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往前路起迷离,洛阳花开血成诗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条活路

    张浪此刻出手已经全无遮掩,实力自然是大为不同。

    他一刀建功,哪里还容得吴德反攻,一山藏二虎的秘法之下,他横手一拖,阮师刀便又高高扬起,劈斩出滚滚刀浪。

    狂沙刀法的五式妙招接连使出,或斩,或削,或撩,循循环环又朝着他攻去。

    急如闪电,又似流星,席卷而至。

    吴德却是心中大骇,抽身急闪,胸口又被划出极深的一条刀痕,不仅动作跌撞,看上去也是狼狈之极。

    他眼中闪过了一抹狠色,这来袭之人的确是难缠到了极致,看上去不过是先天修为,除了内劲雄浑也无甚初期,但是一身刀法技艺却是极为不凡,怕是比寻常练刀一辈子的武者还要强上几分。

    感受到胸口的传来极强的痛感,吴德心中顿然一紧。

    若是再不破局,拖下去,可见从难缠变成凶险了。

    吴德紧急间后撤一步,脸色显出诡异的绿色,手中却是一道青芒闪过,翠碧似草木森然。

    此时就连他全身的劲气都一股脑的涌入了他手中的长剑内,随后一剑斩落。

    随着这一剑斩开,瞬间青碧的剑芒轰然爆发,甚至将整个大厅都照得绿莹莹的。

    这股奇异煞气爆发开来,不是聚气成罡,却几乎不逊色于罡气的功能。

    长剑落下,剑势的大气磅礴之中却是带着无尽的杀机。

    松林惊涛云煞剑!

    这式剑法不是他们吴家艮山剑法中的招式,而是他所得到的一门强大剑法的地境杀招,强大到不打通地桥根本就无法使用。

    通常来说,提起在先天境驱动地境杀招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煞带罡。

    而吴德所用的却是更为诡异,他所用的煞气,不是血杀之煞,不是阴煞地煞,乃是毒煞。

    吴德燃烧的是自己的血气,以此为凭,在体内蒸腾引出无穷的毒气,成为那翠绿如林的青芒毒煞,方才能够用出此剑。

    所以几乎这件劈斩开来开始,吴德整个身形都佝偻瘦削起来,而整个肤色也变成了诡异的墨绿色。

    剑芒所过之处,整个大厅的木制桌椅,石制地面,都有些被腐朽的发黑,滋滋作响。

    森然翠绿之下,奇诡的毒煞降临,似乎要将一切灭杀!

    吴德从来没有用过这一杀招,但是如此威力,让他心中虽惊,更多的却是喜意,原本圆胖胖的员外脸上带起一丝极为狰狞的狠笑。

    “死!”

    一声大喝而出,只是话音刚落,他心中却是一惊。

    因为这时,吴德发现对面那人却是猛的一抬头,斗笠下的脸庞露出了大半。

    如此年轻!

    但是更让吴德陡觉不妙的是,对方的眼睛中居然看不见任何的表情,幽冷眼眸静谧沉凝,好似通往幽冥鬼域一般森寒淡漠。

    张浪嘴角蓦地一勾,却是不闪不避,手中阮师刀斜劈而出!

    悄无声息,白虹乍现。

    好似繁花绽放,刀芒四散而开。

    无穷无尽飘散,仿佛无数的花瓣从自虚空而出,绽放散落。

    潇洒之极,轻描淡写,却肃杀到了极致。

    正是地境杀招。

    秋来九月百花杀!

    一刀斩出,动作无比的轻。

    但是伴随着张浪的动作,刀锋之前陡然爆出一声震响。

    譬如来自北国的一阵寒风,吹煞了百花。

    却也震开了这无尽的青芒森林。

    轰鸣炸响,无数散乱的刀芒席卷狂飚,却又迅速汇聚起来,倏尔便变得刺目,冲进了吴德的剑势之中。

    吴德完全没有料到,他此刻的脸上已经得色全无,只剩下惊骇之色。

    他使出压箱底的绝招,已经觉得自己高估了对方,但是气劲刚刚相撞,锋芒触碰,他便知道自己错了,错得相当离谱。

    对方的实力远超估计!

    不过一个呼吸,繁花斩落的无穷煞气便将整个剑招破尽。

    吴德腹内几句震荡,倒旋而出,一口墨绿的血液从嘴里喷了出去,整个人重重的撞在了正座的太师椅上,摔倒在地上。

    张浪右脚微圈,一元定桩之下,岿然无动。

    吴良两腿打着颤,看看吴德,再看看张浪,心中涌起了无限的恐惧。

    郑婉要稍微好一些,但是毫无血色的俏脸也能看出她心中的惊骇。

    今天这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二人的认知。

    不管是吴德还是张浪,都表现出远超寻常先天武者的实力。

    尤其是他们的父亲吴德,更是让他们心中讶意。

    吴德口中吐着鲜血,眼中满是绝望。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了如此凶人,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一刀,不是威力,也不是生死,而是那无尽深寒和肃杀似乎要冰封一切,有如凛冬一般的绝望!

    这一刀撕裂了一切,破开的是他的剑势,击飞的是他的肉身,但是却也让他分外清醒。

    这种刀客强人,怎么会为铁家出头?

    吴德也是老江湖了,打不过,自然就只能谈了。

    他咽下一口鲜血,有些虚弱的开口道:“阁下实力非凡,老夫不是对手,只是不知我吴家如何得罪了阁下?若是只是为铁家报仇,可还有缓和的余地?我吴家的底蕴要比铁家总要高深一些,铁家能给你的,我吴家只会更多!”

    张浪却是直接说道:“我和吴家无冤无仇,但是我这个人,一向是受人之托,终人之事。”

    吴德皱着眉头:“如此说来,阁下是不会放过我们了。”

    张浪不置可否,他走到旁边座位旁看着被腐蚀的座椅,轻声笑了起来:“倒是好强的毒煞,这一剑,怕不是你吴家的手段,不知从何处来?”

    吴德摸不清张浪的路子,轻声道:“不错这一剑是老夫年轻时偶得,因为过于凶险诡异,并未传下去。”

    张浪看了他一眼,道:“吴老兄不说实话,可不是谈判的好态度。”

    吴德陡然愣住了。

    他确实对这一剑撒了谎,但是这事秘而不宣,这一剑的来历更是绝无泄露之说,对方又怎么会知道?

    他开口道:“阁下说笑了,老夫说得就是实话。”

    张浪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看得吴德心中发毛,才蓦地笑了:“也罢,想必你们五煞教自有规矩,这剑法内情自然不便透露。”

    吴德眼中蓦然大惊,他脸上一瞬间闪过一丝变化,却又很快强定身形,勉强笑了笑道:“阁下说笑了,什么五煞教,老夫从未听过。”

    吴德脸色的变化并没有瞒过一直盯着他的张浪。

    他虽然否认,张浪却是心中确定了下来,轻笑了一声。

    见到吴德的出招之后,他心中便一直对这种青芒毒煞有着莫名的熟悉感。

    细细想过之后便发现,这种青芒毒煞和丁礼的火煞,以及遗迹中那个黑衣人的血煞隐隐有种某种相通之感。

    如今出言试探,吴德一时没有掩藏好自己情绪的变化,自然让他心中更为确定。

    到了这时,张浪自然不想和他再推太极扯皮了,淡淡开口道:“吴老兄,我明着告诉你,今天你和你儿子都要死,但是我对吴家没什么兴趣,你若是能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兴许我就抬抬手,给你们吴家指一条活路。”

    他说完也不等吴德反应,跟着指了指郑婉道:“我看这姑娘就比你那儿子出息多了,想必日后领袖吴家,也是大有可为,吴老兄觉得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