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王 第四百章 金砖

    “鬼啊!”

    在大炮轰断大树之后,街上一帮子想要捉拿李侠客的人俱都惊呆了,待到看见青衣中年人从大树下鬼魅一般的显出身影,这群人登时吓得屁滚尿流,发一声喊,四散奔逃。

    现场顿时变得混乱无比。

    就在这些人跑动的时候,背对李侠客的青衣中年男子也动了!

    一名大汉恰好经过他的身边,此人身子再次变淡,瞬间贴在了这名大汉身前。

    也就在此人贴近大汉身前的一刹那,李侠客已然松开了弓弦,一支青色的小箭陡然在空中消失,这小箭的速度是如此快,弓弦开,箭已到!

    青衣中年男子的身子刚贴近那名大汉的身子,这支小箭已然穿透了大汉的胸膛,速度丝毫未减,直奔青衣中年人的咽喉!

    但这青衣中年人的身子并未向大汉贴实,看着是贴向别人身子,其实只是一种身法造成的错觉,他在靠近逃命大汉的一瞬间,身子倏然转折,却是靠近了另外一名慌乱奔走的男子,下一刻又一个转折,却是再次离开这名男子,身子一闪,追向了另外一个人。

    只是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这青衣男子便已经转折了十几次,接连靠近了十几个人,当真是犹如雷光电闪一般。

    但他快,李侠客射出的小箭也不慢!

    在一箭射空之后,这附着了李侠客精气神的青色小箭,在空中转折如意,如同活物一般在青衣人身后紧紧跟随,青衣男子接连更换了十几种身法,却依旧难以摆脱。

    但接连不断的转折方位,小箭连续射穿十几个人的躯体,前进的速度毕竟还是有所衰减。

    从此人身子闪动到李侠客开弓射箭,一直到青衣男子展开身法躲避,这期间连一眨眼的时间都没有,但是此人已经跑出了十几丈远,眼看着便要消失在长街尽头。

    便在此时,极速逃命的青衣人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吸气声。

    青衣人大惊,吓得头皮发麻,知道这是高手发出奋力一击时的先兆,李侠客功力如此了得,若是运功提气发出全力,那必然是惊天动地的一击!

    青衣人此时已经见识到了李侠客的厉害,哪里还敢怠慢?

    当此危急之时,猛然咬破舌尖,浑身真气倒转,一霎时浑身肌肤变得火一般红,一口鲜血喷出,本来已经快若鬼魅的身子陡然快了十倍不止,化为一道若有若无的虚影,瞬间即逝。

    在他身后的青色小箭,也随之消失,犹如跗骨之蛆,紧追不舍。

    也就在他消失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足以笼罩整座城池的恐怖气息,以李侠客为中心轰然爆发开来,随后一块金光四射城门一般大小的金砖从李侠客手中轰然飞出,砸在了刚才青衣人消失的位置。

    轰!

    金砖还未砸下,下面的地面便已经龟裂开来,一道道裂缝四处曼延,旁边的砖墙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流沙一般的倾泻倒塌。

    待到金砖落地的时候,地面无声无息的多了一个大洞,随后地面如同波涛般起伏,地上的建筑相继倒塌,好在这是十字街头用刑之地,周遭建筑极少,先前的一群普通百姓早就躲得远远的,避开了此次争斗,偶有几个好奇心重的,也早就在第一发炮弹发射后被吓跑了。

    金砖拍下之后,巨大的波动传开,整座小城都震荡开来。

    “地龙翻身啦!”

    感受到地面晃动,满城百姓俱都惊慌失措,纷纷跑出院子,呼喝不断。

    金砖发出之后,李侠客一瞬间被抽去了一身真气,脸色变得惨白无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便是两只手都在发颤。

    “怪不得天元山魏无咎打出金砖时,当兵器用而不是当法宝用!我当时奇怪他为什么不用操控金砖的法门打我,却原来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李侠客感受着体内空空荡荡的经脉,忽然就明白了当时魏无咎操控金砖时的尴尬状态。

    这打魔金砖乃是昔日天元山祖师炼制的镇山之宝,威力极大,只是这“威力极大”四个字得在大宗师手中运用才能体现出来,修为不到大宗师,根本就不能催动这金砖的真正威力。

    不过只要修炼了天元心法,达到宗师之境,就能发挥出这金砖的一两层威力,也足以守护山门了。

    估计这天元山的祖师也想不到日后的门人弟子会如此废物,魏无咎这些人虽然达到武学宗师境界,但内功却远不如前人深厚,再加上遇到李侠客这么一个怪胎,硬挨金砖而不倒,这才导致金砖易手,镇山之宝被李侠客抢夺。

    李侠客从天元山抢走金砖,又抢了藏经阁里的传承典籍,一路翻看之后,才对天元山的武学传承有了详尽的认知,也知道了打魔金砖的运用方法。

    此时见这青衣人要跑,李侠客还真没有把握追上他,这才动了用金砖降魔的念头。

    只是没有想到这金砖的操纵竟然如此困难。

    平日里只当一件兵器运用的时候,这金砖的威力也是非常大,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妥,可这才李侠客运用了天元山藏经阁里记载的操控法门时,一身内力竟然被这金砖瞬间抽取的干干净净,差点当场被抽成人干。

    幸亏他内力深厚,才勉强将金砖祭起,玩命的打了出去,这才勉强躲过了一场劫难。

    “这天元山藏经阁里记载的东西不尽不实,连运用金砖的禁忌都不曾记录,看来它们历届掌门应该都有口传心授的心法,不立文字,外教不传!”

    这金砖打出之后,李侠客已然明白过来,自己这是太过相信藏经阁里的秘籍了,以至才有今天这番凶险。

    如今内力耗尽,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立时便要跌倒,但是深吸字口气之后,真气流转之下,精力复生,大步前行,待到走到金砖砸出的大洞之前,整个人已然是神完气足,不见半点疲态。

    “这青衣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李侠客看了看眼前的大洞,沉吟片刻,随后看向青衣人消失的方向:“他跑的倒很快!不过应该是运用了禁忌之法,才能达到这个速度,嗯,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敢纠缠我了!”

    “噗!”

    身前地面的大洞内忽然窜出一股泥浆,随后泥浆化为一道喷泉,水珠四溅,喷向四面八方。

    阳光照耀之下,喷泉上多了一挂彩虹。

    刚才发生的事情惊心动魄而又十分短暂,此时想来,犹如一场突如其来的梦境一般。

    但做梦不会死人,此时的街头却横七竖八的躺了一排排的尸体,都是李侠客杀死的。

    那逃跑的青衣人竟然自始至终,不曾亲手杀过一个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