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125【聂大师】

    “呔!”

    韩大师转掌虚按向聂军的眉心,发功良久,突然问:“感觉到了吗?”

    聂军说:“感觉到了,眉心在发热,有气传过来。”

    摄像记者全程记录,吃瓜群众目不转睛,更有甚者趁机练功,想要吸收韩大师发功时逸散的能量。

    “嘿!”

    韩大师的身体开始颤抖,似乎加大了发功频率。

    旁边有个弟子猛地后退两步,惊诧道:“我感受到了,师父的功力好强!大家都别靠近,小心被师父的气功震伤!”

    大概过了十分钟,韩大师终于收功,再不收的话,膀子都酸得抬不起来了。

    聂军问:“大师,我的病还有救吗?”

    韩大师叹气说:“刚才我发功探查了你的全身,唉,你的病已经深入骨髓,很难治愈的。”

    “是白血病吗?”聂军追问。

    “对,就是白血病,”韩大师说,“白血病属于血癌,我虽然功力深厚,但也没办法一次就根治。至少要花十二个疗程来发功,每个疗程时间为一个月,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康复。”

    对于90年代的中国人来说,最有名的癌症,当属白血病无疑。曾经一部《血疑》风靡大江南北,引得万人空巷,剧中山口百惠饰演的女主角便是得了白血病。

    韩大师说的话,顿时就引起现场轰动:

    “韩大师太厉害了,连血癌都能治。”

    “大岛幸子当年要是遇到韩大师,她也就不会死了。”

    “我妈有冠心病,改天让韩大师给她发功治治。”

    “……”

    韩大师又说:“练习气功,本来就是为了造福众生,不应该收病人的钱。但我能力有限,每次发功都损耗严重,需要大量的珍贵药材补充元气。唉!”

    聂军再次掏出那5000块钱说:“我知道,气功治病很消耗元气的,段皇爷用一阳指给人疗伤,整整一年都不能使用武功。大师收钱是应该的,这5000块钱是定金,以后每个疗程,我都再给大师2万块钱药费。”

    “那我就不客气了。”韩大师伸手去拿钱。

    就在韩大师快碰到钱的时候,聂军突然笑呵呵说:“煞笔!”

    “啊?”韩大师有点没反应过来。

    “老子根本没病,你个骗子!”聂军说完转身就走,嘀咕道,“浪费我时间。”

    韩大师气得脸色发青,同时又惊慌不已,毕竟他是当着摄像机镜头被拆穿。

    “站住!”一个弟子拦住聂军去路。

    另一个弟子说:“打死他,这人来捣乱的!”

    “你们还有脸拦我?老子没报警都算给面子了!”聂军怒道。

    那些气功爱好者都惊疑不定,没有围上来,而是站在原地继续观察情况。

    一个弟子伸手就去抓聂军的衣服,聂军反手拿住对方手腕,也不见怎么用力,那人便惨叫起来:“疼,疼,手要断了!”

    聂军放开那人,又一脚踹在另一个弟子的裆部,吓得其他弟子纷纷后退。

    韩大师见势不妙,立即转身开溜,聂军追上去飞起一脚踹其后腰,把韩大师给踹得几个踉跄扑倒在地。

    “你不是会气功吗?用气功打我啊!”聂军扯住韩大师的头发,左右开弓便是几个耳光。

    全场惊呆。

    一方面,大家惊讶于韩大师的无能。另一方面,又惊讶于聂军的威猛。

    “今天白逃课了。”聂军感觉很没意思,打了几耳光,便转身离去。

    还有个弟子想要阻拦,聂军瞪了他一眼,冷哼道:“嗯?”

    那人灵机一动,突然躺倒在地,捂着胸口说:“好,好厉害的气功!”

    韩大师也反应过来,忍痛喊道:“小兄弟,你的气功比我厉害,今天算我输了。”

    什么玩意儿?

    现在轮到聂军懵逼。

    韩大师招呼弟子说:“大家快走,这里有高人。他的气功厉害,有他在,我们就别在这里教大家练气功了!”

    “对,快走,快走!”弟子们收拾细软准备跑路。

    气功爱好者们也顾不得找韩大师麻烦,纷纷围住聂军:

    “小兄弟,你教我们练气功吧!”

    “什么小兄弟,要喊大师!大师,我很有悟性的,你收我做大弟子吧!”

    “大师,你会气功治病不?”

    “……”

    “大师个屁,”聂军万分无语,大吼道,“那姓韩的是骗子,骗了你们好多钱,快把他抓住!”

    韩大师已经被弟子们簇拥着跑了十多米远,众人估摸着追不上,继续围着聂军请求传授气功。

    高瑜带着摄像记者挤进人堆里,采访道:“聂同学,你真会气功吗?”

    聂军头疼道:“我练过气功,但发现都是假的。我刚才打人,用的是军体拳和特种部队擒拿术!”

    “大师真练过气功!”人们只听到前半句。

    “大师太厉害了,刚才就‘嗯’了一声,隔空把人给打得躺地上!”

    “大师,你练的是什么功?”

    “……”

    高瑜注意到的却是后半句,问道:“特种部队擒拿术?”

    “就是飞……呃,部队称号保密,”聂军解释道,“反正是一个老侦察兵教我的,他才真的厉害,我就会点花架子。不说了,不说了,我还要回学校上课,老子这辈子再也不信气功了,谁信谁煞笔!让开,都让开!”

    聂军已经被气功爱好者围得寸步难行,他急中生智突然喊道:“好,我马上教你们真正的气功,全都盘腿坐下!”

    众人大喜,纷纷盘坐于地。

    聂军练习过好几种假气功,此时装作高人的样子,边走边说:“闭上双眼,舌顶上腭,一手按于头顶,一手按住丹田。引天地之气,从百会灌入,意随气走,引至谭中,再走手少阳三焦经……”

    说着说着,聂军已经走出人堆,然后……拔腿就跑。

    “大师呢?”有人睁开眼睛。

    “大师走了。”

    “大师,你不要走啊,我们要学气功!”

    两三百号男女老少,起身疯狂追赶,一直追到了公园门口,目送聂大仙坐着出租车远去。

    从此,盛海人民公园的气功圈,流传着一个关于聂大师的故事。那场两位大师之间的斗法,更被传得神乎其神——谁让教育台收视率太低呢,都没几个人看气功打假节目。

    高瑜强行憋笑,对着镜头说:“观众朋友们,刚才我们见证了一场闹剧,所谓的气功大师,只不过是敛财骗子,他们连一个会军体拳的学生都打不过。宣称气功能治病,也属于无稽之谈……”

    放下采访话筒,高瑜四处往往,问道:“咦,气功研究所的李所长呢?”

    摄像记者说:“早就走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