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01章 正一道的邀请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熟悉的字符印入脑海,张一茂感觉以前读起来朗朗上口的《道德经》,此时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受。似乎有一种明悟,有一种遨游虚空的感觉。

    一丝丝清凉的气流,进入体内,隐隐间一种舒畅的感觉传递至大脑。

    心中无欲无求,浑浑噩噩,张一茂感觉自己的灵魂在跳跃,身体每一个细胞一扫之前的死气沉沉,驱赶了疲惫,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本来蜡黄的脸色,这一刻,也逐渐变得红润。

    “道本不存,始于混沌。盘古开天,方有尊神......混沌初辟,内含乾坤。大道隐退,天道无闻......”

    道经忽然一变,张一茂仿佛置身混沌之中,一个身材极其伟岸的巨人,手持巨斧,在混沌中劈砍,每一斧下去,混沌产生一道亮光,亮光形成法则,混沌从中间被劈开,天地初成......

    似乎脑海中那种愚昧,被这神奇的画面磨灭,脑海中产生一道清凉感觉。

    不知多久,诵读经书的声音戛然而止,张一茂从这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之中惊醒。心中有一种东西,怎么也抓不住,涌入体内的那一丝丝气流也消失不见。张一茂莫名有些伤感,情不自禁的抬起脚步,走进道观。

    一棵大桃树下,一位年轻的道长,比张一茂大不过三岁,在这位年轻的道长身边,一条粗长的蟒蛇,盘成蛇阵,翘着脑袋,正吐着蛇信。

    “真人......”

    两个字叫出口,张一茂只感觉心潮澎湃。刚才那一幕幕再次出现在脑海,张一茂感觉,眼前这位年轻的道长,就是陆地神仙,羽化成仙的仙人。

    张一茂年岁不大,却跟着神宵派太乙门掌门身边,听过很多次讲道,每一次都有一种昏昏欲睡,感觉乏味可陈的感觉。眼前这位真人,一样诵读经书,却让张一茂有一种得道成仙,永远不愿意醒来的感觉。

    “只有神仙,讲道才有如此效果!”

    一瞬间,张道然在张一茂心中,成了陆地神仙,成了羽化成仙的仙人。

    张道然上下打量着张一茂,心中感觉有些失望:“灵气入体,不过只是让身体更加轻灵了一些,没有在体内留下一丝灵气。”

    灵脉未开,刚才张一茂灵气入体,就从身体另一侧溢出。虽然带走不少杂质,让身体轻灵不少,却也说明了没有修炼机缘,哪怕是利用开灵丹,也难以开脉成功。

    张一茂他们开始登山,张道然就已经有了感应。张一茂在道观门前的种种情形,张道然也看在了眼里。本想试试,讲道在人类身上,有什么不同,最终结果只有失望。

    “有缘方可入山门,道友进入山门不知道有什么请教?”

    张道然站起身来,打了个稽首问道。

    张道然站起身来,张一茂才发现张道然身高很高,足足比张一茂高出一头。只是有些瘦弱。却难以掩盖身上的出尘气息,张道然身上有一种飘飘欲仙,明明就站在你的面前,却让你感觉到站在云端。

    “请教?”

    张一茂稳了稳心神,知道刚才自己被张道然讲道所震撼,眼前这位还是红尘修道者,并不是神仙。

    “真人,请教小道是不敢的。小道这次来,是奉正一道神宵派太乙门掌门法旨,前来向真人下请帖。冬月十一日,太乙救苦天尊圣诞,邀请真人讲道......”

    掏出一封有别于婚庆的请帖,双手交到张道然手上:“请真人道士务必前往,小道告辞了......”

    请帖送出就是规矩,不能有所停留。张一茂心中有万分不舍,这位道长有别于其他的道士,身上散发的气息,让人感到沉迷。请帖已经送到,几位师兄还在山下等候,张一茂没有逗留。

    “正一道神宵派太乙门...讲道......”

    神宵派张道然不清楚,也是第一次听说。

    打开手机,在网上查了查,张道然这才了解了神宵派:“龙虎山符篆三宗的一个分支......”

    张道然认知之中,龙虎山只有一个正一道,是道家祖庭之一。现在张道然才发现,自己之前对于龙虎山的了解只限于这个名词。在网上查了查,发现龙虎山错综复杂,有很多道派分支。

    龙虎山是正一派祖庭,却也有龙虎宗、茅山宗、阁皂宗、神霄派、清微派、东华派、天心派、净明道、太一道之分。正一道总领三山符篆,只是一个统称罢了。

    “前往龙虎山,不知道是不是面对整个龙虎山的所有道派......这一次讲道,或许可行......”

    不为别的,张道然只想见识见识这个时代的修道者,是不是有人能够修炼。也想从这次龙虎山之行,看看这个世界,有没有修炼界......

    ......

    山脚下,张一茂神情有些恍惚,心中对龙虎山的道门诸派有了一些怀疑:“这才是修道......远离红尘,一心修道,而不是龙虎山那种经营方式。”

    “一茂师弟,你这是怎么了?请帖可是送出去了?”

    张一茂刚刚下山,张一峰等三位道士,看到张一茂心神不属,难免有些担忧:“是不是山上那位对你做了什么?”

    知道三位师兄关心自己,他们有些误会,赶紧解释:“三位师兄,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请帖送出去了,真人会不会去讲道,贫道就不清楚了......”登上小船,张一茂说道:“我们回去的路上再说......”

    小船缓慢的向岸边飘荡,听到张一茂山顶上的经历,张一峰霍然起身,高大的身子差点把小船晃翻,却没有人去计较。张一峰神情有些激动:“灵气入体,神魂遨游太虚,这位道长,不会是神仙临凡?”

    “不止如此,真人诵读的经书,贫道没有听说过,不知道是不是真人自己的感悟?”

    张一茂凭着记忆,诵读了几句张道然诵读经书的片段,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张一峰等人皱起了眉头,听不出其中真意:“回到龙虎山,让掌门辨别吧,我们终究读过的道经太少......”

    霎时间,两艘小船上六个人沉默不语,回身看着湖心岛心潮澎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