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50章 地下皇帝(第二章)

    午后。

    在县衙吃了顿官老爷标准的饭,王琛觉得嘴里要淡出鸟来了,这些当官的兜里有没有钱不知道,反正他吃青菜豆腐没啥劲,嗯,真的就两三个蔬菜,没有肉食,他不知道朱知县是在避讳什么,还是平日里就喜欢吃这些。

    回到王家宅子。

    书房,王琛叫来王云仓。

    两人站在门口商量事情,王琛吩咐道:“石灰石粉末、干粘土、河沙、石子、铁粉和煤回来,铁粉不好弄没关系,你找衙门,那边会全力配合,这些先各一千斤,另外,再买些石膏、煤灰回来,先各五百斤。”里面故意多报了几样东西,为的就是防止有心人试验出水泥配方。

    王云仓乐呵道:“泥土还要买啊?地里挖点出来就行了。”

    王琛无语道:“你听我把话说完行不?”

    他细细地把水泥所需要的粘土要求说了一遍。

    王云仓听完后,立刻道:“我这就去,拉回院子里吗?”

    王琛想了想,“先拉回院子里吧,用木板堆好,还有,吩咐下门房那边,若是官府派人过来签合作契约,直接带到我书房里。”

    “好。”王云仓匆匆去了。

    门被掩上,王琛开始琢磨关于水泥生产的事情,如今他带来的是最基本水泥配方,这是网上能搜到的,至于想要更上等的水泥配方,还需要回到现代社会找水泥厂购买。

    回来前便宜伯父答应过自己,水泥作坊完全交给自己负责,官府方面只享受分成,另外一点,如果官府方面要水泥,只需要出全部资金,可以按照成本价拿,自然,王琛享受同等待会,谁让他是大股东呢?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

    正当王琛在书房看书学习的时候,门被咚咚敲响,他喊了声“进来”。

    门被推开。

    曾经的丁主簿也就是如今的丁县丞,带着刚刚上任的徐县尉前来,徐县尉就是当初跟着王琛算计林家的徐都头,至于陆都头,好像调去州府工作,具体什么职务王琛没问。

    两人进来后一前一后向王琛问好。

    “布洲子。”

    “见过布洲子。”

    王琛没起身,笑着指了指书桌前的椅子,“两位,请坐。”

    丁县丞先行坐下。

    徐县尉先把门掩上,随即才坐下。

    “是知县让你们前来签红契?”王琛问道。

    “对。”丁县丞从袖子里掏出几张红契,“您且看看,有没有出入,若是没有出入,咱们按上红印便算红契成立。”

    王琛接过,“嗯,我看看。”

    经过这段日子的学习,北宋的繁字体他已经能看懂大半了,甚至不少已经能够书写,毕竟有简体字功底在那边,一些变化不大的字体,书写起来还是极其简单的。

    红契上面官府承诺提供水泥厂场地、窑口、材料费用一半、人力以及事后运输等等,王琛提供水泥配方、生料打磨、一半材料费用,没什么问题。

    只是王琛还是略微不满道:“我和朱知县说过提供一间两上两下的水泥作场办公楼,你们怎么忽略了?”

    “布洲子切莫着急。”丁县丞又取出一份房契,“东大街两层木楼房契在此,只要您盖上印章,待会我让徐县尉拿去楼务店录入,伺候两层木楼便归您所有。”

    王琛怔了下,“你是说房子直接归我名下?”

    丁县丞理所当然道:“既然是朱知县答应您,那么衙门自然会做到。”

    王琛汗了下,“东大街两层木楼值两三千两银子呢。”

    丁县丞眨眨眼道:“对呀,难道布洲子不喜欢?”

    还想说什么,王琛忽然看到丁县丞对自己挤眉弄眼,马上懂了,恐怕这价值两三千两白银的铺子是丁县丞操作着白送给自己,他有点无语,平日里只有向官府送钱财,什么时候反过来轮到官府向别人送东西了?

    正在思考间,丁县丞主动道:“布洲子,您红契看完了吗?”

    “还没,我继续看看。”王琛刚看了一半,考虑到正事要紧,他便收起疑惑,继续看下去。

    这一看,他就懂为什么丁县丞等人要送自己价值两三千两白银的铺子了。

    合着红契里面表明,官府占股百分之二十五,王琛占股百分之七十,剩下百分之五由朱知县的五岁孙儿、丁县丞七岁的侄儿、曾经周县尉如今升职为周主簿的侄儿和若干押司等亲戚各瓜分百分之五股份。

    王琛晕了下,开个水泥厂近乎把本县衙门所有有点权利的人都拉拢进来了,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此时,丁县丞笑吟吟道:“布洲子,朱知县和我们说过水泥的潜力,我等都愿意为你马首是瞻。”

    这句话王琛听懂了,意思只要自己认可这份合作合同,接下来整个县衙当官的都听自己话,利益均沾嘛,而且这种事朝廷查都没法查,因为水泥配方是王琛拿出来的,意思只要过了王琛这关,这些红契上占股份的人都将变成合法。

    要不要卖这群人面子?

    王琛想了想,决定把这群人捆绑在自己利益战车上,为什么?因为自己的便宜伯父过了年很有可能调去楚州担任通判,到时本县境内除了徐县尉外,基本上没有自己人了。

    他大部分基业都在通州,肯定需要官府方面照顾。

    只要把衙门那群人牢牢抓在手里,到时哪怕朱知县不在此处,王琛一样可以发展的风生水起。

    “没什么问题。”王琛拿出印章直接盖了上去。

    丁县丞大喜,忙道:“以后只要布洲子您一句话,静海本县衙门所有人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王琛目光深邃道:“那你们可要记住今天的话,你们也知道我义父是皇帝面前大红人王继恩公公,对吧?”

    “记得,记得。”丁县丞连连道。

    朱县尉也道:“布洲子您放心,哪怕您让我去死,我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会去照做。”

    该警告的都警告了。

    王琛不怕他们翻什么浪花,宽慰道:“严重了。”

    “既然无事,我先行告辞,让朱县尉带您去铺子看看?”丁知县询问道。

    王琛摆摆手,“一栋铺子而已,不用看,你们先回去吧,晚些我会带着水泥原料送到县衙,你们送去窑口尝试烧制水泥即可。”

    “好。”丁县丞起身。

    徐县尉也行了一礼,两人告辞了。

    等到人一走,王琛微微笑了笑,没想到办个水泥厂获得天大优惠不说,还获得了本县县衙集体权利集团的支持,这对于扎根通州发展的王琛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不得不说,古人的眼光同样十分毒辣。

    水泥这玩意刚刚流传开,还没真正展现威力,衙门那边的人都知道这玩意未来在市场上有多大的潜力,千方百计联合着来投靠王琛。

    其实双方各取所需吧。

    县衙的权利集团求财。

    王琛要的是本县权利集团对自己无条件支持,以便自己的根基实力能够快速发展。

    原本他就在想,自己便宜伯父调去楚州当通判后怎么办,如今一看,担心个毛线,反倒是未来接任静海的知县要担心了,因为啊,静海这里有个地下皇帝正在冉冉诞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