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神州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东南乱起

    文武失和历来是官场大忌,尤其是在大敌当前之时。

    吴文道和曹凤年之间的裂痕已然形成,要想修补如出是不可能的。

    只是吴文道不想在这个关头彻底和曹凤年翻脸,所以还维持着面上的最基本关系。

    当然,背后小报告该打还是要打的。

    他弹劾曹凤年跋扈、为所欲为的亲笔信已经派人送去了巡抚衙门。相信不日堵巡抚就会看到这封信。

    届时巡抚大人必定雷霆暴怒。

    他曹凤年便是再牛能牛的过巡抚大人吗?

    堵巡抚可是连左良玉都能诛杀的狠人,会怕区区一个郧阳总兵?

    当然,吴文道也知道临阵换将是兵家大忌。不到万不得已堵巡抚也不会将曹凤年换掉。

    只要杀一杀他的锐气,给吴文道挣回些面子他就满意了。

    他相信同是文官出身的堵巡抚一定会站在他这一边。

    。。。

    。。。

    南京紫禁城。

    朱慈烺在大朝会上正式宣布册立嫡长子朱和垣为皇太子,昭告天下。

    他本来还想再等一等,等到垣儿满岁时再行册封礼。但一些臣子谏言天子应该早些立储以固国本以安民心,朱慈烺便也就坡下驴的应了。

    皇太子的册封礼十分繁复,礼部的官员忙前忙后折腾了大半天才算礼毕。

    不光是群臣便是朱慈烺本人也是累的够呛。

    不过没有办法,皇家自有皇家的礼仪。

    立储这种大事如果礼仪不繁复一些体现不出皇家的尊贵来。

    大朝会结束之后朱慈烺便来到坤宁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皇后。

    虽然知道自己的儿子成为太子是迟早的事,可桐棠听到这个消息后还是难掩心中的激动。

    那可是储君,是大明的皇太子,是下一任的圣天子啊!

    自己的儿子将来会君临天下,成为一代明君。一定会的!

    在抱过太子后朱慈烺把朱和垣交给了奶妈,和桐棠一起享受难得的独处时光。

    “陛下,上次您命人做出的飞梭织布机臣妾已经命人试过了,十分好用。不知陛下可否命工部多做一些,臣妾也好命宫人在宫中织布以贴补吃穿用度。”

    桐棠的想法倒并非是无例可循。

    朱慈烺的母后便曾在宫中领着宫女织布以减少后宫用度。

    桐棠这么做也是想要替他分担。

    “朕准了。便先叫工部做两百部飞梭织布机送到你宫中去。不过有一件事你得答应朕。”

    朱慈烺和声道。

    “陛下请讲。”

    “这织布的事情一定要量力而行,切不可累着自己。不然朕就不准你再织布了。”

    虽然是命令的口吻,可朱慈烺眼中满是浓情蜜意,桐棠不由得面上一红,微微颔首道:“臣妾遵旨。”

    “好了,陪朕去御花园走一走吧。”

    朱慈烺挽起桐棠的手柔声道。

    。。。

    。。。

    “陛下,军情司急报!”

    朱慈烺与桐棠正自在御花园中散布,韩赞周突然跑了过来跪倒在地将一封信高高举过头顶。

    朱慈烺不由得皱眉。

    这个时候来封急奏实在是煞风景。不过国事要紧,他也不能耽搁。

    他接过急报拆开信封展开来看,只看了一会便暴怒道:“郑芝龙这厮,简直无耻!”

    桐棠不由得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陛下,发生什么事了?”

    “郑芝龙派水师扮成倭寇的样子去东南沿海肆意劫掠。”

    朱慈烺叹了一声,言语中满是无奈。

    郑芝龙本就是海寇出身,他的部众原先也多是海贼。此番扮起倭寇来自然是轻车熟路没有任何的难度。

    至于原因嘛也不难猜。

    一来是两广的粮食有限,桂王给郑芝龙输送的粮食不够用了。郑芝龙为了不断粮只能去抢。

    二来郑芝龙也想在东南制造混乱分散朝廷的注意力,给桂王起兵创造机会,赢取时间。

    只是这手段也太无耻了。

    “啊!”

    桐棠大吃一惊。

    郑芝龙最近的所作所为她多少也有些耳闻,却没想到这厮这么大胆竟然敢命人扮成倭寇劫掠东南。

    “陛下,那您快去处理国事吧,臣妾这里不碍事的。”

    朱慈烺点了点头。

    桐棠还是很懂事的。

    “韩伴伴,宣兵部尚书路振飞觐见吧。”

    。。。

    。。。

    乾清宫暖阁之中,朱慈烺愁眉紧锁的盯着舆图。

    他拿着炭笔在东南诸省点了又点圈了又圈,心情极为复杂。

    “陛下,郑芝龙此举意在分散朝廷的兵力,陛下如果调集大军去东南镇守,北面的压力就大了。”

    路振飞分析道:“不如派登莱水师去一趟。东南的问题在海上不在陆上啊。”

    路振飞的这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郑芝龙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水师。

    他袭扰东南肯定也只是在沿海地区,不会深入。

    朱慈烺便是派出虎贲大军前去平剿,郑芝龙也不会命人正面交锋。

    到时郑芝龙的部众抢完钱粮上船走了,朝廷的大军只能干瞪眼。

    而如果派登莱水师去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郑芝龙的船想跑,登莱水师可以去追。只要想追上总归能够追上的。

    “本兵说的在理。只是该派谁统领水师呢?”

    朱慈烺淡淡道。

    “臣这里倒是有一个人选,只是。。。”

    朱慈烺见路振飞一脸犹豫,便清了清嗓子道:“本兵不必有顾虑,但说无妨。”

    路振飞连忙拱手道:“臣遵旨。臣要推荐的人便是朱成功。”

    朱成功自然就是郑成功。

    朱慈烺曾经赐他姓朱。

    传出郑芝龙暗通东虏的消息后郑成功一度承受了很多的压力,但他最终挺了过来,并在剿灭倭寇之战中表现优异,赢得了将士们的信任。

    “陛下,此人虽然是郑芝龙的亲生子,但对朝廷的忠诚日月可鉴。且其擅长水战,是大明现如今为数不多的可供选择的人选。只是他的身份有些敏感,臣担心陛下这里难做啊。”

    朱慈烺知道路振飞担心的是什么,无非是御史言官们的弹劾。

    这帮言官本就看郑成功不顺眼,郑芝龙暗通东虏一事爆出后更是对郑成功穷追猛打,要不是朱慈烺一直力挺郑成功,没准郑成功真的会一蹶不振。

    。。。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