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霸绝 43.山神庙里

    “大哥,我好饿!你平时都不吃饭的吗?”

    李吃藕暴躁的坐在地上,像个即将爆发的火山。

    “吃藕啊,心静下来就不会感到了饿了。”

    夏广淡淡道。

    “大哥,我师父之前和我说心静自然凉,难道心静了连饿都不会饿了吗?”

    李吃藕很暴躁,饥饿让他愤怒,让他控制不住自己。

    长腿的吕家姑娘坐在墙角,这段时间相处,从刚开始的恐惧,生怕不知何时就会被这两个男人干掉,到现在已经适应了,平静了。

    那位和父亲用着一样兵器的男人,对自己好像还挺不错的。

    其实,她想多了。

    她对夏广的友好度,就如红花被李吃藕这朵绿叶衬托着。

    而夏广的颜值,在李吃藕的衬托下,几乎是突破天际了。

    再加上方天画戟。

    吕铃时不时就会靠近夏广,试图说几句话,比如能不能放她走之类。

    这种弱智问题,夏广连回答都不愿意。

    他只是淡淡道:“姑娘,你如果逃了,我就让李吃藕去找你。”

    吕铃顿时不说话了,她能够想象那位恐怖的壮汉心理活动:哎,那姑娘好像逃跑了,不如...嘿嘿嘿...

    于是,三人就这般,在山神庙里待了一整天。

    自从昨日,三人将老仆留下的口粮全部解决后,竟然没有一个人出去寻找食物。

    夏广是完全不需要吃,他就算一千年,一万年不吃,也没关系,吃嘛,就是一种娱乐而已。

    何况作为一个五品高手,怎么能沉眠于口舌之欲呢?

    李吃藕一路走来,都是靠着抢劫,威逼,看到哪家有好吃的,就拎着锤子进去,也不杀人,就是把人家做好的一桌菜给吃光,拍拍屁股再走人。

    吕玲贵为武王之女,两手不沾阳春水,出门试炼都是许多高手跟着服侍着,若不是遇到这李吃藕,这历练简直就是旅游,体验生活。

    所以,过了一天,三个人都没找食物,也没吃什么东西。

    夏广闭目盘膝而坐,过了一会,像是没事人一样,跑到月光下练习戟法去了。

    李吃藕暴躁地在地上滚来滚去,痛苦的像是无法呼吸。

    吕玲急忙跟着夏广跑了出去,站在一边轻轻鼓掌,刷着好感度,时不时摸一下小腹,感受着从未有过的饥饿,也不敢说什么。

    熬就熬吧...

    看谁先吃不消,先出去找吃的。

    第三日黎明。

    夏广睁开眼,就看到一双铜铃般的眸子,其中血丝密布,李吃藕推金山倒玉柱,低吼道:“大哥,俺真的不行了,你就不饿吗?”

    夏广摇摇头:“修行艰难,饥饿才能让你成长。”

    李吃藕恍然,震惊道:“不愧是大哥,难怪你比我厉害。但是我不行了...我出去砸两头动物回来。”

    吕玲眼睛一亮,忍不住就咽了口口水。

    李吃藕咧嘴一笑:“姑娘你既然这么,不如跟我一起去吧。”

    吕玲摇摇头,跑到了夏广身后。

    那猛汉也无所谓:“大哥,那我就去了啊。”

    夏广想了想,周围能吃的野味,早就被老黄全部干掉了,哪里还等到你?

    若是还有什么能吃的,老黄何必跑到远处去寻找肉类?

    老黄的速度他是见识过的,快,快如鬼魅,剑快,人更快,以这种速度型的高手都无法找到猎物了,你这种笨重力量型的还想寻到?

    所以,夏广淡然道:“吃藕,求是求不得的。”

    李吃藕没听明白,反正就是拜了拜,整个人若是一个巨大的炮弹从山神庙轰射了出去,很快,地震的感觉传来了,那震感逐渐远处,在山谷回想着浩大的响声。

    见着猛汉跑了,吕玲这才舒了口气,她想了想跑到夏广身边说:“能不能放我走...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报答我?”

    夏广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我爹是吕少籍,是大商武王,你放我回去...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吕玲轻声道,她之前晕倒了,所以没听到这男子和那猛汉的对话,自然不知道两人都是“反商复周”的。

    “我知道你爹是吕少籍。”

    夏广回应道,然后便是不再说话了。

    吕玲愣了愣,又是如苍蝇般嗡嗡嗡地开始了后续的攻势。

    ...

    ...

    “我求你啦,放我走吧,荣华富贵,你想要什么都给你。”

    吕玲一张小嘴翻个不停。

    突然之间,她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诉的恐怖,那温和的、始终任由她嘀咕唠叨着的男子,猛然起身,一把紧紧揪住她领口,冷漠的脸庞带上了扭曲,和愤怒。

    这一刻的杀气有如实质,那双冰冷的眸子,如同寒冰深渊的入口。

    “再说一句,我杀了你。”

    冷漠的声音,从男人嘴里吐出,令吕玲几疑是幻听,随后她被重重扔在了远处,两瓣屁股着地,摔得又疼又痒。

    长腿的吕家千金不禁哭了起来,“嘤嘤嘤,凶什么凶嘛,凶什么凶嘛...嘤嘤嘤...”

    “再嘤一声看看?”

    夏广指着她。

    吕家的长腿千金不哭了,也不嘤嘤嘤了,就是抱着双膝,无声的流泪。

    自己就是出来历练一次,容易嘛自己?

    当晚,山神庙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吕玲饿得睡不着,她觉得自己快饿死了,而刚刚的哭泣又让她心都累了,整个人只觉一股暖流从身体里涌出,随后便是手足冰冷,全身再无力气。

    即便此时,她也没想着出去找找食物...

    夏广抱着长戟,靠着破败的,缺了条腿的神龛木桌,闭上了眼,头顶的星光柱落,将他潦草的黑发染上霜华,很快便是传来了轻轻的鼾声。

    吕玲眼睛一亮,悄悄的爬了起来,这时候不逃,什么时候逃?

    可是才爬到了山神庙前,发现饥饿的自己完全使不上力气来,只是挪了几步,就觉得像要死了一半,折磨的很。

    她叹了口气...

    不如还是饿死吧,这样死前至少不会再受一次痛苦。

    侧过头看了看白天凶自己的这个男人,此时他闭着眼睛,像是睡得正熟,唏嘘胡渣,略显忧郁...可是一双眼皮却时不时地在跳着,双拳攥紧,像是做着什么噩梦。

    可是即便是噩梦,他却是压抑着,什么声音也都不发出,只是身子骤然绷紧,额上渗出了汗珠。

    吕玲好奇的探头过去,瞪大眼睛看着他。

    这位武王的千金想起自己曾经做过一个噩梦,半夜吓醒了,然后七天都没能睡好觉...

    也不知道他梦到了什么,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可是却哼都不哼一声...

    夏广缓缓睁了眼。

    那是一双藏着故事,藏着沧桑的眼睛,却唯独没有恐惧,和噩梦醒来后的惊惶。

    “你...你醒啦?”

    吕玲受惊,支支吾吾打了个招呼。

    夏广点点头,感受到额上的汗珠,便是随手抹了抹,自从发现五品之上竟然还有龙境后,他决定还是低调点吧。

    这才是一个尊重客观规律的真正武者的模样啊。

    长腿的吕家千金觉得自己反正都快饿死了,索性放开了,问:“喂,你刚刚梦到什么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