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 演戏

    火麒麟依旧不急不燥,稳住心神,真的是细火慢炖。

    布休一个人回了墓禁区,通知了青青过来接他。

    羿仆依旧一个人坐在湖边钓鱼。

    范思离听说青青出去接人,以为王青虎回来了,早早就站在湖边等候。

    结果等到青青落地的时候,背上就下来布休一个人,不免意外,迎了上去道:“布休,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布休一下就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道:“思离,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你的虎哥快没了!”

    范思离只觉两眼一黑,两腿一软,幸亏青青现在已经幻化成人形,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才不致跌倒,但两行热泪已经夺眶而出,喃喃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布休就觉得自己演过了头,便道:“你别激动呀,我是说快没了,还没没,还活着呢,就是快了。”

    范思离心里略微好受一些,急道:“那他人在哪里?我要去找他!”

    布休道:“没用的,他现在被一帮高手围攻,就快不行了。”

    范思离急道:“那你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要一个人跑回来?”

    布休道:“没用的,那些都是合斗高手,我们两个人过去,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范思离的脸上愈发慌忙,急道:“就算不是那些人的对手,我也要去找虎哥!你告诉我,他在哪里?”

    布休道:“思离妹子,你去也是找死,不过我知道,有一个人可以救他!”

    范思离急道:“谁啊?”

    布休就撅起嘴巴,指了指正在河边钓鱼的羿仆。

    羿仆钓鱼全神贯注,目光一直紧紧盯着水面上的木浮,布休回来后,他连头也没有掉一下,对他的话也是充耳不闻。

    范思离连忙走了过去,一下跪倒在地,哭道:“前辈,求求你救救虎哥!”

    布休知道,经过近一年的朝夕相处,范思离没事就给羿仆烧两道小菜,陪他喝喝小酒聊聊天,缓解了他不少寂寞,范思离又善解人意,说话又好听,所以羿仆心里甚是喜欢这个丫头,待她跟自己的女儿一般。布休也就是瞅准了这一点,才会吓唬范思离,有她开口求助羿仆,事半功倍。

    如果是布休开口,羿仆肯定会直翻白眼,但是范思离开口了,羿仆转过头,却是一脸慈祥,道:“丫头别哭,事情还没整明白,脸就哭花了,或许是二郎真君逗你玩的呢!”

    范思离带着泪水道:“这应该是真的,布休就站在边上,前辈如果不信,可以问问他啊!”

    羿仆就抬头看向布休,瞪眼道:“你过来!”

    布休就屁颠屁颠跑了过来,范思离在羿仆左手边,他便蹲到了羿仆右手边。

    羿仆道:“怎么回事?”

    布休就拍了下他的肩膀,道:“老伙计,麻烦大了,神墓园外来了一大批凶神恶煞的人,好像全是你说的花斗合斗,还有什么斗的,反正很厉害,要把我们一网打尽呢!”

    羿仆道:“你们好端端的怎么会得罪神墓园外的人?”

    布休道:“我们被人家栽赃陷害了,我们就挖了一个洞,人家就说我们挖到了绝世宝藏,说没有人家都不信,奇了怪了,真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人家也硬说是屎,我们是百口莫辩,这事就传到了神墓园外,结果就来了一大帮人,把我们给活捉了,让我们交出宝藏,但我们哪里有宝藏啊?没有宝藏,他们就要杀了我们,所以盟主才想出了这个缓兵之计,让我回来求援,老伙计,如果你不出山,他们就全死定了。”

    羿仆道:“既然姜小白那么聪明,为什么不把他们引到墓禁区来?”

    布休道:“你以为我们不想啊?但这帮人鬼精得很,就不上当,死活不来。”

    羿仆道:“那我也爱莫能助了!”说着就放下鱼竿,站了起来。

    范思离连忙也站了起来,眼泪又流了下来,急道:“前辈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虎哥,要不然他就死定了。”

    羿仆长叹一口气,道:“丫头,你在这里这么久了,你应该知道,我自己的亲生儿子被困在黑山老巢,生死未卜,我都无法出山营救,何况是你的情人?”

    范思离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当然知道这件事,一时竟无言以对,心乱如麻,泪水长流。

    布休道:“我知道,你不能离开这里,是因为这里没有刮东风,你一旦离开,就没人帮你镇守下面的魔了!”

    羿仆点头道:“没错,知道就好!”

    布休道:“那如果我让神墓园里刮东风,你是不是就可以出山帮忙了?”

    羿仆怔道:“就凭你?”

    布休点头道:“对啊,就凭我!”

    羿仆道:“你这么牛,已经可以上天了,何必来求我?”

    布休急道:“我跟你说真的,我真的能借来东风!”

    羿仆道:“那等你借来东风的时候再说吧!”

    布休急道:“什么叫再说啊?你就给我一个痛快话,如果我借来东风,你帮不帮我?”

    羿仆道:“这个好说,如果你真能借来东风,我就出趟山,举手之劳而已!”

    布休喜道:“一言为定!”

    羿仆没有理他,自顾回他的木屋了。

    范思离这时擦了一把眼泪,道:“布休,你真能借来东风?”

    布休道:“应该可以吧?”

    范思离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急道:“那你去借啊?站在这里干嘛?”

    布休道:“我已经让查理去借了。”

    范思离道:“怎么借的?能跟我说说吗?”

    布休便把姜小白说的话,也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范思离听完,怔道:“这样真的可以吗?”

    布休道:“赌一把喽,实在不行,咱们就杀出去喽!”

    范思离沉默良久,才郑重地点了下头,道:“也只能如此了!”

    布休便朝青青招了下手。

    青青便走了过来,道:“干嘛?你叫我准没好事!”

    布休道:“我有很多好事,但你不干有什么用啊?”

    青青知道他又在说荤话,转开话题道:“说吧,什么事?”

    布休道:“麻烦你把我送到山顶上去!”

    青青道:“去山顶干嘛?”

    布休道:“看风向啊!这里被大山挡住了,刮东风也不知道!”

    青青道:“二郎真君,我劝你还是省省吧!这里几十万年都没有刮过东风了,你就是再等几十万年,也不一定能等到,我劝你还是想想其它办法吧!”

    布休道:“我不跟你争辩,你把我送上去就行了。”

    青青道:“那好吧!”

    范思离急道:“我也要上去。”

    布休道:“那可不行,咱们孤男寡女的待在山顶上成何体统?如果我长得丑也就罢了,关键是我长得如此英俊,如此出类拔萃,老王心眼小,知道了会吃醋的,甚至会跟我拼命!”

    范思离道:“我不管,反正我要上去,如果你害怕,你就留在下面,真若刮起东风,我下来通知你。”

    布休啧了下舌头,道:“那好吧!到时老王问起来,你要告诉他,是你主动要上去的。”

    范思离点了点头。

    布休又看着青青道:“青青,你要给我证明啊!”

    青青道:“关我何事?”

    说完就变成一只青鸾,布休和范思离就爬了上去。

    青鸾展翅,真冲九霄,就落在了山顶之上。

    山顶白雪皑皑,寒气逼人,幸亏这两人修为深厚,虽然衣着单薄,倒也不觉得寒冷。

    青青把他们放下后,就下山了。

    布休煞出三尖两刃枪,又从身上撕下一根长布条,系在枪尾上,然后擒起枪杆猛地一插,就插进了坚硬的冰雪之中,可惜空中无风,布条下垂,纹丝不动。

    俩人为了避嫌,相距甚远,站着也是无趣尴尬,便在储物镯里煞出衣物,铺在冰雪之上,然后盘膝坐了下来,闭目养神,时不时地瞥一眼枪尾上的布条。

    天就慢慢暗了下来,一轮残月就慢慢升上天际,微弱的月光照着雪山之巅,反射出的光芒都带着苍凉。

    这一夜对于这两人来说,漫长没有边际,简直就是在煎熬中度过,时间越久,心里越是忐忑,望向布条的频率就越快,快到天亮时,两人几乎就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布条,既然希望它飘动,又害怕它飘动,希望的是往西飘动,害怕的是往东飘动。

    但是布条大概是猜不透他们的心思,生怕动错了方向被他们撕得粉碎,所以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姜小白毕竟是受了伤,自从布休和查理走后,就在地上盘膝坐了下来,旁若无人,调息疗伤,白漠王和十二大酋长因为也受了重伤,趁此机会,也坐下疗伤。虽然姜小白的修为不如他们,但他在他们的心中,已经变成了顶梁柱,仿佛天塌下来,都有他给顶着,顶不住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所以他们心里倒没有太多想法,安心疗伤。

    其他人站着也是无聊,便也跟着盘坐了下来。

    姜小白因为有制天神剑辅助疗伤,经过一夜的疗养, 伤势基本痊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