面的专家,你有什么问题问他就可以了。我有些事要和老甄谈谈,就不陪你了。”

    他离开研发中心直接上了顶楼。在甄德率办公室门外,甄德率的秘书见到他连忙站起来说:“董事长,甄总正接待中远集团的胡总。”

    中远集团?是中国远洋运输集团?

    唐浩泽想了一下,说:“甄总有空了通知我!”他说完就走了,身后传来甄德率秘书的回答。“好的,董事长!”

    他在办公室里等了十几分钟,没等秘书的电话。甄德率直接来了。

    甄德率在他对面坐下后说:“刚才我和中远集团的胡总谈关于海运的事。”

    “这方面有什么调整?”

    “之前我们的出口大多大多是由飞达海运、中远海运和韩进海运三家企业承担。不过现在我们分析后认为中远海运是最适合我们。我们打算增加中远海运的业务量。”

    原来圈子网的专卖平台销售的东西有上千种。虽然圈子网专卖只是一个交易平台,但圈子网的专卖平台针对的是全球市场。一些产品需要从其它国家运输到另外一个国家。

    一些附加值不高,体积或重量较大的物品空运的成本太高。为了能及时将产品送到消费者手中,圈子网在全球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仓储体系,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判断各种产品在各国未来一段时间内的销售量,预先将一些产品运输到各国储备。

    而圈子网通过全球数据汇总统筹安排,直接和海运企业合作。因为航班相对比较稳定,而且货源比较充足,通常能一次就预定一艘货柜船。所以圈子网集团更容易和海运公司协商不定期航班的时间和价格。

    由圈子网联系海运通常能降低海运5%到10%的成本,圈子网集团也会收取一定数额仓储费。而这笔仓储费的数额和那些企业出口时经过货运机构所需要的成本相差无几。所以那些企业也不会拒绝圈子网这种货运模式。

    正是通过这种仓储销售数据分析、统一运输的经营模式,圈子网集团的专卖平台已经成为黏连企业用户一个关键纽带。

    所以圈子网集团在这方面一直致力于给用户提供更优质也更廉价的服务。

    唐浩泽听到韩进海运这个名字有些意外。

    不是他对圈子网和这家韩国企业有合作关系感到意外,而是意外听到这个公司的名字而。

    韩进海运?他记得这家韩国最大,世界前十海运公司很快就要破产了。

    “上辈子”它破产时,很是闹了一通来着。媒体在“那段时间”对这家企业的密集报道,给人一种离开它世界就转不好的感觉。

    也有很多专家分析如果这家企业破产会对世界物流行业造成怎么样的混乱。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出现那种让人“喜闻乐见”的情形。

    虽然“它的破产”在短时间内让海运价格出现大幅度增长,但国际贸易颓靡的现实无法改变,等世界海运市场度过韩进海运破产的冲击后,海运价格自然也就回落到正常水平了。

    甄德率看他发愣,就问:“怎么?和中远海运合作有不妥的地方?”

    “没有,就是记起一则财经新闻。好像是说大韩进海运好像连续多年出现巨额亏损了。听到它,有点意外。”

    甄德率笑着说:“韩进海运去年就转亏为盈了。就是盈利少得可怜,才三十多亿韩元。而之前几年的亏损都是以千亿计算的。不过虽然少,好歹也是摆脱了亏损。合作的风险也小了许多。不过因为他们坚持要以时价交易,所以我计划将之前和他们合作的份额交给中远海运和飞达海运。”

    中远海运和飞达海运接受协议价。

    “这个问题我没有意见!”

    甄德率问:“对了,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你觉得……”唐浩泽沉吟了一下,继续说。“我们增发股票怎么样?”

    甄德率楞了一下,皱眉问:“你怎么想到要增发股票?那样做会对市场投资者非常不利,而且会严重影响我们的股价。”

    唐浩泽当然知道增发股票很有可能会影响投资对公司股份失去信心。但觉得那并不需要担心:“只要增发的股票数量适中,就不会影响到集团的根本。比如增发10%。”

    “那也会对股价造成很大冲击。”

    “那也没关系啊。”唐浩泽笑着耸肩说。“我们的负债率不过21%,就算股价腰斩也能不过41%。那也不会动摇我们的根本。”

    甄德率开始是觉得股价受影响后可能会中断圈子网股价上升的势头,不过听唐浩泽那么一说,好像还真是那样。股价不过集团和资本市场共同操纵的结果,股价只要能在合理的区间,就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而圈子网如今的股价高得有些不正常了。尤其是在美国的中国公司当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许多中国概念股在美国股市表现都有些低迷不振。而圈子网集团可能是因为商业运营模式更加脚踏实地一些,而且业绩一直很好,所以股价一直都在升。

    真要增发股,确实不见得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你到底想做什么?”甄德率知道唐浩泽不会无缘无故地突然提出要发行新股的。“圈子网的资金现在还相当充裕,根本没必要增发过股票筹集资金。”

    “现在不需要,但日后就难说了。”

    唐浩泽这话让甄德率听不明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