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元重启 人界当立 第1162章 追溯岁月 少年时代

    每一尊生命的命运线都交织在长河中,相互之间缠绕缔结,化为眼前滔滔的命运长河。

    故此想要从命运长河中找到自己的命运线,可并不容易,当然青阳大爷除外。

    他找到了。

    你说气人不。

    悬浮在头顶的人道轮回门,投落灼灼青光,化为一条青光路,冲开了两旁泛起的浪花,任凭命运河水不断的从两边拍打下来,都遮挡不住前方的路,他的命运影像就在那里等着他来。

    命运轨迹,是一位武者的一生所走过的场景,对于任何一位武者来说,纵然是如星辰老祖那样走到了四转半步圣明之境,依旧磨灭不了第一世的生命痕迹,更不要说他一位王者了。

    轮回和命运之间的纠葛,以青阳桓眼下的境界来看。

    恩,实在是高看他了。

    不过,这又如何,他的命运线找到了。

    你说气人不。

    哗啦啦!

    翻滚的命运河水上,一朵朵浪花绽放,爆发出了嗡鸣,晶莹剔透的浪花在翻滚之间,缔结交织出一片恢弘的天地,其中演化出了一副苍凉的天地。

    “找到了。”

    四方昏暗的归墟世界中,若隐若现的身影中传来惊呼。

    这怎么可能!

    这才多长时间,命运长河这才刚刚演化啊,怎么就如此轻易的找到了自己的命运线,难道气运加持有这么玄妙的际遇。

    看着命运长河中泛起的浪花,铺开一片恢弘的场景,山河大地,苍茫古林,一座座部落如同星辰般点缀在四方。

    片刻后,悬浮在命运长河上空的场景再一次拉近,莽林中出现了一个年轻的身影,如山猿一把灵活的跳跃,手中握着一杆斑驳裂痕的石矛,背后的大片的古树倾倒,一头异兽血脉的穷奇兽,黑若猛虎,在追着他不放。

    “这少年的模样好熟悉。”

    虚无中,不断的交织着声音。

    “是神木域那位人族的勋贵。”

    “昊伯青阳桓!”

    “什么是他!”

    ……

    终于在四面八方汇聚的武者,认出了这命运长河中浮现场景中的少年模样。

    先前青阳桓引动气运降临,令四方震动的时候,他早就被浩瀚的紫气给笼罩,被人根本没有看清楚究竟是谁。

    加上他迈入图腾真一境的年岁很年轻,等到了后来封王天地,年轻的面容彻底定格在了略微年轻的时刻,只不过眼下的面容比之当初的稚嫩,多了几许威严,气势更加的恢弘。

    至于这里则是归墟世界神羽域,和神木域还有不短的距离,相比于神木域,神羽域可为是万族齐聚,鱼龙混杂,实际上当初神木域也是如此,只不过被他强行梳理了。

    在神羽域薪火圣殿也是有分殿的,只不过神羽域可是有一个归墟世界大势力,问神台,使得殿主在神羽域的活动受到了很大限制。

    相当出,青阳桓可是将人家问神台的少主给砍了,薪火圣殿在神羽域没有被灭门,已经烧高香了。

    当然眼下这些青阳桓都顾不得考虑,他踏在青光路上,已经走进了命运长河的深处,看到了那副显化的世界场景。

    这场景他可是无比的熟悉,想当年谁还不是个熊孩子。

    这场面是他偷偷跑出部落惹到了一头穷奇兽,当然最后穷奇兽挂了,还从其体内取了一枚杀戮莽纹,再后来杀戮莽纹被挖出来的师傅嫌弃了。

    嗡!

    如同平静的幽潭上,泛起了淡淡的涟漪,青光路撞入了铺开的时空画卷中,而他踏步刚好走到这个节点,迈入进入了这片场景中。

    一时间,他恍惚间回到了南荒西南大地,周围的一切都无比的真实。

    起伏的山峦,流淌在山林间的苍茫气息,积攒在树底下的厚厚树叶和枯树,散发着浓浓的腐朽气息,脚踏上去发出咔咔的声音。

    年轻的自己就在他不远处,正在慌忙的遁逃,背后穷奇兽的血盆大口,血色淋漓,这一刻他就像是一个看客,在看着自己的曾经。

    咻!

    少年青阳桓狂奔逃命之时,树林中一道青光洞穿,接连爆开树颗古木,是一杆大枪,从穷奇兽左眼激射而出,鲜血狂飙,异兽吃痛怒吼。

    数丈大小的身子因为剧痛痉挛,发了疯似的朝着四面八方翻滚,厚厚的沉寂落叶被碾碎,露出了漆黑肥沃的土壤,粗若合抱的古木被撞断。

    鲜血潺潺渲染了大片的泥土,穷奇兽的怒吼让周围十数丈内的泥土彻底翻了个。

    “臭小子,是不是想死了。”

    一道壮硕的身影从古林中出现,根本没看青阳桓模样,直接伸出大手拎起来,朝着屁股啪啪的拍落,每一下都是无比的结实。

    “老子差点白发人送黑发人。”

    啪啪啪。

    被夹在腋下的青阳桓,透出脑袋,大喊:“阿爹是摄灵境巅峰的强者,周围万里最强大部落族长,能活好几百俚,现在还是黑头发。”

    “还敢犟嘴。”

    原本已经停下的大手,再次落下,林子中再次响起了啪啪的声音。

    “你阿爹也就在这方圆充充大尾巴狼,摄灵不过是武道第三个境界而已,走出这里可就护不住你了。”

    打了几下,青阳崛放下了青阳桓。

    “摄灵境上面还有图腾境,当年咱们青阳的先祖就是图腾,你知道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部落深处那块立着的石碑,就是图腾石碑,是部落的图腾法。”

    “你又偷偷去禁地,该打。”

    刚刚被放下的青阳桓,感觉自己小身子再次悬空了,屁股上火辣辣的。

    “阿爹,我以后一定会成为图腾强者。”

    “好,有志气,将来青阳氏就看你们三兄弟了,这片天地很大,机缘很多,你可要小心,以后要是能够走出的腊山古地,老爹面子上也有光。”

    看到的少年稚嫩的面容上傲气,青阳崛很是满意,不由得点头说道。

    “阿爹,很大是多大。”

    “就是很大。”

    闻言,青阳桓眉头一蹙,顿时大手再次落了下来,他最远也就到过腊山古城,哪里知道外界有多大,腊山他都没有走完,此刻一下子被问到了。

    或许是为了保持自己当爹的威严,他再次动手了,想当年他就是这样过来的,现在用到自己的儿子身上,代代传承。

    “哪里来这么多的问题,小孩子家的,很大就是很大,图腾境上还有真一境,还有传说中凌驾万灵之上的无上王者。”

    “哦。”

    被拎着的青阳桓小眼睛一亮,大喊道:”阿爹,那我以后要成为无上王者。”

    “你就算是成了王者,老爹一样踹你屁股。”

    对于青阳桓的话语,青阳崛哈哈大笑起来,穷山僻壤,有些事情想想就好了,最重要的是眼下的生活和繁衍,让族人不饿肚子。

    “咱们青阳的汉子,要保护好族人,让这方圆万里之内没有兽潮,没有异族潜伏就就好了,这是腊山的大人交给咱们的任务,现在是阿爹,以后就是交给你们了。”

    “恩,阿爹我记住了。”

    ……

    屹立在高空,看着稚嫩的自己绷着嘴,两边腮帮子鼓鼓的样子,青阳桓感觉又好笑又想哭的,一时间百味杂谈。

    无上王者,在南荒那一片小的不能再小的地方,图腾就已经是诸多部落仰慕的存在,更何况凌驾万灵的王者,不是无上又是什么。

    阿爹用自己不算丰富的阅历在教导着自己,他的天也不过是腊山北麓那片万里的山河,是青阳族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祖地。

    ……

    一时间,青阳桓的眼前一幅幅场景在快速的划过,他看到了石矛闪烁出一抹紫气,紫霞东来,灼灼生辉。

    自己咬牙切齿的死死地抱着石矛不放手,现在想想这是自己最大胆的一回了。

    命运如此的玄妙,从那一刻开始,自己的命运就产生了未知的波折。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