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659章 万贼来朝

    第660章

    “开什么门,这些人鱼龙混杂,放进来祸害人怎么办。”

    程大雷把阿喜的话堵了回去。目光看着城下的人群,但不开门也不是个办法。城下人越聚越多,人人口中嚷着程大雷的名字,终归要想个解决的法子。

    程大雷沉思片刻,已经有了主意,口中道:“开门,让张肥带兵出关。”

    阿喜一头雾水,刚才程大雷不是说不许开门么。当然,命令已经下达,他也没有不照办的道理。立刻传令下去,告知张肥,让他的张字军集结,准备出关。

    这当然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时候城门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人群一多,智商便成比例下降,胆子却越来越大。

    大家都来得不太容易,跋山涉水,千山万里,而这些人中,也是作奸犯科者居多。当然,对于一群饭都吃不饱的人来说,也无所谓善恶。

    大家来得这么不容易,程大雷却连门都不开,这明显是不给面子么。

    群情激奋,大家吵个不停,委实说,这已经影响到程大雷的名声。当然,是在恶人中的名声。

    这时候,张肥的张字军已经集结完毕,在城外诸多人已经嚷得无法无天时,城门突然打开,两队人马涌出城门。

    乱哄哄的声音嘎然而至,大家都闭上了嘴巴,哑口无言的盯着这群人马。

    人人身穿黑色披甲,神情肃穆,当真是人马精神,为首一员大将身披黑铁甲,座下乌骓马,手持丈八蛇矛,在马上哇呀呀大叫。

    “谁,是谁?”

    在程大雷手下的大将中,张肥是最暴躁的,他手下的张字军也同样继承了这一点,性格暴躁,无法无天。与总管兵权的刘悲惹了不少麻烦。

    不过,无论如何说,都是有些纪律性的。张肥只出动了五千人马,但集结在一起后,当真是莫大的威势。外面的这些流贼乱匪,平时最害怕的便是官兵,而眼前这群兵,明显比官兵更加凶恶。

    这时候,程大雷从城头上一跃而下,长袍猎猎而舞,宛若云上之仙。程大雷本身模样不如何,走的是豪放路线,但此刻一跃而下,竟然有几分出尘潇洒的气概。

    双脚稳稳落地,双手轻轻一合,摆摆手道:“诸位,诸位,请听我一言,你们不是想见在下么,在下到了。”

    程大雷脸上的笑容,多多少少减轻了这些人身上的压力。有几个身强力壮的干笑几声,上前打招呼。

    “程当家,我们是从扬州来的。”

    “程当家我们是青州云砀山的人。”

    “程当家……”

    “蛮好,蛮好。”程大雷虚伪的笑着,摆摆手道:“诸位的来意我已经清楚,既然看得起我程某人,大家日后便是兄弟。我已给诸位安排好地方,但不是在这里,而是在朔方城。”

    派张字军出城,一就是为了吓唬吓唬对方,让这些人老实些。二也是为了显示蛤蟆城的实力,只有兵强马壮,方才能保护好大家。

    当没有能力反抗时,人们往往会选择屈服,所谓人性,从来如此。

    程大雷发下话来,大家又是投奔于人,自然而然,没有不听话的道理。关键是张肥这黑脸大汉杵在一边,大家也不敢不听话。

    程大雷让这些人列队前往朔方城,由张肥护送。刘悲看好蛤蟆城,但凡再有人来,直接令他们去朔方城,不要给此地添麻烦。

    人群络绎不绝,前赴后继,在长路上连成一道线。

    程大雷快马加鞭,与徐神机一起回到朔方城。赶忙吩咐和珅,朔方城的人出动,带着干粮到路上接人。

    这些人奔波千里,一路风餐露宿,诸多人已不知多少日子没吃过饱饭,连饿带病,莫最后一程路走不完,累死在半路上。

    这件事中,要算和珅最是开心。朔方城最缺的便是人手,只要有了人自己才好做事,自己的权力才更有价值。

    当然,这群人鱼龙混杂,中间什么人都有,想要真正收付他们的心,还需要一定辛苦。

    但和珅最是不怕这种辛苦,反而有几分乐在其中的意思。他马不停蹄,来回奔波,等将这批人接回城后,再安排他们的住宿与饭食。

    忙忙碌碌,需要颇多时间,晚上鱼字军和张字军两支队伍巡逻,免得其中一些人生死。

    当真是找到十几个不安分的主儿,在分房和饭食的问题上发生矛盾,有某个江北来的大汉,持刀杀人。

    被捉住后,在城主府门前,将这十几个人挨个问斩。

    入了夏天,天气一日比一日炎热,黄沙滚滚,人头也同样滚滚。程大雷捂着口鼻,坐在城主府中饮茶。

    “刚进城便杀人,有些不太地道呐。”

    “大当家,这波人来路不正,也是用人之际,才收留他们。对于他们,当是用重典。”和珅道。

    和珅的话也不错,他今天杀完人已经对这些人说了: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不管你们是什么来路,既然到了这里,便按规矩做事。

    假若是程大雷主持这件事,估计也会这样做,但多多少少,心里还有些不舒服。

    至于徐神机,他颇有些闭关悟道的意思,坐在那里喝茶,对这件事不是很关心。

    三人坐在一起饮茶,程大雷心中忽然一动,想起自己的困扰。

    正好今天是个机会,程大雷便在饮茶的间歇,将柳芷的事一五一十说了。

    那和珅果真不愧是个人精,程大雷只说了三言两语,他便立刻明白了。

    听罢之后,目光看着程大雷,眼神有些奇怪。

    “大当家,这件事你不会真的不明白吧,还是……”

    和珅在想,程大雷是否在考自己,但仔细想象,这个问题的难度也忒小了些。

    程大雷干笑两声,然后问:“究竟是怎么会事?”

    如此看来程大雷是当真不明白,和珅仔细想想,觉得这一点还是颇奇怪的。

    他简简单单便将问题与程大雷挑明,本不是太复杂的事情,程大雷听了几句,便大概明白过来。

    可关键是,目前自己与苏樱之间都是一团浆糊,谁料又添了柳芷这件麻烦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