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065章 青铜变王者

    任盈盈大小姐脾气犯了,心里很不舒服,不过良好的家教让她不会把情绪表现出来,脸上依然笑容可掬,只是不再像之前那么热情了。

    关秋跟吴香君都是人精,还是看出了她的不满。

    然后吴香君就朝关秋看了眼,柳叶眉往上掀了掀,意思简单明了:“走?还是留?”

    关秋眼珠向上翻了翻,意思相对复杂了点:“不走还真等着别人给你庆生啊!”

    让关秋没想到的是,七窍玲珑心的吴香君居然读懂了,偷偷掐了他一把,然后朝正和同学有说有笑的任盈盈说:“不好意思啊,我们临时有点事情先走了。”

    任盈盈笑着挽留道:“再玩一会嘛。”

    “真不用了~谢谢你今天请我们过来玩,回头等你放假了我们再请你!”

    “那……”就在任盈盈准备起身相送之时,郑海洋终于忍无可忍了。

    之前故意冷落他们不跟他们说话,这两个不速之客居然还拎不清,一直拽着他心爱的女神说个没完没了。

    由于包间声音太大,没听到吴香君说的什么,郑海洋还以为关秋他们又在搅和他好事了。眼珠转了转,顿时计上心来。

    不等任盈盈说话,郑海洋先一步过来笑说:“盈盈啊,怎么光让你朋友坐这里呢,给他们点首歌唱唱啊!”

    吴香君笑说:“不用不用,我们……”

    郑海洋笑着打断道:“哎呀,客气什么。今天可是我做东,客随主便嘛,唱一首唱一首……那个赵金燕,点一首……”

    说到这里,郑海洋笑着问关秋:“你英文水平怎么样?来首席琳迪翁的My Heart Will Go On?”

    关秋笑道:“我英文稀烂。26个英文字母分开我还能认识,合到一块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

    郑海洋呵呵直笑,“你在大学里不会光顾着打架泡妞了吧。”

    关秋摸摸鼻子,呵呵笑道:“我没上过大学,职高毕业就出来打工了。”

    郑海洋心里暗爽的同时更是鄙夷不已。

    怪不得穿得那么土,行为又粗鄙,原来还真是个社会二流子,“呵呵,没读过大学怕什么,你看那些暴发户有几个上过大学的,还不是照样开豪车住豪宅。学历什么的不重要,能力才是关键嘛。”

    吴香君眉头皱了皱。原本她见这个男生长得一表人才,对他还挺有好感的,没想到说话夹枪带棍,明褒暗损,不是个好东西。

    “嗯,你说得对。”关秋也没生气,笑了笑起身道:“那行,今天先到这里,咱们改天再聚。”

    “急什么啊,唱一首再走嘛。”郑海洋说着朝点歌台那边的女生喊道:“嗳赵金燕,给他点一首从头再来,这个他肯定会唱。”

    “……”关秋。

    这他瞄一般都是给劳改犯唱的,点给他什么意思?

    关秋心里多少也是有些来气,不过想到今天是吴香君生日,又是任盈盈请他们过来的,不宜见血,皮笑肉不笑说:“说了不用,听不懂人话嘛~”

    包厢里嘈杂声太大,郑海洋没听清关秋的话,不过看他脸色不好看,心里暗爽不已,“哎呀,来一首嘛,看你打架那么厉害,唱歌肯定也很好听……”

    任盈盈也看出来郑海洋是故意找茬了。

    虽然不满关秋违拗她的意志,但毕竟人是她请过来的,也不好太让他下不来台,起身道:“行了郑海洋,人家还有事情呢,以后再唱吧。”

    郑海洋呵呵笑了两声松开手,“那好吧,改天再来玩。”

    就在这时,那边叫赵金燕的女生喊道:“谁点的重头再来,好了……”

    “不用了,换下一首吧~”

    已经准备走的关秋,看着郑海洋脸上得意洋洋的笑容,再看看任盈盈已经冷淡了许多的面孔,突然也笑了起来,“难得大家这么高兴,不唱一首好像也不合适噢。既然这样,那就来一首吧!”

    吴香君多少了解点关秋的性格,他属于那种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贱格脾气,郑海洋怼了他半天,现在突然又上道了,怕他闹出事情来,连忙拉住他说:“算了关秋,我们走吧!”

    “没事,我心里有数~”

    关秋摆摆手,点了根烟朝点歌台那边走去,切掉音乐后拿起话筒拍了拍,笑道:“谢谢任盈盈以及郑海洋同学的热情款待,正好今天也是我香君姐的生日,那我就借花献佛,给大家唱首歌吧!如果唱的不好,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说着关秋抽了口烟,伴随着袅袅青烟清唱道:“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关秋刚唱了两句,包厢里顿时寂静无声,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这首歌他们……他们居然没听过!

    “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珈蓝雨》虽不是周杰伦的巅峰之作,但也是2000年后中国风和古典音乐相结合的经典作品,凄美的爱情故事催人泪下,后世很多人听珈蓝雨听到哭。

    而两世为人的关秋,把歌词里那种凄凉的意境完美演绎了出来,“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伽蓝寺听雨声盼——永恒!”

    一曲结束,包间里鸦雀无声,关秋把话筒递给呆呆站在一旁的赵金燕,也没跟郑海洋和任盈盈他们打招呼,拉起吴香君的手离开了包间。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个女生问道:“你们……有谁听过这歌吗?”

    坐在那女生周围的几人都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

    一个戴眼镜的女生赞叹道:“这首歌古典意味浓郁,旋律优美动听,而且非常有历史感。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我刚才听着听着眼前就浮现出一幅幅古老的画面:佛塔林立,刀光剑影,沧海桑田,简直太厉害了。”

    “是啊,我刚刚听他唱到中间时,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真是奇怪,这么好听的歌曲,我怎么从来没听过呢?”

    另外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的男生说:“连我们都能听出来这首歌的厉害,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这样优秀的音乐作品不可能默默无闻,所以只有一种可能,这首歌还没发行!说不定就是人家自己写的。”

    任盈盈也大概猜到了。之前关秋不愿意告诉她那首歌的歌名,估计也是这个原因。

    可是……她真得不相信关秋那样痞里痞气的人,能写出这么古韵十足的歌曲。

    相比于包间里的其他人,郑海洋更是震惊不已,刚刚那首歌真得让他惊为天人。

    仅凭关秋半吊子的唱功就能带给他一种历史沧桑,兴衰无常的厚重感,他不知道如果换个专业歌手再配上音乐后又是什么样的场景?

    “如果这首歌真是对方写的……”郑海洋连连摇头,“不可能的,一个连大学都没上过的人,怎么可能写出这样的歌曲?”

    尽管心里极力否认,但郑海洋脸上还是一阵火辣辣的疼。

    原本以为是个青铜,没想到居然是个王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