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三三章 你是错的,我才是对的!

    为盟主“古美gum”加更!

    感谢兄弟的豪气打赏!

    ***

    办公室的门很快再次打开,齐艳君的学生出来,说:“谢叔,来吧,请进!”

    他们父女俩进去,很快就看见一群学生围在齐艳君的身后,大家一起在看他刚才的各种检查结果。

    眼角余光瞥见谢世泰父女俩进来了,齐艳君马上放下手里的片子,笑容满面,“老谢,来啦,过来坐!”

    她的学生主动给搬了一把椅子,连谢玉晴都捞到了一把凳子。

    齐艳君笑着跟谢世泰聊了几句家常,然后才拿起检查结果,说:“太好啦!比我预想中的进度,还要好!你真是一个……这是个特别好的范例!老谢呀,检查结果显示,你肺部的癌细胞不但仍在持续萎缩,甚至有几个区域呀,已经开始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癌细胞死亡……你可能不懂,我也不记得以前跟你说过没有,在我们医学上来讲,到了这个程度,我们甚至已经可以判定,你有超过七成的彻底康复的可能啦!呦……帽子摘了我看看。”

    谢世泰主动地摘了他的帽子,齐艳君看了一眼,喜不自胜,“又长出新头发啦,真好!老谢呀,你这个运道,这个运气,没人能比!”

    她这最后一句话,显然是意有所指,谢世泰就呵呵地笑着,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运气没人能比!

    如果说以前的感触还不够鲜明、不够准确、不够直观的话,那么,就在刚才,忽然偶遇的那位沈老哥,让他的这种感触,已经变得无比深刻、无比直观!

    不过见他不说话,谢玉晴就笑着说了一句,“但要是前期没有您帮我爸吊住一条命,我们也等不到今天呀,还是要谢谢您的!”

    齐艳君闻言特别高兴,摆着手,“我就免啦!”

    顿了顿,她很高兴地说:“前几天给子建打电话还提到了,正月十五之前,首都的周长青所长已经过来我们学校和医院考察了一下,我们现在已经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要搞联合开发、联合研究,我的申请报告都已经完成了初稿,现在好了,有了这一次的检查结果,加上你们以前那些检查结果,汇总起来,这就是支撑我们联合搞研究的最有力的支撑点。”

    听她说这个,原本谢世泰和谢玉晴只有听的份儿,因为他们并不怎么懂,但这一次,不知道是因为这件事有赵子建掺和在里头,还是因为刚才遇到病友带给了谢世泰太多的感触,他罕见地开口说:“齐主任,这是好事儿啊!你们的研究每前进一步,就能救多少人命!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齐艳君闻言点头,“是的!”

    然后又道:“对了,待会儿我让人带着你们,老谢呀,把你以前的检查结果,和现在的检查结果,都授权给我们使用,这是需要你签字的,好吧?就是……没有报酬,呵呵,只能是无偿的。不过,我请你们吃饭,作为感谢,怎么样?”

    这一次没等谢世泰开口,是谢玉晴主动道:“这次得我们请您吃饭才行!”

    顿了顿,她笑着说:“上次去我们昀州,居然还让您请客,我事后想想都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这次您一定要让我们请一次。让您的这些学生也都一起去。我跟我爸,谢谢大家!”

    齐艳君笑了笑,不跟她争论这些,不容置疑的口吻,说:“我们不争这个,谁方便谁安排,好吧?你们放心,我对省城的吃,没什么研究,我请客,一概都是在我们的内部餐厅,花不了几个钱。”

    谢玉晴还要再说,她却开口问谢玉晴要了最近赵子建完成了又一个针灸疗程之后开出的新药方,自己认真地看,然后亲笔抄写了一份,同时安排自己的学生带着他们父女俩去别的办公室签文件。

    一直到中午一点多,齐艳君带着她的学生一起,又是在齐东省立医院的内部餐厅宴请了谢世泰和谢玉晴父女。

    而下午,谢家父女俩完成了检查,且检查结果显示,一切都在向着更好的方向去变化,当然是很高兴地回家了。齐艳君则要把手上的材料都重新结合进来,开始修改自己的联合研究申请。

    这份申请报告初稿已经完成,但因为很多的新材料加入进来,齐艳君在正常的接诊、查房、授课之外,带着自己的学生又重新组织安排材料,一直忙活了好几天,才总算是最终形成了让她自己比较满意的成稿。

    然而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她的材料和申请递交上去,却被卡住了。

    齐东大学肿瘤研究中心的郭主任不肯签字。

    齐艳君得到消息,既诧异不解,又略觉不满——以她在肿瘤研究学界的能力、声望、名誉和地位,她负责管理的第一实验室的申请,还从来没有过被驳回申请的先例!因为没谱的事情,她也根本就不会打申请报告!

    肿瘤研究中心上上下下,本来就是以她为学术核心的,对她也有着极高的信任感和支持——但这一次,居然被驳回了。

    她直接找到了郭主任的办公室去。

    一看她过来,年纪五十来岁的郭主任就笑眯眯的,让她坐,还亲自冲茶倒水,态度一如既往的好到不行,然后说到这件事,他回答说:“齐教授,不是我不同意,是这个事情啊,你已经越弄越大发了。”

    顿了顿,他说:“以前你要跟省中医院联合研究,我说过什么没有?我直接就同意了呀!但这次,你的联合对象是一家私营的研究所,而且你还在报告里直接说……是,是,我知道那的确是一次极佳的范例,但是……”

    “唉,你知道的,我压力也很大呀,咱们研究中心的方向不止一个,你需要经费,别的实验室也需要经费啊!你牵头做的这个跟中医中药的联合研究,本来就已经在内部有一些意见了,现在几年过去,成果有限嘛!对不对?那内部就有意见,我们总要拿出一些稍微多一点的支持,给别的实验室,看能不能在其他方向取得更重要的突破啊?对不对?”

    齐艳君虽然不喜欢搞什么争权夺利,但她毕竟在这个学术圈子里呆了二十多年了,听到这里还哪里有个不明白的?

    于是她问:“那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通过?”

    郭主任闻言无语,说:“缓一缓不行?明年行不行?今年的经费已经很紧张了,你知道,蒋教授这两年跟国外几个研究中心的联合研究,进展不小,上面当然是看到了这些成绩的,所以特意点明,要多多支持蒋教授的研究。你看……我虽说是研究中心的主任,貌似手握大权,但其实有些事情啊……咱又不是外人,共事了多少年了,你明白的!”

    齐艳君闻言沉默下来。

    郭主任口中的蒋教授,叫蒋晓丽,国外的博士后回来的,回来之前,她已经是美国好几家肿瘤研究中心和研究所的特聘研究员和观察员,这次回来,她也的确是带回来很多国外对于肿瘤和癌症的先进研究成果,再加上她回来之后就组建实验室,借助以前的身份便利,跟国外不少的先进的癌症研究中心取得了合作,甚至还跟几家专门生产癌症治疗药物的跨国大公司合作,拿到了对方的直接资助,最近两年,堪称是齐东大学肿瘤研究中心蹿升极快的学术明星。

    十几年前,齐艳君也是这么一路红起来,并迅速确立了自己学术权威的地位,成为齐东大学医学院和齐东省立医院肿瘤科的一杆大旗。

    大家的研究方向不同,齐艳君对这个年轻的晚辈,也并无敌视之意,她也希望对方的研究能取得进展,甚至前两年对方刚回来的时候,对于她的实验室的成立,齐艳君还帮了不少的忙的——毕竟,虽然她最近这些年开始转向研究中医中药与现代医学的结合,但在此之前,她可是正经的现代医学研究肿瘤的专家!

    对方有很多国外的先进的研究成果和经验,但她毕竟年轻,拿了博士后回国的时候,才刚二十八岁,现在也就三十一岁,而齐艳君这边,虽然这些年一直在国内搞研究,但在很多方面的研究进展,其实并不比国外的先进研究机构落后,只能说大家互有长处。

    然而现在,大家竟好像是隐隐变成了竞争关系。

    齐艳君问郭主任,“要不,我亲自去找找上面的领导?”

    郭主任闻言迟疑了片刻,说出话来意味深长,“可以是可以,你的面子还是有的,但是你要知道,蒋教授现在正是如日东升啊,正是光芒万丈的时候!”

    齐艳君一听就明白了。

    就好比当年她博士毕业之后工作了几年,取得了一些成果,然后选择签过来,并很快就带领自己的研究团队,取得了一系列足以与国外研究机构的先进成果相比也毫不逊色的成果,于是在那十几年里,她迅速成为了学术龙头,成为旗帜,她的决议,无人质疑,她的要求,被尽力满足,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而现在,自从把研究方向转到与中医中药的结合上去之后,她的研究成果开始一下子变少了,恰好的是,蒋晓丽回国了,又一下子拿出了亮眼的成果。

    于是,风水轮流转了。

    但齐艳君可不认为自己应该退居二线了,她觉得自己距离取得突破性的研究成果,只差一步之遥!

    于是,她第二次问:“还有什么别的方法没有?”

    郭主任无奈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说:“拿出成果来,证明你报告里的这个范例,是可复制的!至少是可以总结出规律的!”

    “孤证不立,只要你能拿出三个范例来,我去帮你要经费!”

    本以为这下子齐艳君肯定要打退堂鼓了,但让郭主任意外的是,齐艳君沉默有顷,却居然点了点头,说:“好!”

    …………

    上午齐艳君去了郭主任办公室谈了半个多小时的消息,下午就传到了蒋晓丽教授的耳朵里。

    同样是从小就展露出天才般的聪明才智,蒋晓丽有着跟齐艳君近似的读书和工作经历——也或者可以说,天才与天才,总是有着近似的经历的。

    而想当然的,如果不是天才,也根本没有可能走到像她们现在这样的地位,站到了金字塔的塔尖。

    蒋晓丽是直接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入学的,小学前两年的课程,她在幼儿园期间就跟着奶奶学会了,然后,初中她跳了一次,没读初二,高中没跳,家里人害怕她读大学时年龄太小,结果考上首都大学医学部本硕博连读十年班之后,她仍是只花了六年就出色地完成了所有的学业。

    然后,她作为博士后交流生去到国外,在二十八岁回国之前,她不但早就已经拿到了博士后学位,还捎带着拿了一个心理学博士和一个哲学博士的学位,成为美国好几所常青藤大学的特聘观察员和客座教授,同时也已经是被美国各大肿瘤研究机构和相关的医药公司追捧的肿瘤研究学界新星。

    然后,她毅然回国了。

    因为相比外国病人,她更愿意把同样的精力奉献给肤色相同、语言相同的中国病人——当然,她不敢对外说这个理由,以她的聪明,是绝不会让人把自己定位成种族主义者的。她的说法是:我想把我的研究成果,带给我的祖国的人民!

    这个说法令人肃然起敬,但其实在她看来,只是同一个意思换了个说法而已。

    把话说得更直白些,其实意思就是:我连中国人还救不过来呢,干嘛要留下来救你们?至于做研究,我回国也一样做!

    只要我回国,中国的肿瘤研究肯定很快就会追上来,并且反超!

    天才有天才的骄傲。

    虽然大家的研究方向已经不同,竞争不怎么谈得上,但大家同为女人,同为在肿瘤和癌症研究上都极有想法的天才,心里隐隐的一点别苗头的意思,还是肯定会有的——无关别的,无关名誉、金钱、地位等等,那都是小事,天才的思路是,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是错的,我才是对的!

    到了傍晚的时候,更多详细的消息传到了蒋晓丽的耳朵里。

    据说齐艳君教授为了要证明她的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的可行性,为了拿到更多的经费,以便于展开下一步的和首都那边一家私人中药研究所的联合研究,已经跟研究中心的郭主任打了赌:她会陆续的再拿出至少两个中医治愈的范例,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和中医中药治疗癌症的可行性。

    蒋晓丽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抬起头,转了几圈手里的中性笔,又重新低下头去,话语冷且硬,说:“那我等着看。”

    ***

    三更一万一千字完毕,趁机求一波月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