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地风云 第一百六十一章 相遇

    漫天飞雪飘散。

    卷起一阵阵的雪舞。

    马蹄声在这雪原之上不断的响起。

    在三人的前方,一个个骑着战马的身影从那一座被雪花覆盖的山巅的出现。

    这群人大概有三十人左右,一个个的披着黑色的精致玄甲,看上去极为的霸气外露。

    而真正当剑痕、南盛、湘云看清这群人的身着之时,皆是露出了震惊之色。

    “秦人!”

    三人都有些不信,但这些骑着战马的修士,脸上戴着的面具,却是让他们极为的熟悉。

    青面獠牙面具。

    大秦之中唯有获得过足够军功的将士才能够戴的,象征着身份地位的面具。

    剑痕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觉得有些不敢相信。

    当年大秦兵临天下之时,稷下学宫被迫隐居深山,他们那时候就已经入了学宫,自然经历过那场堪称是天下宗门学府的浩劫。

    自然知道面带青面獠牙意味着什么。

    从他们角度出发,对于大秦他们可谓是充满了恨意。

    但如今在这里遇到,这震惊之中又带着一丝惊喜。

    毕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如今伯云与尘志身受重伤、昏迷不醒,而白起等人的出现如同在那漆黑的夜色里,给了他们一点亮光。

    剑痕三人抱着垂死的伯云与尘志在雪原之上。

    周围皆是冰狐妖族的尸首。

    一把把长剑悬浮在四周。

    那一道道锋利至极的剑芒震慑人心。

    剑痕三人自认对于剑术的使用达不到这种境界,但三人多多少少都是有见识的。

    知道并不是他们达不到,而是他们体内的灵力还不够强。

    简而言之就是三人还太弱了。

    对于剑术的操控达不到这种境界。

    而在剑痕三人注视着翻过几座山而来的白起等人的时候。

    白起等人自然也在注视着他们。

    “稷下学宫弟子。”白起一眼便认为了出来。

    当年的稷下学宫可谓是在九州之首。

    他自然听说过。

    “君上,应该是稷下学宫前来西蜀之地历练的弟子,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被冰狐一族的妖族给埋伏了。”

    “这冰狐妖族生性狡猾多端,可谓是西蜀之地最聪明的妖族,最擅长于用计谋,这么多年来,也有几波强大的宗门派到西蜀之地的历练的弟子遭了埋伏,没有逃出去的。”融狄在一旁解释道。

    身为穷奇部族的族老,自然对于西蜀之地的一些事情极为了解。

    但历练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像融狄这等存在是不可能会去理会的。

    修行一途,本就存在诸多的危险。

    可谓是一步生,一步死。

    生死道消不过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罢了。

    就连融狄自己也不敢保证有一天他不会被妖族撕碎。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不断的变强,唯有成为这方天地的至强者才有执掌自己生死的能力,而不是被他人主宰。

    “不过幸好他们遇到了我们,不然就算是遇到这另外的人族可能也逃不掉。”融狄又继续说道。

    确实如此,二十多只冰狐皆是八重境的修为,又懂得联手合击。

    要想从冰狐的手底下逃走简直跟痴心妄想没有区别,也幸好遇到了他们,在场的修为最低的亦是虚境的存在。

    二十多只八重境冰狐,对于他们来说还不砍瓜切菜一般的简单。

    就刚才他们随意施展开来的剑术便轻易把冰狐斩杀了,更别说如果动用灵气了。

    虚境强者除了如蒙常山这种领悟了道的天才可以挑战之外,其余的修士对于虚境而言不过是蝼蚁罢了。

    八重境看似两步之差,但这两步却如同隔着一个天渊。

    白起点点头。

    白起的神识何其强大,刚才早已经在远处通过神识感受到了这里发生的一切,便通过神识操控着镇秦剑一路疾驰而来,挡下了冰狐的绝杀一招。

    而融狄、震云子、剑云自然没有白起厉害,但他们神识操控的飞剑、巨斧也是随后即至。

    神剑同灵!

    虽然没有强者亲自那般强大,但那飞剑、巨斧皆不是普通的材料打造而成。

    这些虚境每个都是宗主级的人物,他们手中使用的剑,可谓都是遍寻天下至极之物打造,冰狐虽为妖族,但它们最强大的却不是防御,被这些剑影划过自然纷纷毙命。

    根本没有一丝逃跑的机会。

    说话间,众人便已经来到了剑痕等人所在之处。

    周围雪地染血。

    一片狼藉,一看便是发生过惊天大战。

    甚至那天地之中的灵气都呈现出絮乱之态。

    无比的狂暴。

    定然有人在此施展过类似禁术之类的招式。

    白起感受着这片天地,在看看躺在剑痕怀中的伯云,瞬间有些明白。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剑痕三人作揖谢过。

    只是此刻他们皆还是沉浸在这悲痛之中,谢过之后便一直注视着伯云与尘志。

    甚至剑痕不顾此刻在场的白起等人,不断的给伯云输送着灵气。

    试图恢复他体内的机能。

    伯云身体之上不下五十处爪伤,再加上施展那招绝杀之招后,他的体内早已经筋脉拘挛。

    呈现出了死气。

    这是死亡的征兆,这是生命归寂的开始。

    而一旁的尘志此刻的湘云给他包扎着伤口,但那伤口太重,流血太多,此刻的尘志已经脸色苍白,如同一盏随风飘荡的残破的小船一般,随时都有可能魂灭。

    比起伯云来说还要严重。

    只能说两人都到了等待死神收割的那一刻。

    一息尚存,但这个一息又能让他们活多久,没人知道。

    “你们这样是救不了他们的。”白起悠悠的声音响起。

    他看过太多的生离死别。

    也经历过太多的痛苦。

    只时此刻见过此景,却依旧有着一丝的不忍。

    这是对于生命的尊重。

    昔日的白起对于生命的尊重便是开创一个万世太平的年代以慰藉死于自己兵锋之下的亡魂。

    而此刻没有掌兵的白起,对于生命的尊重却是对于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的怜惜。

    他可以一怒杀尽阻挡大秦复兴之人。

    但却是见不得有一个无辜的生命在自己面前倒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