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590章 戎族大长老

    第591章

    戎族王城,大殿之内。

    “长老,遵照您的吩咐,我们将书取回来了。”

    柳褐岩毕恭毕敬将《山水经》取出,双手捧给桌案后的老人。

    对方头发花白,脸上有稀稀拉拉的胡须,从外表看上去,倒是猜不出有多大年纪。五十也像,说七十也有。

    这位便是呼延族的大长老,算是戎族的国师,当然,戎族还没发展到建国的那一步,于是大家对他都以大长老相称。至于他本来叫什么名字,则是无人知道。不过,有小道消息说,此人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戎族人,而是从帝国来的。

    当然,这个消息没被任何人确认,这么说的人,渐渐也都消失了。于是,也就没人这么说了。

    大长老将《山水经》翻开,帝国十三州一百单八城水文地理,便都在这本书上了。逐字用蝇头小楷书写,上面还绘着精细的小图,书院穷几十年人力物力,可以说书上的每个字,都是无数人心血凝成。

    但如今,这本书不在书院,不在帝国长安,而是在戎族王城,一个来历神秘的老人手里。

    “果然在这里了。”老人粗略翻过,轻轻将书合上:“你们做得不错,这件事属于机密,不需外泄,懂么?”

    “明白。”柳褐岩道:“没有大长老吩咐,我们不会同任何人说。”

    柳褐岩顿了顿,道:“还有一件事,属下要向大长老禀报。”

    老人没有说什么,安静翻着面前的山水经。柳褐岩大着胆子,便将燕不归的事情说了,倒也没有什么隐瞒,不过仍有些提心吊胆,毕竟,那燕不归还有黑贞,都是大长老的亲传弟子。

    也不知道他听到这个消息后,会如何反应。

    “这样说……燕不归死了?”

    “黑贞姑娘已遭了帝国人的毒手,燕先生拼着命要找书院报仇,怕已是九死一生。”柳褐岩提着小心道。

    “你们下去吧。”

    柳褐岩还欲再问,突然闭上了嘴。他心里想不明白,大长老是生气了还是没有生气呢,不过,大长老既然没有说责罚自己,那自己也不用多嘴讨罚。

    他带着人静悄悄出了大殿,没敢再打扰大长老。但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大长老的确值得认真对待,更可怕的,却还是生死不明的燕不归。

    燕不归是什么脾气,大家都有了解。在戎族这个好勇斗狠的地方,他的脾气都是有了名的。柳褐岩倒是盼着燕不归死在书院手中,他如果活着,绝对不放过自己。

    柳褐岩猜得不错,如此说来,他倒算是燕不归的知己。

    燕不归从白沙岛跳海后,和程大雷推测得一样,肯定不会溺死在大海中。他被一条商船所救,一路顺风顺水的上了岸。之后,便扛着自己的重剑,气势汹汹往草原来了。

    他回戎族目的就是杀人。

    燕不归不善言辞,沉默寡言的人,往往用情至深。认定了一条路,便会一根筋走到黑。在他想来,自己的仇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张六被自己砍了,书夫子也死了,程大雷的女人也被自己杀了……剩下的,也就是柳褐岩一帮人。

    黑贞死后,燕不归但觉天下人人皆可杀,更何况,还是柳褐岩这种有明显过错的人。

    他在琅琊城耽误的时间不少,靠岸之后,便沿着柳褐岩走过的路奔来戎族。程大雷因为一路上遭遇书院的围追堵截,所以又跟在他后面。

    而书院绝不会轻易放过程大雷,跋山涉水,在所不辞,所以他们又跟在程大雷身后。

    这一日,燕不归过了青牛山,进入草原,算起来,这该是戎族北蛮部的地盘。

    天快黑了,他点燃了一堆篝火,猎了几只野物裹腹。如今已到了草原,算是回了家,再有几日,便能回到戎族王城。

    想起柳褐岩一波人,燕不归便咬牙切齿,等他回了王城,肯定一剑一个,全部把他们砍了。

    忽然听得脑后一阵腥风,燕不归猛地回过头,见一头黑熊从密林中钻了出来。

    燕不归晃了晃肩膀站了起来,咧嘴笑道:“好畜生,正好与我打打牙祭。”

    天是越来越冷,人在屋里窝着不出门,畜生也是一样。到这个季节,黑瞎子往往窝在树洞里开始冬眠。看这头黑熊的样子,该是想把燕不归当食物,用以熬过这个冬天。

    偏偏,燕不归也是个吃肉的主儿。

    他双手握住重剑,盯着那黑熊的动作,黑熊突然扑了过来,来势汹汹。燕不归知道,这等畜生,经常在大树上磨皮,磨得皮糙肉厚。要么不出手,出手定要一击致命,否则,一头发狂的黑熊更加危险。

    燕不归本身就是个半疯性格,他当然明白疯子的可怕。

    当黑熊扑过来时,燕不归立刻跃起,几个纵跃,便立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惹得黑熊在树底下发出嗷嗷的咆哮,燕不归看了仔细,忽然从高处跃下,重剑扎的是黑熊的眼睛。

    那黑熊发出一声痛苦的咆哮,猛地将燕不归扑在地上。燕不归心里一激灵,委实大意了,他一路风餐露宿,在琅琊城又受了不小的伤,他的力气,已经不如从前。

    当真是敌得过天下英雄,敌不过一头黑狗熊么。

    一柄羽箭凭空而至,嗖地一声,扎入黑熊另外一只眼睛中。在死亡关头,燕不归被逼出潜力,抓住剑,一剑将黑熊开膛破肚。

    他浑身沾满腥臭的鲜血,立起来长舒了口气,刚才委实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这时候他才想起那柄羽箭,抬头望过去,只见半山坡上,立着一个年轻人。模样倒也是平平无奇,只不过一只眼蒙着黑眼罩,看着有些诡异。

    此刻,那只独眼就盯着自己,燕不归从小到大,确实是没怕过谁。但被这只眼睛盯着,心底却一缕缕冒寒意。

    对方没有开口的意思,燕不归也算个深沉的人,此刻却被这沉默压得喘不过气来。

    “谢了,你是那族的汉子?”燕不归率先打破沉默。

    独眼年轻人慢吞吞开口:“你本事不错,愿意跟着我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