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8章 门外偷听

    从黑母的话里,梦奇听不出危机,就只觉得有趣,如同听童话故事。

    “黑哥,你老说你自己过去能耐有多大,凭我对你深厚的感情,我信。但你不会真的就是宇宙,变成这模样来调戏咱们王者大陆的原住民吧?”梦奇问。

    黑母叹口气,垂下头,“嗨,好汉不提当年勇,这些话我都不想说了。方舟在穿越裂变空间时,因遭遇剧烈震荡而丢失了天书,要不尽快找回来,万一被别的星球文明拾了去,很可能就会威胁到起源地球的安全。若干年前,为兑现诺言,我给那个地球更改运行轨道,至今都不知道它飘移去了哪里,万一被居心叵测者找到而再遭毁灭厄运,我就真辜负了父母的期望。”

    这些话,其实梦奇听过了不下百遍。他觉得深奥,可能再听一千遍也不明白是啥意思,可他就是爱听,因为作为看起来像兔子的魔物,他天性里爱做宠物,偏偏他又不认为自己对人的依赖性太强,看多了野史书,就把自己对黑母的依恋当成男女之情,嘴里叫着“哥”,心里却认为黑母是女人。也难怪,黑母不老自称是超智慧生命体的母亲嘛?

    再说了,魔种与人类的审美标准不同,魔兔与普通魔种的审美标准又不相同,这七拐八绕的,矮胖黑的黑母在梦奇眼里,就是个无以伦比的帅哥。黑母本来的面目,梦奇见过,就是打扮成风流倜傥的孟录那次,他认为,其实还是矮黑胖子好看,与自己更般配!

    一桌子丰盛的菜肴,黑母扫掉一大半,只吃了个七成饱,就放下了筷子。

    “梦奇呀,哥我吃不下呀!”

    “噗~”

    望着快空了的餐桌,梦奇不敢揭露真相。

    黑母说:“打在咕咕山遇到你,咱俩合计着找人成立宇宙搜寻大队,这样久的时间都过去了,这支大队里还是只有咱们两个人,你成天到底都在忙些啥呀?不是说能通过梦境集合各路英雄吗?时至今日屁都没见到一个!”

    受到责备,梦奇是真吃不下了,鸡肉胡萝卜放回碗里,抹着嘴争辩:“你这是批评我办事不利咯!可咱们的澡堂子不建起来了吗?只要离开咕咕山,进入了稷下学院地盘,我就能钻进那些人的梦里,拉他们入队。这不才开个头吗?你着啥急撒!”

    受到提醒,黑母点头:“嗯嗯,也是,你真正的能量来源,不是鸡肉胡萝卜棒子,而是噩梦,越可怕的梦你越喜欢,当年咱俩也是这样相遇的。”

    梦奇乐了,“呼啦”一下竟又扑过来,抱住了黑母,“哥,还说你心里没有我!当年咕咕山那事,你还记着呢!我向你保证,一个月之内,保证给你把六名队员找齐,一个月之后,就能开始天书搜寻之旅,如何?”

    黑母“啪”一下甩开他,怒道:“这话可是你说的!我黑母一诺千金,你梦奇是公兔子,也得学我样,不许耍赖皮赖账!还有,公兔子只能和母兔子CP,你应该去找你的同类,而不是我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哈哈哈~”

    梦奇笑得直不起腰,毛乎乎的爪子指着他道:“我一直认为宇宙是个女的~”

    黑母恼羞成怒,抓住胡萝卜朝梦奇扔过去,“我叫你瞎编排我!宇宙没有性别,他是神,懂了吧?”

    二人打打闹闹,时而欢喜时而忧愁,求知阅读室里气氛不错。

    可也就在这时,阅读室的木门竟“咣”一下,叫人大力给踹开了,一个高瘦的身影飘入,虎视眈眈地立在了给吃得一片狼藉的餐桌前。

    “哎呀妈呀~有鬼!”

    谁都没有防备,兔子胆的梦奇吓得钻到黑母背后,胆颤心惊地探出半边脸观望来人。

    黑母可从来都不惧怕什么,多年来唯一伤心的一次,是看见老夫子喷血,倒地上快死了。

    不过现在,他开始时震惊,转而就高兴了,拍着肉手高兴道:“嘿嘿,夫子你醒来了!洗个免费凉水澡心情不错吧?这儿熟客来了都只能打五折呢!”

    “你两个小崽子哈,敢如此整蛊老夫!看今天怎么收拾你们!”

    老夫子戒尺出手,首先朝黑母抽去。

    黑母一愣,这才回过神,因为香汤书铺,自己与夫子已势同水火,稷下学院他是再也别想回去了。另一方面,老夫子泡凉水汤醒来,闯进来就开始兴师问罪了!

    “喂喂喂,老师呀,有气照我出好啦,兔子是无辜的,你别打到他!”黑母护着梦奇。他还真宠那只宠物。

    这次老夫子发怒却是假的,为的是要挟而不是发泄。

    “你要保该死的兔子,很容易哈,把你刚才和他谈的那些话,和老夫解释得清清楚楚,说不定老夫不仅不怪罪,还能帮你们哈!”

    “咦~黑哥,你老师话里有话!”梦奇躲着向黑母耳语。

    “胡说什么呢!稷下学院的校长,你也敢打主意?”黑母扭转头,朝梦奇吹胡子瞪眼。

    梦奇嘿嘿一乐,“那可说不准,许多年前,我还是梦奇一族的普通一员,现在就成了咕咕山的守护神,还开了香汤铺子。连假兔子都能逆天,你说这世上有啥是不可能的?”

    “咦~这小子的话听着象异想天开,实际却有几分道理!”黑母也“咦”了一声,竟有几分信了。

    梦奇又说:“哥,你不着急这么长时间过去,一个队员都还没招到吗?说不定今儿我就给你开个张,让第一名队员现场报道!”

    梦奇所指的队员是老夫子,这可比《天方夜谭》那本书更离谱,黑母当然不能相信,但老夫子逼他说真话,等真话说出来,老头儿会有啥反应,他还真说不准呢。

    “诶~不对!”黑母突然反应过来,转向一脸寒霜的老夫子,“夫子,你老人家是啥时候从北极冰汤里醒过来的?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您这位君子,该不会躲在门外偷听了吧?”

    “哈!”

    老夫子闻听,老脸顿时青一阵白一阵,很有些挂不住。作为王者大陆上最具高风亮节的君子,他躲在人家窗户底下偷听,这事要给传扬出去,不得成为稷下学院的丑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