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五章 出手 (二更求订阅)

    “你倒是聪明,想活命就往林远山的方向去。”

    项央指点道,这人和他倒是有些眼缘,若是可能,救他一救又何妨?至于其他人,就无能为力了。

    刘河闻言,心内狂喜,脚步挪动,同时小心翼翼的盯着三个面具人,生怕自己的动作惹得对方下手。

    不过他却是多想了,因为此时此刻,对峙中的高霆已经出手,直指鬼面。

    高霆号称碎尸手,一身武功精粹尽在掌中,当先如虎扑纵向鬼面,开掌竖劈,怒目横眉间,如远古巨人,千钧掌力迸发,气流激涌,将小块方圆之间的空间搅动如水底。

    鬼面长鞭甩出,划出道道淡红色鞭影,凌空抽打而下,发出凄厉的嘶吟声。

    先前说过,这长鞭是以人血浸泡,材质则是一种特殊秘银,虽不入宝器之流,但抽在人身上,动辄皮开肉绽。

    且浸泡血液蚀入鞭身之内,恶臭味道带着眩晕,对于争斗也有助力,算是奇兵。

    两者刚猛对刚猛,强硬对强硬,掌鞭交手的刹那,场上所有人只觉得心脏停止跳动,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

    好一会儿方才缓过来,纷纷以惊诧的目光看向那两人,好猛的人,好深厚的内功。

    项央作为场上为数不多能看清两人交手的人,也是目光灼灼,压制着难耐的出手欲望,继续看下去。

    以他眼力,刚刚那一击,高霆手上至少有五种变招,劲力纷繁,看似刚猛到底,实则颇为诡诈,自始至终手掌都离长鞭有毫厘之距,以外放真气格挡对方。

    肉掌对利器,除非是武功高过许多,或者手上修炼有某种秘法武功,能硬撼利器,不然都是占据劣势。

    两人动手过后,大堂内剩下的武者也按耐不住,纷纷联手攻伐向另两个十二面,狸猫冷笑一声,手中的银梭如齿轮转动,哒哒声过后,又是一轮银梭外放。

    还有几个不知死活的人想要掺和到高霆与鬼面的战局中,结果被鬼面长鞭一卷,如串葫芦一般穿杀五个武者,真气一炸,血珠如雨滴散落满地,形成一朵娇艳的红花。

    乱战之中,唯有那龟纹面负山,踏着沉重的步子向林远山方向缓缓前行,有自不量力阻拦者,都被此女轻轻拍击,而后人身炸成粉碎,死法惨烈至极,比另外两个还要凶恶。

    项央夹在人群中,看着这女人霸道的掌击,微微色变,这三面中最厉害的竟是此女,高霆号称碎尸手,但若是与这女人相比,也是稍逊一筹。

    林远山在一旁暗暗观望,见到这龟纹面如此凶猛,且一路向自己而来,心内一急,本想等高霆大发神威挫败这几人,眼下是等不得了。

    脚下运使轻功,身体陡然窜高,眼看就要破开屋顶逃离,一道低沉的呼啸声由远及近,澎湃而来,咣当一声砸的大堂震颤一番。

    有人望去,却是林远山直接被横空而来的人高重剑拦下,要不是身法不错,躲得快,已经成了一滩肉泥。

    而这重剑余势不减,插在屋顶一侧人合抱粗细的木柱上,巨大的冲击力甚至卷起狂风,震颤整间宽阔无比的屋子,可见其中的无匹劲道。

    “二爷,你先走,这个女人交给我们对付。”

    林远山正绝望之际,从大门外涌进七八个身穿黑底银漆服的持剑男子,每个人都面色疲惫,不过强挺精神。

    这些人应该就是林家密训的暗影锐士,被迷神香所惑,这些应该都是佼佼者,能硬抗药性,单个武功也许不及高霆厉害,但合在一起,也是一股极强的助力。

    林远山大呼苍天助我,项央也是心内一动,在那些暗影锐士前赴后继的扑向负山时,真气涌动,神照紫霞齐齐爆发,连体内血液流动声也似乎清晰可闻。

    胶着中的众人只见一个黑影陡然爆发,乃是项央使出如影随形腿法从围攻人群中攒射而出,残影重重,突破到林远山近前,双手如莲花绽放,气劲密布奔腾。

    拳是七伤,掌是金顶绵掌,爪是龙爪,指是弹指神通,内中还有斗转星移与聚力秘法,刹那间的功夫,项央打出数种自己通晓的秘传武学。

    这番爆发,任何人都没有想到,不,也许还有一个最没有存在感的刘河,此人也许想过项央会动手,却绝不会认为会这般爆裂难当。

    林远山单论武功造诣,拼着重伤,绝对可以挡得下项央的连串出手暴击,但这需要个人于生死一线之间的强大适应力,很可惜,名门出身,门客众多,还有暗影锐士与高手保护的并他没有这种超凡的武者素质。

    七伤拳的外部拳劲被林远山以一门手法拦住,但四道内气灌入他的体内搅动五脏六腑,重伤之间已经很难摆脱,金顶绵掌拍击而下,直接裂断林远山的肘部手骨。

    变招之后的龙爪手更是凶残无比,真气爆发下,将林远山的手肘扯下,最后一记弹指神通,点击林远山的眉心,有刚猛无俦的指力爆发,后方脑骨爆开一道血洞,有惨白色的脑浆溢出。

    项央尤不满足,说取头颅便取头颅,右手五指盖下,捏住林远山已经没有生命波动的头颅,狠狠一扭,血如泉涌,剩下无头尸身轰然倒塌。

    刘河就在林远山身边不远处,看到这一幕,心里寒意比外面的天气更凛冽。

    不动手间如斯文有礼的有志青年,出手杀人则破脑摘头,如妖魔凶残霸道,所谓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大概就是说的这种人了。

    “走。”

    项央出手取了林远山的头颅,身体一扭,跨步之间提纵刘河的腰带,将他甩到之前高霆破屋而入的圆洞上,自己脚下一催,也是弹跳而出,随后以梯云纵横掠数丈,转瞬即逝。

    刘河一脸欲哭无泪,大着胆子沿着屋顶飞奔,不多时也跟着消失无踪影。

    这番动作兔起鹘落,极为干净,没有多余废话动作,颇有古时刺客一击即中,随即远遁千里的风采。

    大厅内的人不是没有反应,如高霆,早在项央异动时已经有察觉,只是被鬼面牵制,分身乏术,其余人也大多如此。

    “哈哈,林远山已死,狸猫,负山,咱们走。”

    鬼面长鞭一甩,仿佛化为无坚不摧,凌厉非凡的长枪,挑开一个武者的身躯砸向高霆,转而对着另外两个面具人说道。

    他们目的在杀人,林远山已死,任务就是完成,至于是不是他们动的手,那并不重要,钱到手才是正理。

    如此,当三人也退去,大堂之内只剩下尸横遍地的场景,高霆看着林远山的无头尸体,仰天狂怒,真气爆发下,小半个建康都隐隐听闻,几如厉鬼嚎叫。

    “无论是谁杀了二爷,我高霆都要让你血债血偿。”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