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81章葵丑(四千字)

    见暗夜可怜兮兮,一副求饶求放过,林叶咧嘴问道:“怎么?马儿不需要吃草了吗?”

    他可是清楚老头子在暗夜他们这些人心中有多么大的威慑。

    凡事只要将老爷子搬出来,绝对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无往而不利。

    “不吃了,不吃了”果然,暗夜一见林叶将老头子搬出来,虽然心里恨的是牙根痒,但却不敢有丝毫表露出来,脑袋摇的跟波鼓似的,深怕林叶真的在自己可敬的院长大人面前告他黑状。

    见暗夜老实了,林叶也没有在继续吓唬他,先不说这仅仅只是个玩笑,就算他真的想要教训对方,也不会在老头子面前高黑状。

    这种小人行为,他林叶一向不屑。

    玩笑过后,林叶将自己心里的担忧提了出来,向暗夜询问道:“这件事,武盟上面会不会对宁姐下手?”

    不管怎么说,他都欠下了宁毓一个人情,要不是她的提醒,林叶这时候说不定还被蒙在鼓里。

    虽然‘谛听’将自己的资料提供给了鬼王宗,但是在这临海城,自己的事只要有心人想要了解,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管宁毓是不是别有用心,他都不会在这个时候见死不救。

    听林叶一口一个宁姐的叫着,暗夜再次露出他那张小人嘴角,一副果然如我所料的模样,让林叶看的很是牙疼。

    眼不见心不烦,故意装作没看到,林叶这样的反应倒是让暗夜觉得无趣。

    在与林叶熟络后,暗夜也不在林叶面前藏着掖着,思索片刻后,道:“这个我就不清楚,现在我跟战宵两人都快成你的专人司机加保镖了,这种事情,我俩哪里掺合的进去。

    你那位宁姐要是一般人还好,问题是她不是一般的小喽啰,据我们调查,她应该是谛听组织在临海的主事人。

    同时,还有一位武盟成员的老公,这里面的问题很复杂,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想要事情简单过去,这恐怕很难,除非”

    “除非什么?”林叶想也没想便出言问道。

    接着,见暗夜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林叶立时好像明白了什么,于是指了指自己的鼻孔道:“你不会是想让我扯着老头子的虎皮,在外面招摇撞骗吧?”

    “当然!!!不是”暗夜想都没想就点头了,不过突然又想到什么,又连忙摇头。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硬是被暗夜拖了老半天才吐出来,强忍住内心的暴动,林叶才没有趁机狂欧他一顿。

    见到林叶不断涨起的太阳穴,暗夜也不敢戏弄他,舔着脸,尴尬的笑道:“其实你可以跟院长他老人家通个气,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扯虎皮了。”

    “呃”林叶闻言,蛋碎了一地,没好气道:“这种事,你认为老爷子会答应吗?”

    ‘杀鸡儆猴’,这是官方对自身以外的势力,惯用的手法。

    林叶暗自猜测,武盟之所以不对谛听这样的情报组织赶尽杀绝,其中恐怕或多或少有着一定的利益牵扯。

    有时候官方想要知道点江湖辛秘,若是自己派人去探听或是调查,怕是远没有谛听这样的组织好使。

    都说侠以武犯禁,自古以来,历朝历代对民间江湖势力便极为警惕,暗中打压监视一直是官府平衡江湖势力惯施的手段。

    而对于江湖势力来说,它们同样也是时刻防范着官府,生怕一个不好被官府一口吞了。

    如今江湖势力各类组织,之所以活的有滋有润,官方武盟坐视它们崛起,其中不无为了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抵抗妖兽海怪的侵袭的因数在里面。

    这次谛听不仅踩过了线,还将他林叶这个院长徒弟的消息卖给魔门势力,武盟上面要是不给他们一个教训,那么以后恐怕什么阿猫阿狗都会跟着跳出来。

    说到底,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出在他身上,只能说谛听这次倒霉,碰到了自己这颗雷。

    好在他林叶还没有出事,一切都还只是猜测,毕竟鬼王宗现在仅仅只是在私底下调察他,并没有其他过激行为。

    不过,像鬼王宗这样的魔门势力,林叶可不认为对方找上门来会有什么好事情。从宁毓的提醒,再加上老头子特意将战宵暗夜两人派了过来。

    对方这次恐怕是来者不善居多。

    现在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他还有表妹和表叔表婶一家,还有身边人需要保护,身边任何人出事,都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虽然他不认为鬼王宗会丧性病狂到找自己家人麻烦,可这没有发生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

    ‘自己可别是受到了牵连,要是真的那样,得尽快找时间向老头子了解一下才行。’林叶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只不过还不是很确定。

    小区另一边

    面对突然失业的徐恒,宁毓知道事情已经无法再继续隐瞒不去,只得老实将一切跟自家老公坦白交待。

    在了解一切经过后,徐恒只是坐在沙发上默默的抽着烟,沉默着一言不发。

    宁毓见此,心里也是一阵愧疚。

    原本,她已经准备近期跟自家老公坦白这事,不管对方理不理解,都会尽快带着家人离开临海城,避开这个风口浪尖。

    不曾想自己还没来得及说,便遇到了这事。

    一切太凑巧,她不相信武盟会无缘无故解聘一名在职武者,显然,她的身份很有可能已经暴露。

    同时,她更是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只是一个提醒,便让林叶这般小心,甚至不惜动用武盟的力量来调查自己。

    虽然她想过林叶迟早会派人调查自己,但是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一时之间,她也没了注意。至于说逃跑,别开玩笑了,她现在要是好好在家待着还好,一旦动点歪脑筋,武盟恐怕就是第一时间将她控制。

    这个时候,她已经有些后悔将林叶的消息透露给鬼王宗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面对鬼王宗这样一个魔门巨无霸,她又能怎么办?不给面子,鬼王宗或许没办法动整个谛听组织,但是动她还是绰绰有余的。

    虽说谛听在江湖势力中同样不可小觑,但是你想要一个专门收集江湖小道消息的组织拥有多强实力,那真的是高看它了。

    宁毓所在的谛听组织在普通势力面前,自然是巨无霸一般的存在,可要是换作鬼王宗这种魔门顶级势力,哪就小巫见大巫了。

    先不提鬼王宗宗主冥帝那般存在,单是下面几位阎王长老出面,就足够它们喝一壶的。

    得罪鬼王宗,她宁毓绝对会死,而且还会死的很难看。甚至连她老公一家都有可能受到牵连。

    而武盟跟林叶就不一样了,作为官方势力,武盟不可能像鬼王宗那般肆无忌惮,滥杀无辜。

    就算出了事,也最多只是她一个人受罪,老公徐恒一家只要不被牵扯进来,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牵连。

    因此,在听到自家老公失业后,她就死了逃跑的心,准备留下来安静等消息。

    在她看来,只要林叶背后的人将鬼王宗的事情解决,这件事就不会闹大,即使她踩过线了,大不了她背后组织出点血,警告一番,然后离开临海城。

    而这前提条件,就是她足够识趣,不会生出逃跑的想法,一旦她逃了,这受罪的也就不仅仅是她个人了,连同徐恒也会跟着一起受到牵连。

    莫名其妙的被撤职,徐恒的心情可谓糟糕透顶。

    在从宁毓口中得知一切后,徐恒顿时心如死灰,他没有质问,没有发火。

    有的仅仅只是气恼,他气恼的不是自己被武盟撤职一事。他气恼的是眼前这位陪伴在他身边十几年的女人,一直以来对他的欺瞒。

    虽然他能够理解,但是这种理解却让一个男人难以接受。

    不知从什么时候,徐恒发现他们夫妻之间,已经渐渐有了隔阂。

    而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孩子。

    大黑暗过后,天地灵气复苏,妖兽海怪横行,让人们对安定的生活极度渴望。

    而这种渴望,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强烈,进而促使人们对家庭的观念,也越来越重视。

    一直以来,徐恒都希望宁毓能够为他生个孩子。这不光是他徐恒的期盼,同时也是徐家的期盼。

    老人家想饱孙儿,徐恒想要这个家更完整,很温馨。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却一直得不到实现。几次商量最后都被宁毓各种推脱,说什么也不肯怀孕。

    这让徐恒很不能理解,要是宁毓不喜欢孩子,不愿意生,倒也没什么,为了夫妻之间的感情,不要就不要吧。

    可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脱,这就让徐恒有些不理解了。

    就这样,原本很小的矛盾,渐渐成了两人感情淡漠的导火索。

    以前他不是理解,现在他全明白了,不是宁毓不想,而是没有时间。

    只不过现在知道也已经晚了,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已经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武者能够解决的。

    这种无力感,让他感到挫败。

    缓缓将头靠在自家老公肩膀上,宁毓小声说道:“老公,这事过后,我们一起生个宝宝吧!”

    “宝宝”徐恒从沉默中醒来,口中喃喃自语,转头看向依靠在自己肩上的妻子。

    ??

    深夜

    酒店总统套房内

    一名约摸二十少许的美貌女子,穿着纱裙,光着脚丫,娇躯若隐若现,横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侧身半躺,好似假寐,浑身散发着一股懒散诱人的气息。

    沓沓——

    ????见浴室门打开,女子连忙从床上起身,挺着酥胸,撅着小嘴上前,娇喘着喊道:“葵哥”。

    “摁?”

    “你都好久没来看人家了,最近很忙吗?”女子一脸幽怨地说着,酥胸半遮半掩,嗲声嗲气抱着葵丑的手臂撒娇。

    ????“这段时间有事比较忙,你看,我这不是一有空就来看你了吗?”葵丑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宠溺道。

    “对了,早上寄给你的东西都收到了吗?”

    ????“收到了,谢谢你葵哥。”女子一脸温柔,就要献上自己的香吻。

    ???不过,却被葵丑撇开拒绝了。

    不理女子一脸错愕的表情,葵丑语气淡漠道:“明天开始,你就不要在来找我了,好好找个人嫁了,安安心心的生活。”

    ????嘎吱!

    ????葵丑话音刚落,房门立时从外面被人打开。

    ????一行数人进入房间,见到领头之人,葵丑脸色不由剧变。

    ????“葵小兄弟,咱们又见面了。”来人不理葵丑此刻多么难看的脸色,招呼过后,便将视线转移到了躲在葵丑身后的女子身上。

    淡笑道:“葵小兄弟艳福不浅啊。”

    ???望着来人看似平淡实则危险至极的笑容,葵亏低声喝道:“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葵小兄弟难道还不清楚吗?”来人依旧一脸淡然,眼神直视着葵丑一字一句道。

    闻言,葵丑低头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向一脸害怕的女子,随即开口道:“这事跟她没关系,你先放她离开。”

    “没问题”来人点了点头,挥手让手下人让开了一条道。

    “葵哥”见状,女子泪眼婆娑,想说什么,却被葵丑狠狠的瞪了回去。

    伸手仔细的为女子擦掉脸上的泪水,葵丑强笑着说道:“听话,回去找个人安心嫁了,好好生活,不要再来找我了。”

    “快走”见女子不肯走,葵丑低声怒斥,推了她一下。

    待女子痛哭流涕的跑出去后,来人饶有兴致的打量了葵丑一眼,笑道:“没想到葵小兄弟还是个性情中人,这可不像你们魔门的作风。”

    ????“哼”葵丑冷哼一声也不接话。

    见状,来人也不生气,伸手作了个请:“既然如此,葵小兄弟请跟老哥走一趟吧,三少爷可一直在等着你呢。”

    “是吗?”一听这话,葵丑冷笑道:“看来葵某还真是荣幸之至,竟能得三少爷相候。”

    “是不是荣幸,哪得看葵小兄弟接下来如何选择,要是选择错了,希望葵小兄弟不要后悔才好。”

    ————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