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巳之变露獠牙 第七百九十四章 赖三儿大婚

    闹归闹,赖三儿是江河帮的老人和亲信,又是青龙堂的堂主,如今在武林中也是声名显赫,他的婚礼自然是江河帮的头等大事。

    从两个月前开始,邱大力就在亲自操持这件事。

    如此三聘六礼也都差不多了,再过三天就可以明媒正娶了。

    鉴于赖三儿为朝廷付出良多,崇祯闻讯后也特地赏了他一座宅子,三进三出还带个大花园,如今的赖三儿在家里那也是赖老爷,光佣人就好几十,别提多威风了。

    以前赖三儿娶春花儿还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现在他娶春花儿,反过来大把人羡慕春花儿一家,说他们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春花儿的老爹王三奉现在一提到这个未来的女婿,老背都能直半天,说话时鼻孔都朝天的。

    七月初六,黄道吉日,宜嫁娶。

    京师东面河间府大兴县太云村,整个村庄都披红带绿,其喜洋洋。

    今天是王家闺女王春花出阁的大喜日子,天还没亮村里三十多户人家就全起来了。

    全村上下拢共一百多人,头天晚上就都安排好了工作:布置场地的、杀猪宰羊的、烧水热锅的、洗菜洗碗的,一切都井井有条,平静的小山坳里到处充斥着欢声笑语。

    这还不算,天刚刚朦朦亮,县里的几个老员外也急匆匆地赶到了。

    他们来做啥?现场指导的!

    这场婚礼早就轰动全县了!要知道春花儿要嫁的是什么人?那可是堂堂的平奴大将军、皇上御封的定北伯赖大人!

    定北伯,这是上次北伐结束后,礼部和吏部商量了大半年才定下来的,给赖三儿的封号。

    虽然比起秦书淮的“安国公”来还差了好几个等级,但是对一般人来说,已经是极高的荣耀了。

    这可能是自开国以来本县县民获得过的最高的爵位。

    赖三儿不但是土生土长的本县人,而且要娶的也是本县人,所以他大婚,县里的乡绅能不过来操持一下?

    别说什么拍马屁之类的,乡绅看的不是这个,是县里头的脸面!

    好不容易出了个定北伯,而且还是战功赫赫为保大伙儿平安浴血奋战的好汉子,要是他的婚礼办得不对,容易叫隔壁县的人笑话!

    到时候他们这些乡绅就得被人指教化不力,全县都是泥腿子、土包子,这老脸可没地儿搁!

    在明末乃至清末以前,教化乡民的责任很大一部分都落在当地的乡绅头上。

    平常人结婚也就算了,但是定北伯的婚礼,代表的是全县规格最高的婚礼,如果连这个婚礼的礼数都没到位,囫囵着就办过去了,那不就证明这个县没人懂“礼”,全是泥腿子了吗?

    大明以礼闻天下,乡人缺礼数该怪谁?你能怪田里干活的农民不懂?

    怪的就是你们这些饱读诗书的乡绅和县老爷啊,农民不懂你们干啥去了?你们光吃喝玩乐去了吧?这叫富而不礼,简直就是暴发户。

    在明朝,为富不仁、富而不礼,是富人的两大罪名,谁都不想戴上这两顶帽子。

    所以这场婚礼,上到县令下到乡绅,已经全部动员起来了。

    鉴于赖三儿那边有江河帮操持,那他们能帮的就是女方这边了。

    王三奉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的乡绅,一大早就在村口迎候。

    “哟,张员外,劳您大驾了!”

    “不敢不敢,恭喜恭喜啊王兄!”

    “李员外,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王兄客气了,恭喜觅得如此贤婿啊!”

    看着那些县里有头有脸的员外们给他道喜,王三奉是嘴合不拢地乐。

    那些员外不光亲临,而且还带了一大堆的婚礼用品,深怕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凑不齐。

    村子里热火朝天地忙活起来,不一会儿饭香、菜香就满村子飘荡,引得小孩们垂涎欲滴。

    快到正午时分,村口忽然出现了一个浩浩荡荡的队伍。

    这个队伍足足有一里路长,每个人都穿着大红的衣服,最前面的是二十名江河帮青龙堂人,他们分成两排,举牌子的举牌子,敲大锣的敲大锣,在前边开道。

    开道队伍后面,就是今天的主角赖三儿了。

    这小子今天难得收拾地立立整整的,穿着件大红新郎服,胸前挂着大红花,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看上去确实人模狗样,颇有架势。

    在他左手边,是秦书淮。

    原本按照邱大力的安排,秦书淮是要坐镇赖府,等接到亲拜天地环节,秦书淮作为主婚人才上场的。

    不过赖三儿不干,非要秦书淮一起去接亲。

    理由也很简单,当朝国公爷跟咱一块来接亲,这面儿就大了去了!

    秦书淮无奈,只能答应赖三儿给他当一回配角,要不然这小子会叨叨个没完。

    赖三儿的右手边,自然是邱大力了,因为赖三儿孤儿一个,他现在充当了赖三儿长辈的角色。

    在他们后面,有孟威、孟虎、张啸、老道、花沉、李敬亭等人。

    再往后,就是白虎堂的一百五十个弟兄,他们有的赶马车、有的挑肩,一担担的聘礼拍了长长一溜,别提多壮观了。

    一行队伍是浩浩荡荡地进入了村子,很快被小孩们发现了,立即回去禀报“敌情”。

    果然,没过多久就在一个乡绅的带领下,好几十个村民就跑过来挡在路上。

    在他们跟前还放了一根竹竿,这就是俗称的“敲竹杠”了。

    敲竹杠这个习俗大多数地方都有,倒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让新郎知道他的媳妇儿在娘家有多受重视,能娶到这个媳妇儿有多不容易。

    这是女方必行的“礼”,否则就太随意了。

    迎亲的队伍看到这阵仗,就不得不停下来。

    那乡绅上千问道,“客从何来啊?”

    语气相当傲慢。

    嗯,意思是咱们女方可金贵得很。

    按规矩,这会儿新郎官得下马,亲自去回话。

    这些规矩邱大力早就教过赖三儿了,于是赖三儿就乖乖下马,冲那乡绅作揖道,“小生姓赖名三儿,太云村人士,特来迎娶王家已媒定之女春花儿,还请老先生应允则个。”

    乡绅问道,“你可是来迎娶结发正室的?”

    这是要赖三儿亲口承认春花儿的地位,也是礼数之一。

    赖三儿忙点头,“是的,是的。”

    乡绅又问,“媒人可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女人就冲了上来。

    “来啦来啦!我就是媒人,这个媒是我保的。我保这对小夫妻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日后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这媒人就是当初给秦书淮说媒的那个,因为口才好现在赖三儿就成了她“回头客”。

    乡绅呵呵一笑,然后说道,“好,既然是迎娶结发正室,那赖府想必是有诚意奉上了,大伙儿可以查查他们诚意究竟如何。”

    说罢,乡绅退到一边,剩下的就是村民们“敲竹杠”的时间了。

    赖三儿这时也退到一边,因为于礼而言,他一个新郎官跟人讲价是不对的,要讲价也得伴郎团来讲不是?

    赖三儿亲自挑选的白虎堂的几个伴郎的弟兄正要上去说,忽然就见孟虎、老道两人冲了上来,说道,“新郎官的诚意,就让咱们来说了。”

    于是一村妇就道,“那好!咱们要的不多,两百斤喜糖、两百件衣裳、两百斤好酒、两百斤好肉外加两百两银子就好!”

    这价是随口开的,因为接下来就是新郎官这边还价的环节。

    谁知道孟虎大喊,“这怎么够?怎么也得六百斤喜糖、六百件衣裳、六百斤好酒、六百斤好肉外加六百两银子!”

    村民们一下子就傻了,这怎么不按照套路来呢?

    不还价就算了,怎么还带自己涨价的?

    赖三儿无语的站在一边尬笑,明知道这是孟虎他们故意的,但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让他跑上去说他不同意。

    还好他现在有的是钱,这点钱还不至于心疼到哪去。

    但是村民们就震惊了,要知道光六百两银子就抵得上全村一年的收成了。

    那村妇愣了半天,问道,“对面的,那可是你们自己说的?”

    孟虎点头道,“如假包换,折合白银一千两如何?”

    老道马上凑到赖三儿身边,坏笑道,“新郎官,赶紧拿出来吧。”

    赖三儿摸了摸身上,这才发现身上只带了五百两银票。

    也是,他原本想的是,发一百两都已经很豪气了不是?

    于是赶紧将目光投向大财主秦书淮。

    秦书淮无奈地摇摇头,对邱大力笑道,“瞧见没有,我就不该来。”

    邱大力哈哈大笑,“不给他也成,谈不拢这小子可要被女方打屁股。”

    秦书淮笑道,“得了吧,丢了这把脸回头他肯定会上我那哭去,踹都踹不走。”

    于是掏出几张银票让人送了过去。

    那村妇接过一千两银票手都在发抖,不折不扣地说可能整个村里的人都没见过这么大一笔巨款。

    新郎官赖三儿这回总算有面儿了,走上前去问道,“敢问几位,可以进去了吗?”

    “可以!”

    “大伙儿谢谢新郎官!”

    在大把银子的作用下,村民们集体“反水”,带着新郎官欢天喜地地进了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