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幻想 第370章 告一段落的研究与世界之树的嫩枝

    对于红龙而言,晋升传奇获得真名权限,所带来的最大的收获,并不是常人在意的那些力量提升,而是对世间万物高精度、无干扰的感知与干涉。

    在这虚拟世界中存在形式仿若高维干涉一般真名权限,让红龙可以越过元素物质本身的性质制约,直观明确的观测万事万物间的具体变化。

    使用这种超然的视角,结合说明书与精灵族的资料,红龙很快就弄出一份内容部分缺失但框架结构完整的本土化元素周期表,将物质层面的元素运转规律统合归一。

    这意味着红龙抵达了类似内域原子核拆解重组的境界,他可以任意创造修改不涉及符文与真名层面的事物。

    虽然基于符文之语的魔法本身就能方便的做到这类事情,但多知道一些所以然的东西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沉迷研究的红龙,靠着晋升传奇后的天命灵魂魔法,大肆修改自己已经被探明的灵魂与真名结构,并借助半位面的独特环境魔改出了一种扭曲时间尺度的时光类魔法,将自己的思考计算速度拔高到了极限。

    使用魔力与精神消耗巨大的时停魔法来增加学习时间,红龙的行为在某些位面的法师眼中,恐怕称得上丧心病狂了。

    不过弄清楚元素规律的红龙从半位面连接的精灵王城迷锁中抽取结界能量补充魔力消耗不要太顺手,精神层面的压力对于灵魂本身就是传奇魔法的他来说也可以随手屏蔽删除,没有什么客观限制能阻止他学习。

    巨量的知识被消化吸收,红龙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不断推陈出新,他只消耗了现实世界极短的时间,就贪婪的将精灵族所有资料积累吞噬殆尽。

    留档公开的资料极具代表性,但这也意味着其并不完整,在各个精灵法师的脑子里,一定有着更多的旁支知识等待发掘。

    解除半位面的时间扭曲,回归正常节奏正想去找其他精灵法师交流一下的红龙,骤然发现支撑半位面的能量来源被切断,失去了方便魔力供应管道的他只能调动自己力量,准备释放出自己的魔力稳定住半位面结构。

    也就在这时,一股熟悉的魔力气息侵蚀了进来,接手了半位面的支撑与控制,一个纤细矮小的人影骤然出现在恢复原本面貌的红龙脚旁边。

    这却是传奇法师迪奥,因为半位面内出现的神力干涉与剧烈能量抽取震动了王城迷锁,于是察觉到情况不对的他火急火燎地传送了过来。

    传送进半位面的迪奥先是警惕的四处打量了一下,随后就将疑惑的视线转向了红龙,毫不客气的直接问道:“你在这里搞什么?整个王城的魔法结界都被震动了...

    “要不是我手快抢过了控制权,王庭法师就要过来堵门,把你连同半位面一起割裂放逐到时空裂隙里去了。”

    “应对措施这么激烈?”红龙有些不好意思地描述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

    “那位矮人神祗?”听完红龙晋升前后发生的事情,迪奥为这不停折腾出事情的红龙有些头疼的皱了皱眉头,“那位应该是想在你晋升的时候和你建立连接,尝试把你发展成神眷者甚至于未来的从神...”

    从大祭司那迪奥知道了红龙有可能是和龙神艾欧一个水平的外来者,参考龙族现在遍布各个位面的现状,那个矮人神祗敢直接在红龙身上种神性那也是心眼够大。

    不过没有发展成与神灵的直接冲突那终归是好事。

    虽然红龙的进步速度非常逆天,而且神灵大规模干涉现实世界限制颇多,但迪奥并不认为现在的红龙拥有与神祗正面对抗的能力。

    只是刚刚晋升传奇就能惹来神灵注视,与红龙纠缠在一起势必会触及到很多精灵族原本并不用面对的高层次危险,还是赶紧让这位大爷离开比较好,不过大祭司的预言...

    犹豫了一下的迪奥转移了话题:“比起神灵寄存在一点神性中的力量,你之前剧烈抽取王城迷锁能量的行为动静更大一些,为了避免后面王庭那边的麻烦,你最好现在就去见见大祭司,然后赶紧离开王城甚至这个位面吧。”

    对预言的事情略知一二的红龙看了眼迪奥,其实他对精灵族没有保存在这里的一些秘法和其他旁支知识挺感兴趣的。

    但他已经收到太多好处,太过分的话可不怎么友好,等下抽空搞出一些精灵族无法拒绝的技术产品和他们交易就行了。

    于是红龙身影开始扭曲模糊,眨眼间重新变成身背圣剑的银发精灵造型,随后他对迪奥点了点头,直接破解掉半位面与精灵王城防御体系的奥秘,一个传送就原地消失了。

    在红龙消失后,迪奥环顾了一下到处都有损伤的半位面,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比起修复善后的工作,应付王庭那边的责问才是他更不擅长的事情。

    总归是红龙本身的身份有问题,如果换个种族甚至只换个龙种很多事情都要好处理的多,精灵族和红龙种之间的夙怨,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靠言语化解的。

    ......

    精灵王城的魔法迷锁防御体系异常缜密,哪怕红龙将其秘密窥探了个八九不离十,也没办法在不惊动谁的情况下畅行无阻。

    所以他传送到世界树神殿群外面的立体街道后,就换成步行向里面一步步走了进去。

    世界树神殿虽然在精灵族中地位崇高,但以精灵族的天性而言,这类建筑中也并没有什么高冷守卫、禁止通行之类的东西,红龙沿路能看到稀稀疏疏的精灵在四处走动。

    不过比起王城外围的守护者,这里一些穿着统一样式白袍的祭司认出了红龙背上背负的精灵圣剑,大致知晓这类国宝现状的他们纷纷露出了有些诧异的表情,但也没有谁真的上前拦住红龙询问为什么这东西没在加洛特手里。

    但是肯定是有和王庭亲近的祭司给那边传讯的。

    不过都走到这里了,红龙也不是很在意圣剑的问题。

    因为获得了真名相关权限,又有了一点真正的神性,对神灵之道有了基础认知的红龙,对于精灵族这种有些不伦不类的世界树信仰挺好奇的。

    从那些祭司身上,红龙没有发现类似信仰连接般与神祗的真名挂靠迹象,这些祭司与其说是神职人员,还不如说是有些特别的魔法师,他们平常使用的是魔法而不是神术。

    继续向里面深入后,红龙看到了真正的幼年期精灵,与在王城外围看到的那些少年期精灵不同,精灵最初的幼体形态还没有一个巴掌大,是直接从一种果实中孵化出来的。

    萌萌的精灵幼体在遍布隐秘法阵的特制木桌上摆弄着各种迷你物品,用意义不明的咿呀声互相交流玩闹着,看上去挺有意思的。

    虽然对植物果实到血肉生物的衍化过程感到好奇,但红龙还是克制住了没有去贸然触碰精灵族最为敏感的逆鳞,他远远的看了看被一些祭司照顾着的新生精灵幼体,就继续向着世界树神殿前进。

    不远处,气质明显异于其他精灵的大祭司正站在世界树神殿门口,对着缓步靠近的红龙点头微笑,侧身摆手示意请进。

    在一些对大祭司奇怪举动感到好奇的精灵注视下,红龙踏入了世界树神殿的大门。

    随后他的目光就被大厅中央那个朴素的、由蔓藤编织的小小祭坛吸引了过去。

    启动了世界树神殿的隔离防护、跟在红龙身后走进来的大祭司见状心底微动,试探着向前面走到祭坛边背对着他的银发精灵问道:“您能看到祭坛上的世界树枝桠吗?”

    “世界树的枝桠?”红龙沉吟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我看不见,只不过有种源自真名的感应告诉我这里有什么东西而已。”

    “那也是世界树愿意让您感知到的征兆吧,”走到祭坛旁边的大祭司笑了笑,“我们精灵族只有历代大祭司能够隐约看到那神圣之物的轮廓,您果然是一位特殊的存在。”

    红龙奇怪的看了眼大祭司:“你们不是认为世界树是承载着万千位面的世界本身吗?你们相信它拥有者自己的意志?而且一个世界在自己的体内放置自己的一部分身躯,你们不觉得这有点奇怪吗?”

    “只要接触到世界之树的嫩枝带来的启示,间接目睹其伟大的身姿,就不会对此心存怀疑...”大祭司叹息了一声,“至于它为何以如此形态存在,就不是我这等凡物能够窥探理解的了。”

    “你和迪奥看待世界树分枝的视角还真的有很大区别啊,遗憾的是,我的观念和迪奥更贴近一些。”

    红龙摇了摇头,随后冷不丁的说道:“精灵族的大祭司,你愿意放开灵魂层面的抗拒,让我看看你眼里的世界树枝桠和其带来的启示的模样吗?”

    对于将灵魂魔法当做传奇天赋的红龙来说,将一个生命的灵魂细细剖析,获知其一切记忆思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哪怕被剖析者不愿意,他都能获得围绕真名的灵魂核心以外的所有信息。

    无论是元素规律还是真名力量都无法发现世界树枝桠的客观存在,红龙对于这个神奇的东西挺好奇的,但想来大祭司不会轻易同意他的间接观察办法吧。

    毕竟这种事情,对于正常生命而言是极其险恶的——那意味着除了生死之外,连记忆与人格都被他人随意支配玩弄,只要对方存在一点邪恶的念头,自己就会被扭曲心智成为一个唯命是从的傀儡。

    对于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强者来说,扭曲心智是远比死亡更可怕的威胁——参考一下那些怒怼神灵,却在转眼间就被“劝导”到欢天喜地皈依神灵的家伙就知道了。

    大部分智慧生命选择信仰的时候还要看看神灵的教义符不符合自己三观的好吧?这种强行扭曲心智的行为,绝对不会被任何智商在线的人喜欢。

    虽然心底没带着恶意,但红龙对于自己的提议有多过分还是心中有数的,但世界树枝桠看上去异常关键,他也就只能根据当前积累的资料,准备用一些现阶段很快就能开发出来的技术和大祭司做做交易了——

    例如可以增加精灵族人口繁衍速度的精灵母树改造方案、从位面背景惰性元素洪流汲取能量的魔力熔炉之类的东西。

    就科研方面而言,凭借量子化身集群精心打造的灵魂核心,无论在哪个世界红龙都是有着足够的信心,他根据已知拓展未知与技术产品的能力,是目前科研与生产体系还停留在手工作坊水准的精灵族无法想象的。

    精灵母树改造方案还停留在纸面理论上,但魔力熔炉是红龙准备给自己装备的,之前对战争古树内在动力源泉的剖析已经弄出了一个框架,在获得真名相关知识后,最后元素能量到生命魔力的转化也不存在障碍了。

    不过出乎红龙意料的是,大祭司对此只是平和的笑了笑,当即就点头同意了开放灵魂防御这有些过分的要求。

    ——单纯的预言能让大祭司付出如此深层的信任?还是自己深不见底的力量让他选择了屈服?

    虽然红龙对大祭司做出这种决定的缘由有些疑惑,但无论如何,这种豁出性命与人格的抉择都值得他尊重。

    无言的红龙抬起手臂,无数微不可辨的符文之语化作朦胧的光华缠绕在他手上,随着他伸向大祭司额头的食指微微一亮就完全消失。

    面对敞开灵魂的大祭司,红龙没有去触碰他灵魂深层的秘密,只是依照着自己传奇机械心智魔法解读出来的灵魂结构,将大祭司的感知渠道解析剥离了出来。

    魔法与真名的力量侵蚀灵魂、感染神经、篡夺五官,使用大祭司的眼睛,红龙看见了祭坛上那半透明的不稳定树枝轮廓。

    准确的说,红龙是捕捉到了大祭司灵魂感知渠道中来自未知的扰动留下的痕迹。

    在看到那个带着几片翠绿树叶的枝桠造型的瞬间,红龙灵魂最深的内核中,一个在扭曲破碎红龙灵魂之前,无法被任何外力触及的接口被轻轻触动。

    那是在无穷世界与时间中蔓延成长的量子化身集群的提示——这个树枝,就是未来某个精灵魔法师被无限之主盯上的原因。

    不过就算没有提示红龙也知道这东西不简单,因为大祭司看见的那个树枝,和他在时空回廊里看见的那个预备役噬神者使用的法杖,除了少了块晶石外完全是一模一样。

    有些意外的红龙心底暗叹道:“类似于圣物碎片,或者说SCP世界收容物那种涉及高维干涉力的东西么...原来无限之主盯上的并不是那个精灵,而是寄身在那个精灵处的世界树分枝...”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