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06章 砸饭碗

    雷小鱼眼睛瞪的更圆,这么大第一次被异性牵手,而且是她心目中很不一般的秦宇,略微呆了一瞬后,脸马上涨得通红。

    缺氧似的大脑晕乎乎,只知道跟在秦宇身后,直到他松开手才回过神来,抿了抿嘴唇,试图掩盖脸上的不自然,“秦大哥,我们来这做什么?”

    秦宇道:“砸饭碗。等下别说话,跟在我身边就行。”说着,他走向路边乌压压的人群,雷小鱼赶紧跟上去,才发现居然是一处守宝人的摊位。

    秦宇沉默前行,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无形之力延伸出去,面前的人群如水般向外分开。

    诸多目光,落在秦宇身上,不约而同瞳孔微缩,说不出为什么,但他们却有差不多的念头,此人绝不好惹。

    既然不好惹,对方手段也不算太过分,再看大秦宇身后亦步亦趋的雷小鱼,大家心有明悟,这是在女人面前挣脸面呢。

    这种状态的男人,而且本身不好惹,那还是别说什么了。

    一路畅通,秦宇带着雷小鱼,来到摊位最前。

    摊主显然已经注意到了他们,眼神扫过几眼,不知转了什么念头,等面前的客人苦笑退开后,笑着伸手一指,“这两位客人,不知对守宝人的游戏有没有兴趣?”

    秦宇上前一步,“有兴趣,选吧。”

    看这样子是个懂规矩的,摊主眼神扫了几下,微笑道:“客人随身的东西都很好,随便取一件就可。”

    谁都知道,守宝人的眼力最是毒辣,几个心怀不满修士,忍不住暗暗感到庆幸。

    果然不是普通人!

    秦宇看了他一眼,抬手从怀里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头,看似普通却不断散发着,丝丝缕缕香味,“这个如何?”

    “天香石!”人群中响起低呼。

    原本不认识的,如今也纷纷色变,说是天香石,其实这东西是某种已经绝迹的,古老妖兽的蛋。

    因某种原因,幼体没能孵化便已死去,蛋体沉埋大地深处,历经漫长岁月后演变而来,数量稀少价值珍贵。

    摊主脸色微变,“客人的东西太贵重了,我这没有匹配的奖励物品。”

    秦宇淡淡道:“如果觉得贵重,我若赢了,便多取几件东西吧。”

    摊主眼中阴晴不定,原本以为是个肥羊,可现在品着似乎不对味。仔细看了秦宇几眼,气息虽然有些模糊,但绝对没入神境,就算有些来头,又能怎么样?

    哼哼,守宝人虽然大都独来独往,但能不断传承下去,也并非没有依靠。天赐的财富,怎能不取?

    露出笑脸,摊主伸出三根手指,“不敢占客人便宜,您若是赢了,一次可取三件奖励。”

    “成交。”

    啪——

    屈指一弹,天香石落进圆桌空洞,九只木碗“啪嗒”落下。

    摊主舔了舔嘴角,“计息开始,客人请……”

    还没说完,秦宇便已抬手点出,“它。”

    木碗打开,天香石安静躺在其中,所有人包括摊主在内,眼神马上就直了。

    巧合?

    除了这点,他们想不到别的可能,至于秦宇会不会是,一眼就看破了……开什么玩笑,守宝人吃饭的家伙,如果就这种水平,早就破产大吉输的裤子都不剩了。

    嘴角抽了抽,摊主挤出笑脸,“客人好手段,按照规矩,你可以挑了。”

    秦宇随手一抓,三件奖励物品飞入手中,转身交给雷小鱼。

    “拿着。”

    雷小鱼“啊”了一声,手忙脚乱接过来,这一幕落在众人眼里,越发确定了之前的猜测。

    果然,是在女人面前表现来了。

    摊主一边心疼一边又松了口气,奖励物品里面也有好坏之别,秦宇刚才随手抓的,都不算是太贵重,总算减免掉一些损失。

    正暗暗感慨,今天注定赔不少的摊主,突然听到秦宇开口,“再来一次。”

    眼神一亮,摊主微笑起来,“当然,只要您愿意,守宝人随时欢迎,客人请!”

    啪——

    天香石钻进圆孔,木碗盖上,摊主刚要说话,心里突然一阵抽抽。

    余光里,秦宇又抬手了,速度比刚才,似乎还快了那么一点。

    不会吧,又来?真以为你小子,每次都能有好运!

    不少人暗暗冷笑。

    可这冷笑刚出来,就真的冷了,一片死寂中,看着木碗下面的天香石,摊主脸上以肉眼可见速度冒出汗珠。

    他是被吓的!

    第一次运气,第二次还运气?别特么开玩笑了,九选一的概率叠加两次,会这么巧?

    好吧,就算真有可能,但你看看眼前这位,从开始到现在的表现,有一点像是碰运气?

    遇上狠人了,而且是狠人里面,最狠的那种。

    摊主一面擦汗,一面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甚至抽空偷偷看了一眼雷小鱼,完全没印象,我没做啥得罪人的事啊,大佬为何搞我!

    秦宇不管摊主的脸色,收回天香石,自顾取了三件奖励,转身交给雷小鱼,淡淡道:“继续。”

    听到这句话,摊主心脏差点停了,他弯下腰努力露出最谦卑的笑脸,“这位客人,不知小人可有得罪的地方?”

    秦宇不答反问,“我不能玩?”

    心头一沉,摊主知道麻烦大了,这位果然是故意的,绝对有原因,不然这种狠人,根本没工夫在这浪费时间。

    心念电转,摊主扫了一眼人群,见安排的人已经离开,心头稍安准备拖延时间。

    可面对秦宇的眼神,摊主张了几次嘴,都没敢把扯皮的话说出来,他感觉中眼前这个模样挺好看的年轻人,就像是一头怪兽,真惹得他不满意了,下场绝对很惨。

    所以,等匆匆跑去报信的人回来,游戏又进行了五轮,摊主一张脸白的不见血色。人群分开,三人走到场中,居中是个大胡子,气息、眼神都透着一股子沉稳劲。

    摊主惨笑一声,声音都哑了,“三哥……”

    被称作三哥的大胡子,眼神扫过摆放奖励物品的架子,皱了皱眉,拱手道:“这位客人,我们守宝人的小游戏,就是大家图个乐子,您一而再的出手,未免有失身份了。”

    秦宇给了雷小鱼一个安心的眼神,将手里东西给他,转身道:“我只是一普通人,没什么身份,既然摊主接了我的东西,按照守宝人的规矩,只要我不主动离开,是有资格一直下注的。”

    三哥淡淡道:“何必呢?事情传开了,客人脸上也不好看。”

    秦宇不再理他,看向摊主,“我们继续。”

    摊主腿一软,直接倒在地上,这人也是个玲珑心思,打定主意绝对不再做秦宇生意,不然这半辈子的积蓄,今天都要砸进去。

    而且,他现在的作态,也是为了给秦宇增添心里压力,这么多人看着呢,我都被逼到这步了,你还好意思继续?

    这招对绝大部分人都管用,但很不幸的是,秦宇并不在其中,握了一下雷小鱼的手,他淡淡道:“鹏城的守宝人,就是这种水平吗?既然玩不起,就不要出来摆摊。”

    三哥冷哼一声,“客人言重了,您看到的只是鹏城守宝人里,最不成器的一个。既然客人想玩,这局我就接手了,您可以在我的摊位上继续?当然,我手里的东西很珍贵,就算拿天香石做赌注,赢一次也只能拿走一件。”

    守宝人手里的东西越珍贵,实力就越强,他这么说是在给秦宇施加压力,希望他能见好就收。

    毕竟,一眼扫过去就知道,对面这一对男女,都不是好招惹的人物,能不起冲突最好。

    和气生财。

    退一步说,即便他出手赢了,事情传出去,对守宝人的名声也不好——你们居然这么会玩,还来骗我们普通修士的财物,当我们傻的啊!

    可惜,三哥饱含深意的话,一点作用没起,秦宇一口答应下来。

    咬了咬腮帮子,三哥深吸口气,既然退路被断了,拼的受罚也得把场子找回来。

    小子,你自己不识趣,就别怪我!

    “我已经很久不出摊了,手里有个规矩,但凡客人进场,至少得连玩十局才行。”三哥眼底透出冷意。

    秦宇看了他一眼,“没问题,但我也有个规矩,只要接了我的赌注,除非我主动走,赌局要一直继续。”

    三哥龇了龇牙花子,“当然,只要客人愿意,我徐三奉陪到底!”

    赶走躺在地上装死的摊主,三哥拂袖一挥,吃饭的家伙悄无声息落在地面。桌子很大,通体枣红色,表面包浆圆润浑厚,一看就是传承多年的物件。

    “嘶!红色级的宝桌,这下乐子大了!”有见多识广的看客,倒吸着冷气出声。

    知道的不少,不知道的更多,一番七嘴八舌的解释后,大家看向秦宇的眼神露出怜悯。

    小伙子嫩啊,不懂见好就收的道理,送到脚下的台阶都给踢开,这下麻烦大了吧!

    守宝人的规矩,根据实力不同,用的桌子分黄、青、红三级。黄色最低,红色最高,三色中颜色越浓郁,则表明同级中实力更强。

    同时,不同的桌色,也是给客人的隐晦提醒,最好量力而行,不要白白的给人送东西。

    从这个角度看,守宝人这个行业,还是有些底线的。

    但这会,大家根本没心情关注,就等着看热闹了!

    枣红色啊,足够证明三哥的实力,连续赌十次……啧啧,真要载进去,这可是一笔大财。

    三哥眼含傲气,脚下一踏不见他有什么举动,地面铺的方砖居然自行升起,变成一个石质架子。

    手上灵光接连闪过,十件奖励物品,转眼摆的满满当当。

    嘶——

    看清这些东西,又是一阵倒吸冷气声,啥也别说了,就这些东西一摆出来,三哥在众人心里的份量,顿时更重几分。

    这行头,这身家,绝对是守宝人里,最顶尖的一小撮!

    三哥站在圆桌对面,周身气息一静一凝,竟有几分大家风范,伸手虚引,“客人若对奖励物品没意见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秦宇的确没想到,这个三哥居然有这般水平,不过正好,免得他继续浪费时间。

    “好。”

    应了一声,天香石“啪”的一下,落进圆桌空洞里。

    枣红色的桌面上,九处凸起同时浮现,转眼拉伸成九只大碗。

    碗身上的颜色,看着比圆桌更深沉几分,像是拿了红漆,仔细又刷了几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