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孽 第一百二十二章 顾忌

    虽说已经这墓中最大的机缘已经到手,但这棺椁中的其他陪葬品中也是有些好东西的,例如这墓中人生前的拿手武功和一些奇物等等。

    只不过,除了漆黑长布特征明显外,余下的这些陪葬品俱都是被装在了封盒当中,杨景也分辨不得其中什么是什么,只能是准备给他来个一锅端。

    而就在杨景连拿了三个封盒时,忽是神色微变,双眸微缩,脚下猛点,浑身真气轰然爆发,其身形宛若闪电般拔起。

    下一刻,就见着一道白色煞气打在了杨景方才所立的位置,落在了棺椁之上,将其打得摇晃不已,若不是墓主人将其打造到足以硬抗煞气的地步,只怕这棺椁已经是碎成渣了。

    见此,杨景也是神色稍变,瞧了墓室中某处一眼,身形变化就是落在那处,然后看向了从一旁生门中走出来的应长明三人。

    对赶上来的是这三人,杨景心下并不奇怪,甚至早有预料,只不过这算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三人,要是最先赶来的是在场其他武者,那他全然不会在意,不过三两刀便能解决的事情。

    但唯独应长明三人,有那中年煞气境高手在,让杨景的三两刀可解决不了事情,甚至根本就不是短时间能够解决的事儿。

    这边,一路快速追过来的应长明三人也是俱都是紧紧盯着杨景,将其气势不凡,方才还极为敏锐的躲过了郑叔算是偷袭的一道煞气,就知其确实实力强横。

    应长明见着杨景隐隐露出的不寻常气质,以及那股看向自己三人时的淡然,眼中不知怎么的杀机更盛,继而开口问着:“我问你,田柏可是你杀的?”

    闻言,杨景却是根本没理会应长明,反而是看向了郑叔,语气稍冷的言道:“阁下身为煞气境武者,出手偷袭我这个晚辈,怕是有些不妥吧?不怕传到江湖上惹人笑话?”

    郑叔听言,神色倒是没什么变化,方才三人追到这生门出口时,远远的就是看见了杨景正在棺椁般拿着东西的身影,是应长明叫他出手的。

    “我们少主在问你话。”郑叔并未回应杨景,只是如此说着。

    而应长明见着杨景无视自己,面目已然是全然阴沉下来,脸上甚至已经是露出了不加掩饰的杀机,紧紧盯着杨景,似是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杨景稍楞,继而看了看应长明,忽是笑出了声来,言道:“你说的田柏就是那吹嘘自己刀快的家伙?不错,确实是我所杀,他应该感谢我,让他这个井底之蛙,见识了江湖之大。”

    顿了顿,杨景又是说着:“哦对了,你和他一样都是井底之蛙,想不想我也帮你见识见识江湖有多大?”

    此言一出,应长明直接就是暴怒,冲着身边的持剑侍女吼道:“剑来!”

    闻言,那持剑侍女立刻便将手中一直小心拿着的长剑递了过去,应长明手握住剑柄,带着不小的剑鸣声将那长剑抽了出来,雪白的剑身在出鞘的刹那却隐有风雷之声。

    这把剑乃是应长明其父年少成名时所用,乃是三转的宝剑,经过其父多年的锤炼,已经隐有往四转名剑跨越的意思,甚至连剑名都已经提前想好,叫作风雷。

    抽出风雷剑后,应长明也不顾郑叔想要阻止,浑身真气狂涌,身形猛然夺向了杨景,继而一剑带着风雷轰鸣之势,浩然博大的斩了过去。

    见状,杨景却是冷笑出声,连晚月刀也不用,直接运转阿罗汉神功,一拳极为刁钻灵动,仿若一只野狐窜出般,后发先至的打向了应长明的颈脖间。

    如此一来,应长明就不得不将斩出的长剑回转,用以挡住杨景打来的一拳,这也确实起了效果,杨景见此直接收拳而回,但同时猛然一脚直接踹在了其胸膛之上。

    这一脚,应长明就算反应过来也来不及做出任何抵挡,那股强横至极的力道将其整个踢得抛飞而起,在半空中时更是仰天吐出了大口鲜血。

    “就你也配言剑来二字?”杨景冷哼一声,开口言道。

    应长明落于地上,脸色煞白一片,眼中是几乎快要凝成实质的杀机,被杨景如此轻易的一脚大败,这让他觉得受了奇耻大辱。

    这倒也是,应长明成长至今,那俱都是顺风顺水,直觉自己是那天选之人,尊贵无比,从未曾想到过自己竟会被同等境界的人给如此轻易的大败。

    “少爷,您,您没事吧?”持剑侍女连忙将应长明扶起,满是焦急的问着。

    郑叔也是连忙走了过来,眼中神情却是有些怪异,方才他原本是想要劝住应长明动手的,因为他心下非常清楚,少主定不是那年轻武者的对手,但可惜没来得及。

    “少主,别再动用真气了。”郑叔稍稍察看了下应长明,眉头立时紧皱起来说了句,他却是没想到杨景仅仅是一脚,竟然将应长明给踢出了极为严重的内伤。

    这杨景本身就极为可怖的力道再加上他日渐精深的阿罗汉神功,这一脚的力道那当真是不是玩笑,要不是应长明身上有些秘密,他此刻就不是严重内伤了。

    “杀,杀了他!郑叔,帮我杀了他!”应长明看向杨景的目中满是杀机恨意,状若癫狂的开口言道。

    同时,杨景也是在盯着应长明,眼中同样满是杀机以及思索,此刻已经和应长明结仇,他并不想留下这个后患,但毕竟有那煞气境的武者,他或多或少是有些顾忌的。

    要知道,郑叔可不同与杨景杀过的其他煞气境武者,其一没气血衰败,二没身中剧毒,三也没有处在虚弱时期,那怕杨景底牌尽出,想要弄死他也极为不容易。

    “罢了,这应长明也算不上什么极为危险的隐患,倒是不急在一时,等五毒教的事情做好,再找个机会除掉他。”念及至此,杨景便是暂时放弃杀了应长明的想法。

    当然了,这主要还是顾忌郑叔,不然的话刚才他就能要了应长明的性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