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摄政王(下)- 诡月长河 24.天无极

    买米时银子不够,夏极讨价还价了一番,但米店老板执意不让,而是似乎拖延着时间,因为小伙计已经悄悄从后门溜出去报官了。

    可是哪里还需要他去报官,城门那昏迷了一地巡捕,城门守卫早已惊动了六扇门的更高层。

    “大阴阳刀”叶残听闻此事,不禁摇了摇头,因为有蹊跷。

    据他所知,这龙藏洲除了以用毒闻名琉璃宗,或是唐门可以做到如此之外,其余江湖中人都没这手段。

    然而唐门却是使用瞬发暗器,比如暴雨天光伞,秋叶梧筒。。。这些都是大范围,无死角攻击的暗器精品。

    可据回报者说,巡捕们以及城门守卫们是相继倒下,身上无伤,那么这很可能不是暗器。

    而是毒。

    琉璃宗神秘莫测,宗主传闻是前朝暴君宋尚麾下的原云门门主云漠,只是后者一向低调的很,门中弟子也只是多往凶险地带寻找毒药的原料,并不与江湖中人多发生冲突。

    那么。。。

    叶残拖着下巴沉思着这“雌雄大盗”的模样,一看便是从山里出来的。

    如此前后结合,极可能便是琉璃宗之人。

    只是当今治世,便是琉璃宗的人也不可滥杀无辜。

    他心里一时有了杆秤,看了看面前那隔着粗布帘子的米铺。

    帘子上写了个大大的“米”字,正随风来回飘着。

    叶残比了个手势,随行的六扇门精英们便是散开了,而配备的连射弩也是纷纷拿出,对准了那米铺的大门。

    而叶残,这位脸颊有着一道刀疤的六扇高手,却是抱着长刀,叼了根青草,一晃一晃着,心情无比放松。

    店铺里传来讨价还价的声音,让这位六扇高手呆了呆。

    没想到这还是个富有生活气息的高手。

    但讨价还价的声音很快结束了,然后传来有人扛起米袋的声音,帘子被推开一道缝隙,一只修长、平凡的手抓在了那粗布的边缘。

    叶残吐掉叼着的青草,六扇门精英们便是通通戒备。

    弩举起,十多把,齐齐对准那门入口。

    而帘子被掀开了。

    银发男子左肩随意扛着五大袋米,从中走出。

    他的神色温和,洗尽铅华,粗布麻衫洗的甚至有些发白,给人以普通平凡之感,像是山间那最寻常不过的猎户,或是田间最普通不过的老农。

    只是这种平凡感,却给人以很奇特的念头。

    那是一种历经过万事万物后的平凡。。。

    叶残道:“劳驾,你涉嫌凶杀,袭击官差,还请和我们一起回六扇门查查清楚,如果冤枉了你,我叶残立刻道歉,奉上盘缠,送你出城。”

    夏极摇了摇头。

    叶残眼睛眯起,冷冷吐出三个字:“想好了?”

    夏极笑了笑道:“不是,刚刚忘了买些香料,这种事以前做的太少,所以竟先买了米,再去买香料,实在是颠倒了,买完之后,内人还等着这点米开锅呢。”

    一群六扇门精英看着他。

    像是看着疯子一般,虽然这个人强大无比,甚至可能是琉璃宗的毒师,但他可知只要一声令下,便是数十把弩弓齐齐按下。

    叶残道:“你可知你要死了?”

    夏极道:“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叶残道:“跟我回巡捕房,接受调查。”

    夏极道:“那若是巡捕房没了,我是不是就不用去了?”

    叶残道:“可能么?”

    夏极点了点头,下一刻,一道灰蒙蒙的身影从他体内窜出,天地之气以为刀,似乎所有的时间都停止了,平息了,风平浪静。

    那身影孤独的拔刀,一刀便是随意直接斩了巡捕房的牌匾。

    银发男子哈哈大笑着,而只是气息的稍微放出,便使得叶残目瞪口呆,几乎整个人都汗流浃背,而其余的六扇门精英也是手上无力,所有的连射弩都“当当当”地坠落地面。

    扛着米,嘴里嘀咕着还要买“辣椒,醋,酱油”,那男子的背影越来越远。

    叶残只觉心脏狂跳,无法平息。

    事实上,就在看到那灰影破体而出的那一刻,他就有了预感,待到那无疆的气息散发出来,他又有了进一步的预感。

    然而,他还是想试试,所以他的手握向了自己的刀。

    大阴阳刀。

    锋为阳,背为阴,一刀开阴阳,掌生死。

    然而拔了半天,他终究没能拔出。

    这世上,有谁能在他面前拔刀?

    有谁敢在他面前谈刀?

    他若出刀,天下封刀。

    而自己竟然有幸。。。

    一瞬间叶残已经明悟,甚至也知道了那男人口中的妻子是谁。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小丑,那张贴在城门的悬赏,实在是。。。足够讽刺。

    这位六扇叶家的精英摇了摇头,而回到六扇门此地巡捕房时,牌匾已然落了地,没有刀痕,便似是狂风恰好斩断了连接之处。

    叶残看了一眼,便默默的收了起来,这块牌匾,他要珍藏。

    六扇门精英们却还没有醒悟过来,或者清醒过来,只觉得刚刚一切就如做梦般。

    “那是什么妖术,为何我等力气忽然消失全无?”

    “我好像还看到一道影子从那人体内窜出,一定是妖术。”

    “也有可能是幻觉。”

    “需要加大悬赏力度了。叶哥,怎么处理?”

    叶残道:“悬赏个屁啊,让人把悬赏都撕了。”

    现在果然是治世,杀了人自然是要伏法。

    但如果那个人是他。

    那么,天下用刀的都会给他担着。

    叶残看了看自己未能拔出的大阴阳刀,不就死了个张大善人的公子嘛,老子以行走江湖历练时也没少杀人。

    大人他杀个人怎么了,他夫人杀个人怎么了?

    “悬赏,悬什么赏?立刻,马上,把那单子给撕了!知县那边我去说。”

    六扇门精英们看着这位素来稳重、冷冽,甚至嫉恶如仇的“大阴阳刀”叶残,面面相觑。

    “还等着做什么,去啊!!”

    叶残心情不好。

    待到人散去了,心腹悄悄上前问道:“老大,那个人是。。。?”

    叶残看了看面前这机灵的捕快小伙子,他也破了几个案件,杀了几个贼人,如果不出意外,他是要推荐这小伙子去做追风巡捕的,只是唯一令他还放不下的是这少年实在太年轻。

    所以,他指了指北方,又指了指天空。

    那少年随着叶残的手指看去,却是空空如也。

    北地是关中,有天子都城,有各大世家,有神秘的地府天庭,种种种种。。。

    但大人用刀,那么北地还有。。。刀庐。

    刀庐之上乃是那第一刀神。

    天空广袤无极。

    少年蓦然之间明悟了。

    他看了看自己腰间插着的捕快刀,突然握紧了刀柄,然后抱拳道:“是,大人,我这就去令人撕了悬赏单。”

    叶残知道他明白了,微笑道:“去吧。”

    那少年握紧刀,大步往回走去,微微扬起头,这世间哪个用刀的不是仰望着他的背影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